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西郵件披露中共與世衛組織疑似聯手隱瞞疫情,信中提及世衛向前往中國調查中共病毒的美國衛生院官員發出簡報,提及中共病毒疫情資訊,世衛更加註「重要提示:在我們與中國同意之前,請將此視為敏感信息,勿公開。」3月4日,調查病毒源頭的世衛專家組沒有發佈原先承諾的中期報告,主因是「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局勢日益緊張」;另外,26國專家聯署發表公開信,呼籲對中共病毒起源進行新的國際調查。

福西郵件曝光 中共聯手世衛隱瞞疫情

綜合媒體報道,美國保守派監督組織「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宣佈,他們和「每日電訊新聞基金會」(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從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收到了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及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副所長柯利弗德萊恩(H. Clifford Lane)博士的301頁電子郵件和其它有關紀錄,於3月1日披露中共與世衛組織疑似聯手隱瞞疫情。

電郵顯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官員根據中共的條件定製了保密表格,同時曝光世衛組織於2020年1月進行了一項未公佈的「嚴格保密」的中共病毒分析。

信中提及,世衛於2020年2月13日向前往中國調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美國國立衛生院官員發出一系列簡報,禁止官員們在與中國達成協議之前分享資訊。信中說:「重要提示:在我們與中國同意之前,請將此視為敏感信息,勿公開。」「司法觀察」得到的新郵件,包括2020年2月14日至2月15日萊恩和世衛組織技術官員曼蘇克丹尼爾韓(Mansuk Daniel Han)之間關於保密表格的對話。韓寫道:「這次的表格是根據中國(中共)的條款量身定做的,所以我們不能使用之前的表格。」

在2020年2月15日的郵件中,世衛組織駐華辦事處主任高登加萊亞(Gauden Galea)通知前往中國的聯合考察團成員,他們在中國的所有活動將由中共政府國家衛生委員會安排。2020年3月4日,一名中國財新傳媒記者曾佳發出一封郵件,他向萊恩提及,世衛報告疫情資訊,與武漢公共衛生委員會報告的數字不符。

這些郵件從一份訴訟中獲得,該訴訟是「司法觀察」代表「每日電訊新聞基金會」針對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向哥倫比亞特區法院提起的資訊自由法訴訟。

引述「每日電訊新聞基金會」主編伊桑巴頓說,「這些郵件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初期就定下了基調。很明顯,世衛組織從一開始就允許中共控制資訊。真正的透明度是至關重要的。」

3月3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台(PBS)採訪時表示,無論是在疫情爆發之初的關鍵時刻,或是今日試圖釐清病毒源頭的調查展開之際,中共都沒有充份的配合及保持透明度。此前,美國國務院表示,將對世衛的調查結果和基礎資料進行獨立審查。

今年2月,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政府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中共在疫情初期刻意隱瞞,並切斷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對疫情的管控,造成病毒在全國傳播。他亦透露,中共政府當時公佈的病毒資訊與他本人從當地醫生那裏得到的消息不一致。

世衛取消發佈病毒起源報告

引述《華爾街日報》3月4 日報道,調查病毒源頭的世衛專家組,不會發佈原先承諾的中期報告,原因是「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局勢日益緊張」,且有國際科學家團隊呼籲進行新的調查。

2月12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曾表示,該小組將在幾周後發佈一份摘要報告,簡要總結武漢考察團的情況,並在其後發佈完整報告。

至今,世衛不但沒有摘要報告,更傳出世衛取消發佈計劃。引述《華爾街日報》報道,帶隊的食品安全科學家安巴雷克 (Peter Ben Embarek)改口說,世衛計劃在發佈完整的最終報告的同時,再發佈摘要。

他強調,摘要報告不包含所有細節,「既然大家對這份報告有如此大的興趣,那麼僅有摘要將無法滿足讀者的好奇心。」世衛發言人賈薩雷維奇(Tarik Jasarevic)也表示,最終報告「將在未來幾周內公佈,並將包括調查主要發現」。

世衛調查不透明 全球26專家發公開信 籲重查病毒起源

綜合媒體報道,來自美、法、澳、印度等多國共26名科學家家包括病毒學、微生物學等領域的專家於3月4日發表聯名公開信,呼籲對中共病毒起源進行新的國際調查。信中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上月雖已赴武漢調查病毒起源,然而未能有充份機會查訪各種的可能來源,包含是否從實驗室洩漏。

這封公開信由法籍資料科學家迪曼諾夫(Gilles Demaneuf)與世衛組織人體基因編輯委員會顧問梅策(Jamie Metzl)領銜署名,其他專家專長涵蓋病毒學、動物學和微生物學等。

信中表示,世衛專家小組要在中共進行完整調查是不可能的,專家小組若發表任何報告,都可能是政治妥協後的結果,因為這些報告會經過中方專家審閱,聯署的科學家們直言:「迄今為止的努力,都不算有達成徹底、公開、透明的調查」。

聯署人之一、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生物安全專家蘭佐斯(Filippa Lentzos)長期致力於研究及監管高防護設施以及高風險生物實驗。她接受自由亞州電台採訪時表示,無論病毒是從自然界溢出或是實驗室洩漏,此兩個理論都需要進行徹底調查研究,但是世衛組織與中國的聯合團隊沒有完整授權、缺乏獨立性,無法進行全面且不受限制的調查。

「我們並不是要破壞世界衛生組織,而是要強調世衛與中國的聯合研究,不是一項獨立的科學調查。」蘭佐斯在回覆自由亞州電台的信件中表示,「從一開始就將其高度政治化,影響研究的各個方面,包括樣本、醫院及實驗室紀錄、國際專家在武漢可以接觸甚麼人,甚至是研究得出的結果和報告。」

聯署科學家們認為,要進行具可信度的調查,應授權調查員有更多進行機密訪談的權限,並能接觸2019年末疫情初傳爆發時的醫院病歷資料及病患,並應允許調查員查閱武漢所有研究冠狀病毒的實驗室紀錄。研究員也應研究各種可能情況,包含中共實驗室人員在外收集蝙蝠樣本時、運送被感染的動物過程、或處理實驗室廢棄物時,是否感染了自然演化產生的病毒;另一種假設則是野生動物身上的病毒在實驗過程中,可能發生「功能獲得型突變」,獲得了原本不具備的能力。

聯署科學家們強調,這並非代表他們支持任何一種假設,但現在並不會排除病毒是實驗室外洩的可能。2012年2月,世衛組織調查小組赴武漢調查後,至今尚未公佈正式的總結報告。調查小組主席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曾透露,跡象顯示,在2019年12月中旬之前,武漢肺炎病毒就已發展出13種病毒株,顯示病毒已在當地流傳一段時間;調查小組也訪問了武漢首位確診的「零號病人」,得悉他從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

1月20日,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宣佈重返世衛,公開要求世衛及中共提高調查透明度並公佈所有相關數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批評:「中共一直都沒有充份且有效保持資訊透明,無論是在疫情爆發初期,或是最關鍵時刻,甚至到了今天需要探究疫情起源時,皆是如此。」而中共則試圖將調查方向轉為中國境外,研究病毒是否透過冷凍食品的外判裝而傳到武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