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國大陸各地已有7名網民因發表所謂的「侮辱詆毀英烈言論」而遭到中共警方刑事或行政拘留。那麼,中共為何嚴打「侮辱英烈」的網民?

從2月19日至22日短短4天,在中國南京、北京、重慶、四川綿陽、河北秦皇島、貴州貴陽和廣東茂名等地,警方至少抓捕了7名「侮辱詆毀英烈」的網民。

其中,南京網民「辣筆小球」(本名:仇子明)、重慶網民「@TSCB8」(本名:王靖渝)和茂名網民田某論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餘網民遭到行政拘留。而上述被捕人士中除「辣筆小球」發的質疑中共軍人死亡人數的博文被公佈,其餘人士所發表的具體言論均未寫明。

「辣筆小球」帖文(微博)
「辣筆小球」帖文(微博)

中共為何嚴厲打壓網民?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對《大紀元》表示,有兩方面原因。首先,中共要體現它對言論自由的絕對控制,「這次中印之間只是邊境衝突,但官方先把這些死亡的士兵擺到了為國捐軀的高度,那麼,民眾就不能有異議質疑的聲音。」

「我說甚麼就是甚麼,不由你們不相信,你不相信,還把這種不相信說出來,那就要處罰你。其實,這說明中國的言論自由在急劇地縮減,『尋釁滋事』這個口袋罪會被頻繁使用,調侃質疑(聲音)都不允許。」

其次,網民對官方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宣傳開始質疑,這使中共惱羞成怒。華頗說,現在中印邊界之爭階段性結束,中共要總結、要表彰,就公佈了傷亡情況,「要告訴國民,我們勝利了,為了這個勝利,我們的官兵付出了鮮血和生命,高調宣揚提振中國民眾的愛國情懷。」

但是,中國社會現在貧富懸殊,利益被少數特有利益集團佔有,「中國廣大下層民眾對統治者極端不滿、不認同。」

前幾天胡錫進高調宣傳愛國主義,「問題是中共權貴把孩子都送到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享福,而付出鮮血和生命的時候就讓底層廣大民眾上前線玩命。社會發展到今天它還想讓中國人來體現愚忠,這是不可能的。」

現在民智已開,中國人也要知道為誰而戰,「這個國家如果有他的利益,他會為國而戰,因為保國就是保家、保自身的利益,如果這個國家沒給他甚麼利益,他還會拚命去保護嗎?所以,這次官方的宣傳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反而凸顯民眾的質疑,因此官方惱羞成怒,對提出質疑的民眾進行法律制裁。」華頗說。

中共懼怕網民議論士兵死亡人數

日前中印雙方達成協議,正式從班公錯地區撤軍。2月19日,中共軍隊的死傷人數在保密8個多月後首次被披露:包括一名營長和三名士兵在衝突中死亡,另有一名團長身負重傷。

而外媒報道,中國傷亡慘重,甚至超過印度等,所以,在死亡人數上,網民對官方的報道是徹底的不信任,華頗說,「不管官方說的是真是假,網民都認為它說的是假的。」

去年6月15日,中印兩國軍隊在,加勒萬河谷地區發生流血衝突,印中兩國軍隊互有死傷,印方當時公佈了印軍在衝突中死亡20人。6月16日,美國媒體引述美國情報報告報道,中方死亡和重傷軍人有35人。今年2月22日,《印度時報》在報道中國三名網絡博主被刑拘的消息時引述印度軍方官員的說法:大約有45名中共士兵死亡。

旅美獨立學者吳祚來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不允許網民議論士兵死亡人數,是懼怕真實死亡數字曝光,「因為民間的信息很容易匯總,哪些地方、哪些村莊、哪些家庭的孩子犧牲了,如果大家把這些信息公開發到網上,大家很容易知道犧牲了多少人。」

另外,從報道看,「士兵的裝備也跟不上,高原反應加上高山上的搏鬥都不是印度軍隊的對手,所以,犧牲量應該不小。有些莫名其妙犧牲的戰士他們可能就私下做一些補償,就把這個事情掩蓋下去。如果真實的報道出來,犧牲的比印度還多,他們可能覺得有損國威、軍威,有損領導的形象。」

「所以,現在就是無論怎樣評價這件事情或曝光這件事情、發掘這件事情,都會上升到一個非常高的政治高度,上升到污衊英烈、造謠,以這些罪名來嚴厲打壓,任何在網上只要涉及到這個事情的都會被繩之以法。」吳祚來說。

中印戰爭 一場為未來戰爭進行的實驗戰?

吳祚來表示,中共事隔半年多突然高調宣佈4名陣亡的官兵為立功的烈士,是很不正常的事情,這是一個沒有必要的戰爭造成的傷亡。但這是為未來戰爭進行的一場實驗戰。

「習近平一直在尋找一次真正的戰爭來試探自己軍隊的戰鬥力,對自己調兵任將的能力的證實,也是在考驗自己的軍隊和自己,同時也在觀察國際社會的反應。」

而這件事情一直拖下來不公佈,是因為「這個衝突造成現在的這個結果也不能像真正戰爭那樣,如真正受到外敵侵略、保家衛國犧牲的士兵,他們是英雄,然後英雄榮歸故里、進行一個像美國那樣很紳士的葬禮,它做不到」。

現在中印衝突要告一段落,雙方開始撤軍,「這時想起來要象徵性地紀念表現突出的軍人,然後列出4個所謂的英雄,其實這是一場完全沒有必要的戰爭,我們看到當時衝突的一些畫面,我感覺很多時候是在製造一種衝突。本來幾十年都相安無事,這並不是一個值得爭奪的地方。」

吳祚來表示,現在為了經濟或為了另一場可能的戰爭(南海或台灣)開始修復中印關係,「現在戰後的處理已經開始在很多方面向印度傾斜,似乎是向印度在做一個戰爭賠償。在官方來看,付出這麼大的生命的代價和後續經濟補償的代價能夠做一場真實戰爭的實驗,這個代價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