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國集團領導人即將舉行首次虛擬會議,討論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世界經濟及共同面對中國問題。輿論彙集有關美國、英國與加拿大近日提出的政策,指向打到中共七寸。同時,德國政府官員提出的建議中,亦劍指中共造成危害。

此外,美國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辦的研討會上,美國專家指,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威脅到全球市場。前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重要智囊、華裔學者余茂春敦促國際社會,應針對中共的侵略行為設定自己的「紅線」。

七國峰會前美英加各露一手 針對中共要害

2月19日,七國集團領導人將舉行首次虛擬會議,討論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世界經濟及作為一個整體處理中國問題。

此前,拜登上台後隨即稱,將把美國帶回世界衛生組織,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希望與盟國合作,在一系列棘手問題上與中共對抗。

2月15日,英國首相約翰遜表示,世界大國應簽署一項關於大流行病的全球條約,以確保適當的透明度。他說:「我認為相當明顯的是,大部份證據似乎均表明疫情起源於武漢。」他強調:「因此我認為,我們都需要儘可能多地了解這是如何發生的,人們在問的人畜共患問題。我認為我們需要儘可能多的信息。」

同日,加拿大發起全球58國參與的一項倡議行動,以阻止部份國家任意拘留外國公民,且當成外交談判籌碼的行為「人質外交」。其他簽署國包括日本、英國、澳洲及歐洲聯盟27個成員國幾乎所有成員。加拿大一官員表示,中共、伊朗、俄羅斯與北韓拘禁他國公民引發關切,促成這項倡議行動。

對此,台媒2月17日以「58國宣言反人質外交 中共對號入座」標題報道,中共駐加國大使館使用被指為「戰狼」式的口氣表達強烈不滿,宣稱這類「大聲公外交」(Megaphone Diplomacy)將是「死路一條」。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亦立即發推稱,加國本應被視為它應有的贖罪,美方則應陪著贖罪。但兩國如今卻半明半暗地宣稱這個宣言針對中國(中共)。

德國籲歐美在多個議題大膽密切合作

同時,德國政府官員近日提出的建議亦和中共當局造成的危害有關。

路透社2月15日報道,德國政府跨大西洋協調專員Peter Beyer表示,德國政府與拜登領導下的美國新政府應該在一些議題上密切合作。他說:「在經歷特朗普領導下的艱難歲月後,德國與歐洲現在有一個歷史性的機會,可以為跨大西洋夥伴關係注入新的活力,改善與美國的關係。」

「現在是將一攬子貿易與經濟政策提案提上議事日程的合適時機。提案必須包括一項全面且雄心勃勃的自由貿易協議。」

Peter Beyer 說:「這應該包括共同為WTO改革設計的路線,及最終讓中國(中共)遵守國際貿易規則——違反這些規則的行為必須受到制裁。」

美專家: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威脅全球市場

另一方面,2月16日,美國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辦的線上研討會上,多名專家學者對許多中國企業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手」——中共政權感到擔憂。

此前,2020年11月3日,中國富商馬雲主導的螞蟻集團在計劃上市的前2天被雙雙(大陸、香港)暫停,之後他兩次被約談,一度近3個月未出現在公眾視野,引起外界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2月16日報道,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rtholomew)在研討會上表示,現在不僅中國的國有企業帶有資安疑慮或存在國家安全潛在威脅,甚至私人企業均會因中共政權干預而被迫作出對黨有利的決策或行動,外界應該對此有清楚認知。

白嘉玲說:「我不會認為由於阿里巴巴是一個私人公司,所以可以很安全地與他們往來,且中國政府(中共當局)絕對不會要求(讓)他們把資料交出來。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中共監管單位去年底無預警叫停螞蟻集團上市案之後,對阿里巴巴展開反壟斷調查。外媒亦在2021年初披露,中共金融單位要求螞蟻集團等公司共享其消費者貸款數據。

報道說,外界質疑,中共企圖透過掌握螞蟻集團等科技公司拓展其數字威權主義。中共此般干涉私人企業的做法亦令西方國家坐立難安。

長期研究中國國有企業的印第安納大學副教授溫蒂·勒特(Wendy Leutert)表示,習近平上任後,中共當局更為頻繁的將黨的領導及企業領導職務做連結,例如將董事會主席與黨委書記聯合任命是十分常見的做法,或是由黨來指導修改公司章程,以符合黨的要求,使黨在公司決策中的領導作用更加正式化。

「所有這些措施的累積結果是,政黨對於中小企業的控制明顯增強。」勒特說。

另外,美商安可國際(APCO Worldwide)顧問公司中國總裁、前中國美國商會會長麥健陸(James McGregor)表示,中共的計劃是使世界更加依賴中國市場,中國則不再依賴世界,且更恣意妄為,選擇性遵守對自己有利的國際規範,中共利用中國龐大的商業市場,威脅利誘各國公司遵循其制訂的規範。

「世貿組織對中國(中共)來說就像是一個中外合資企業。如果規則對中國有利,他們就會遵守;如果規則對中國不利,這些規則就不存在。」麥健陸指,「全球化取消了這些(本國)企業對美國的忠誠,他們所有的關鍵績效都是關於股東與利潤。由於中國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比美國更大的市場,這些企業更在意與中國政府(中共當局)打交道」。

美國若希望與中共政權抗衡,即須使這些企業與美國政府站在同一陣線。但這非一蹴可就。麥健陸說,須有長遠規劃,包括投資科學、科技等研發與教育,將頂尖人才吸引到美國,均需美國政府參與其中,積極與學術界、企業界共同合作。

余茂春:自由世界應對中共劃「紅線」

此外,前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重要智囊、華裔學者余茂春(Miles Yu)接受《大紀元時報》「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專訪時表示,中共威脅美國的策略是,要求美國不要干涉其政權的「內政」問題,包括:香港、西藏、新疆等,並將其稱為「紅線」。

「這僅是中國共產黨的『紅線』,而非基於國際法的紅線。」余茂春說,當中共告訴各國,新疆議題是一條「紅線」時,它真正的意思是「我們要把100萬名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我們要折磨他們,壓制他們的自由」。

「而你們國際社會⋯⋯不許說一句抗議的話。否則就是不尊重我們。」

余茂春指,雖然中共聲稱追究其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國家,是在干涉中國的「國內主權」(domestic sovereignty),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在某些時候,你不可能真的以主權的名義殺害人民,進行種族滅絕」。

余茂春敦促國際社會,應針對中共的侵略行為設定自己的紅線,迫使中共政權遵守國際規則。「全世界都要對(中共)這種霸道行徑醒悟過來」,拒絕接受其言論。

余茂春還認為,美國必須能夠帶頭與中共政權對抗。

「當我們帶頭的時候,自由國家就會跟隨。」

「這不是因為我們傲慢。而是因為⋯⋯我們是有能力的⋯⋯美國是能在全球範圍內阻止中國(中共政權 )擴張的國家。」余茂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