英中兩國矛盾不斷升級,3月9日中共外交部召見了英國駐華大使吳若蘭(Caroline Wilson),對她發表的一篇文章提出所謂的「嚴正交涉」,但吳若蘭發文說,堅持自己文章中的觀點。

談媒體自由 英大使文章激怒中共

3月2日,吳若蘭在英國駐華大使館的官方微信上發表了題為「外國媒體憎恨中國嗎?」的文章。文中直指中共壓制言論、媒體姓黨,介紹了英國的媒體自由,並在最後引用法國《費加羅報》(Le Figaro)的座右銘說:「倘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亦無意義。」

這篇文章激怒了中共,微信限制了這篇文章被分享,中共官媒對吳若蘭進行攻擊,《中國日報》、《環球時報》等輪番上陣,稱她的報道扭曲了「媒體與現實的真實關係」。

英國政治家、人權活動家羅傑斯(Benedict Rogers)3月3日就此事發推文說,「中共政權及其『狼戰式』做法,甚至襲擊它的朋友和勸解者,這為每個人敲響警鐘。」

「我捍衛自己的文章」

隨著事件發酵,中共外交部在9日召見了吳若蘭,稱她的文章充斥著「教師爺」式的傲慢和意識形態的偏見,顛倒黑白,操弄雙標,「同外交人員身份及外交機構職能嚴重不符」。甚至要求吳若蘭「深刻反思」。

被中共召見後,吳若蘭在推特發文說,「我捍衛我文章(的觀點)。毫無疑問,即將離任的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也堅持他可以自由刊登在英國主流媒體上的170多篇文章。」

這是英國和中共的矛盾延燒到外交層面的新例子,兩國因為中共隱瞞疫情、北京強推所謂的「港版國安法」,英國為港人提供庇護,批評中共迫害新疆人民,取消中共大外宣CGTN的執照等問題,關係不斷惡化。

這些摩擦已蔓延到媒體訪問中。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3月8日以違反公平、私隱和公正性規定為理由,決定對CGTN的牌照商處以22.5萬英鎊的罰款。英國通訊局上月吊銷CGTN在英國的廣播牌照,中共外交部表示「堅決反對」,敦促英方「立即糾正錯誤」。

吳若蘭到底說了甚麼?

吳若蘭以駐華大使館官方微信公眾號發表《外國媒體憎恨中國嗎?》,行文語氣委婉,通過解釋英國媒體對社會的監督作用,含蓄告訴中共,媒體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下面摘錄她這篇文章的一些段落:

我將在本文中解釋為甚麼外國媒體批評中國(中共)當局並不意味著他們不喜歡中國。相反,我認為他們本著誠意行事,作為政府行為的監督機構發揮著積極作用,確保人們能夠獲得準確的信息,並保護那些沒有發言權的人。

在英國,記者可以就任何話題採訪政客,並向他們提出尖銳的問題。這種採訪技巧可以追溯到古希臘,他們開發了一種稱為蘇格拉底式對話的推理形式,通過一系列問題的答案來尋求真相。

英國媒體還開展調查工作,揭露不法行為,為少數群體發聲。

中國媒體也能秉承「輿論監督」的原則提供一些批判性的報道。比如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期間,三十多名《財新》的記者開展調查揭露了地方當局如何壓制吹哨醫生和隱瞞病毒能夠「人傳人」的事實。

但不同於外國媒體的是,中國媒體只能在政府允許的條件下進行批判性報道。正如中國國家領導人在2016年所說,「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必須姓黨。」

2015年,前央視記者柴靜推出了一部關於中國空氣污染的紀錄片《穹頂之下》。製作這部紀錄片的初衷是柴靜未出生的孩子被檢查出患有腫瘤,她為此譴責空氣污染對此的影響並由此展開了調查。70%觀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表示這部片子改變了他們對霧霾的觀念,從而更全面地看待這一問題。《人民日報》也在官網上發佈了這部紀錄片,但一周內這部片子就被刪除了。

無論在世界何地,批判性的報道都不能證明記者不喜歡這個國家。相反,它證明了媒體自由的價值,可以帶來更準確的信息和指出需要改變的地方。正如法國《費加羅報》的座右銘所說:倘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亦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