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掃街」這個詞語對香港人絕對不會陌生。於2016年的農曆新年,本土派及民主派人士,為了捍衛這種香港本土文化與警方在旺角發生激烈衝突。該次衝突後來被命名為「 魚蛋革命 」。過往亦有不少外地遊客,為了親身體驗香港的這一種本土文化慕名而來。過往的農曆新年,油尖旺這些鬧市中,遍佈了售賣乾貨及熟食的流動小販。總是人山人海、挨肩擦背、熱熱鬧鬧地,形成了一個個充滿人情味的香港農曆新年本土夜市。

禁不了的香港本土農曆新年夜市 石硤尾南山邨

坊間最近有不少聲音,控訴香港特區政府以控制中共病毒擴散為理由,禁止了香港人的大部分賀年活動。縱然憤怒,香港人仍然憑著頑強的鬥志和創意,想出各種辦法對抗極權,同時希望能保留香港人獨有的本土文化和傳統習俗。

2月14日,是情人節,碰巧也是大年初三「赤口」。香港人一般都不會出外拜年,街上理應人頭湧湧。在過往農曆新年香港人夜市掃街的熱點,今天只見到大量警察及食環署的執法人員守候。鬧市不再熱鬧,亦感受不到任何過年氣氛。但在石硤尾,有44年歷史的南山邨內;出現了一個令香港人懷念的農曆新年本土夜市。

香港人憑著頑強的鬥志和創意,想出各種辦法對抗極權,同時保留香港人獨有的本土文化和傳統習俗。(作者提供)
香港人憑著頑強的鬥志和創意,想出各種辦法對抗極權,同時保留香港人獨有的本土文化和傳統習俗。(作者提供)

晚上8時30分,記者來到南山邨外,路旁已經停滿了私家車。亦有不少街坊,專注地品嚐手中的食物。走進南山邨,排隊購買食物的市民雖然人頭湧湧,但仍然很有秩序地排隊,只是已經把他們心儀的流動熟食車仔檔團團圍住了。穿過一條又一條的人龍,終於發現了一檔又一檔車仔檔,有雞蛋仔、魚蛋、燒賣、腸粉、炒魷魚鬚、炸油糍(蘿蔔絲餅)、炸帶子腸仔、烤台灣腸、梳乎厘等等。全部是由小時候到今天的我和大部分香港人,會津津樂道的本土小食。

現場所見,排隊等候購買食物的人非常多。有剛剛買完炒魷魚鬚的街坊陳小姐向我透露,「 這一檔炒魷魚鬚好好食,魷魚鬚夠爽口,醬汁亦非常惹味不會太鹹,所以我排了45分鐘也是值得。」

我向前行幾步,就是炸油糍的檔口。不銹鋼的炸盤上面放了香腸、墨魚丸、牛丸、番薯、帶子、春捲,我奇怪為何沒有油糍?「 我們的油糍是新鮮炸,只會炸一個賣一個,如果你要買麻煩你去後面排隊 。」老闆伯伯邊說邊繼續忙著炸油糍。

走進南山邨,發現很多車仔檔,全部是由小時候到今天大部分香港人會津津樂道的本土小食。(作者提供)
走進南山邨,發現很多車仔檔,全部是由小時候到今天大部分香港人會津津樂道的本土小食。(作者提供)

望著排隊的人龍,最少有二、三十人。無奈地,我唯有讓眼睛先吃。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吃炸油糍。每當見到時,我必定最少吃兩個。我呆呆地望著伯伯。他把預先刨好的蘿蔔絲,先放進滾油中炸,再撈起。然後把少量粉漿鋪在圓餅形勺子内,放進炸好了的蘿蔔絲,再將粉漿鋪滿圓餅形勺子,然後放進滾油中炸。大約兩分鐘後,炸至金黃色的油糍,帶著閃閃金光面世了。伯伯不斷重複地做以上動作,整個動作簡直完美無瑕!

眼睛吃飽了,我決定繼續向前行,尋找令我懷念的美食,終於發現傳聞中的燒賣婆婆。一位老婆婆,微微彎著腰,右手拿著餡挑,左手拿起燒賣皮。純熟地把餡料釀進燒賣皮中,再把左手握緊,整個過程大約三秒。這就是令人趨之若鶩的南山邨燒賣。我發現,現場排隊等候的人,大約有五、六十人。他們都很有耐性地排隊,當中有一位男士更自備一張膠凳。他們為的都是面前一盤熱騰騰的燒賣、牛肉球、墨魚丸及粟米。我細心觀察了一會,無可否認,大家都是為了燒賣而排隊。

燒賣婆婆在南山邨開了四十多年,她做的燒賣外面吃不到,這是南山邨的獨有味道。(作者提供)
燒賣婆婆在南山邨開了四十多年,她做的燒賣外面吃不到,這是南山邨的獨有味道。(作者提供)

「 我排了一個多小時隊,終於買到。我讀小學的時候已經開始幫襯婆婆。燒賣婆婆在南山邨開了四十多年,她做的燒賣外面吃不到,這是南山邨的獨有味道 。」街坊朱太,滿心歡喜的捧著手中的燒賣向我講述。

「 爸爸讀小學的時候,每次放學也會走到這裏,買下午茶點 。」另一位剛買完食物的男士抱著女兒,滿心歡喜的在我身邊走過。

我在一旁觀察了很久,縱然每一個熟食檔都有很多人排隊。但很明顯,大家都樂在其中。為的,可能是一個炸油糍,也可能是一串燒賣。不過我深深感受到,大家均陶醉地回味,那份昔日的香港本土人情味!@

每一個熟食檔都有很多人排隊。但大家都樂在其中。(作者提供)
每一個熟食檔都有很多人排隊。但大家都樂在其中。(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