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 3 月3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針對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事,特朗普時期的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日前談到了習近平為了共產黨的形象,最終導致病毒在全球大爆發。

美國之音3月1日刊登了對余茂春的採訪報道。余茂春表示,中共病毒疫情的大流行反映了中共政權的本質。中共是理論中毒最深的一個共產主義政黨,它的根本理論就兩點:第一是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正確,第二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余茂春說:「去年1月初,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習近平對此一言不發,幾個星期後才在國內外輿論強大壓力下為自己辯解,聲稱他在1月7日就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專門講疫情的問題。但他究竟講了什麼語焉不詳。」

他還說,「我們知道的是,在1月8日,也就是開會的第二天,在官媒全面封殺疫情訊息時,習近平卻大講共產黨的優越性、社會主義的先進性。疫情出來後習近平重點關心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要突出黨的形象,突出制度的優越性。」

余茂春認為,習近平的行為是理論中毒的表現,即不能說黨做了失敗的事情。

當全世界都在為病毒擴散著急的時候,習近平卻在2月初,嚴令中共政府馬上立生物安全法,稱生物樣品和標本管理中有短板和漏洞。

余茂春表示,如果沒有這些短板、漏洞,沒有這些違規的事件已經發生,習近平是沒必要說這種話的。中共從上到下隱瞞疫情,對病毒在全球大爆發負有責任。

疫情爆發時,中共隱瞞疫情。疫情爆發後,中共通過黑客行為,盜竊疫苗技術。

路透社3月1日報道說,總部位於新加坡和東京的網絡安全公司Cyfirma公司表示,中國黑客組織APT10(又稱「石熊貓」,Stone Panda)攻擊了兩家印度疫苗製造商的IT系統。

這兩間公司是: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Bharat Biotech)和全球最大的疫苗製造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據悉,印度生產全世界60%以上的疫苗,印度也向許多國家出售或贈送大批疫苗。

Cyfirma首席執行官利特施(Kumar Ritesh)曾是英國情報機構軍情六處(MI6)的高級網絡官員,他表示:「他們(黑客)的真正動機實際上是竊取知識產權,獲得相對於印度製藥公司的競爭優勢。」

他說,APT10正在積極瞄準印度血清研究所。印度血清研究所正在生產阿斯利康疫苗,並將很快開始批量生產Novavax疫苗。

他還說,目前尚不清楚APT10可能從印度公司獲取了哪些疫苗相關信息。

近期,台灣問題備受關注,在中共對台灣持續採取施壓行動之際,美國兩位共和黨眾議員再次提出特朗普時期的一項決議案,呼籲拜登政府拋棄陳舊的「一個中國政策」。

據美國之音報道,威斯康辛州聯邦眾議員蒂法尼(Tom Tiffany, R-WI)跟賓夕法尼亞州聯邦眾議員佩里(Scott Perry)上星期五提出共同決議案,呼籲拜登政府恢復與台灣的正式外交關係並「終結過時與適得其反的『一個中國政策』」。

決議案還要求拜登政府支持台灣成為國際組織的會員,並與台北就研擬美台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談判。

蒂法尼在去年9月曾經提出過類似決議案,不過上屆國會結束時,該決議案沒有後續進展,如今蒂法尼在新一屆國會中再次提出這個法案。

蒂法尼還在3月1日發佈一份聲明表示,「40多年來美國兩黨總統都在重複北京假造的謊言,說台灣是共產黨中國的一部份,即便客觀現實並不是這樣。」「是廢棄這項過時政策的時候了。」

近日,拜登簽署的一項行政令很快帶來一個人倫亂象。

拜登就職第一天,一口氣簽了十幾項行政法令,其中一項是「打擊歧視」的行政法令,允許跨性運動員參加美國高中和大學的體育比賽。這項行政令,導致與此相關的一項訴訟案受到影響。

據悉,2020年3月,三名康州的高中女生的母親代理,就康州校際運動會(CIAC)允許跨性別運動員根據其性別認同來參加體育比賽,提出訴訟。

訴訟指,CIAC的政策允許兩名跨性別人(Transgender)從2017田徑賽季開始參加女子田徑比賽,這兩名生理男性至今拿了17個「女子組」冠軍,2017、2018和2019賽季中,這兩名跨性人從女子田徑運動員手裡搶走了至少85次晉升更高級比賽的機會。並使多名女性運動員的獎學金都泡湯了。

美國教育部當時對此訴訟表示支持,但是拜登簽署「打擊歧視」行政令後,教育部跟隨拜登政府立場,於上星期五撤回了對原告的支持信。

此外,「打擊歧視」行政令還影響到女子選美比賽,還引發了法律鬥爭。

近日,「美國小姐」(Miss USA)選美機構遭到跨性維權人士格林(Anita Noelle Green)的起訴,要求放行生理男子參加選美。不過,聯邦地方法官莫斯曼(Michael W. Mosman)上星期四駁回了原告的訴訟。

不過,中共近日的一項措施遭民眾嘲笑,措施的荒唐可笑足以和拜登的噁心政策一較高下。

日前,大陸各地中小學陸續開學,開學典禮安排學黨史、上黨課,甚至幼兒園的娃娃都要上黨課。大陸一些教師對此只能苦笑,但不敢對外講。

據《新京報》報道,3月1日,北京市門頭溝區3萬多名師生、1,200個班級,共同進行黨史的開學課,連幼兒園的娃娃都不放過。

對於孩子們集體上黨課事件,大陸多名小學老師對此只是苦笑,但不敢講。據自由亞洲報道,貴州不願具名的老師接受採訪時說:「不方便講、不好意思。。。不敢講。」

一名湖北的學生家長表示,因為建黨一百周年,言論管控更嚴,只能匿名受訪,否則擔心被抓。他表示,這類所謂愛黨教育,在各省份是「無差別」的、統一教科書。小學課本充斥着紅色教材,如虛構的《小英雄雨來》等課文,宣揚仇恨教育、帝國主義、為黨犧牲等。

他表示說,孩子讀幼兒園,幼兒園裡給他們看電視、播放愛黨歌曲,他就給孩子「反洗腦」,「我天天給他反洗腦,我跟他說世界是上帝創造的,世界上還有更文明的地方。」

時事評論員魏晉對希望之聲表示,中共歷代黨魁都搞意識形態從娃娃抓起,但是現在人民都在覺醒,特別是席捲全球華人的「三退」精神覺醒運動,退黨、退團、退少先隊,這對中共打擊巨大,心裏發慌。要小孩兒跟黨走,小學開學典禮就上黨課,就是其中一個表現。

香港知名演員吳孟達2月27日因肝癌不治,在香港病逝。他從影48年,被公認為是最佳「黃金配角」。曾與周星馳拍檔留下眾多膾炙人口的作品。最近數年,香港影視出現衰落,吳孟達到大陸尋找求發展,不禁讓人感到幾分心酸。

吳孟達在去世前的一個月左右,出席大陸一檔綜藝節目,其間,主持人問吳孟達,能否再看到他與周星馳合作時,吳孟達曾說:「我還沒死,他還沒退休,一定有機會的!」

可惜吳孟達最終未能如願,留下遺憾走了。他的拍檔周星馳說,吳孟達的病情來得快,走得急。「他是我那麼多年的搭檔和老友,現在我還無法接受。」

中共央視發文,引用吳孟達最後一條微博中,「我是中國人,我是護旗手」的內容,稱「送別吳孟達你是永遠的護旗手」。不過,有香港網友留言說:「達叔,一路走好!到了那邊再也不要做『護旗手』了。」

其實,香港電影、歌曲在80、90年代曾締造出多個巔峰時代,不僅在香港風靡一時,還傳到大陸,影響了一兩代中國人。

80年代香港的電視劇《上海灘》在大陸播出期間,出現了「萬人空巷」的奇觀,收視率爆棚。雖然那時候大陸電視劇不多,被認為是高收視率的原因之一,但《上海灘》真正吸引大陸人之處,是影片的內容和內涵深深地觸動了那個時代背景下的中國人。

80年代的中國人,在結束了文革的「政治搏殺」後,又掉到了「一切向錢看」的「經濟搏殺」中,人們的內心都有一片茫然空白之地。

而《上海灘》雖然講述的是民國時期,上海黑幫之間為利益而爭鬥、拼殺的故事,但發哥塑造的許文強的形象,情義並重,恩怨分明,這份人性暖流在中共30多年的統治下,在大陸是嚴重缺失的。《上海灘》衝擊到了當時中國人的內心深處,也成為了那一代人的經典。

電影藝術相當於古時的戲曲、說唱藝術,而文化藝術在人類歷史中,一直肩負著教化人性、啟悟善念的使命。過去戲曲、說唱藝術有一條行規是:「說書唱戲勸人方,三條大道走中央。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這條行規點明了說書唱戲實際上做的是勸人的事,勸導做人要方正行事,啟悟人明白善惡有報的道理。

在過去,一個人可能不識字,沒有接受過多少教育,但是從戲劇、說書中的故事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能明辨是非善惡,從而穩定著社會的道德基石。從古今中外各國、各民族有造詣的藝術家、以及他們留下的作品都能感受到這樣的人性光輝。另一方面,電影等藝術的衰敗從一個側面也反映出社會和人心的敗落。我們期待香港影視界走出這段艱難時期,重塑輝煌。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