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來推行的金融反腐也影響了香港。港府計劃修訂《打擊洗錢條例》,包括將大陸官員列為需要嚴格監管的「外地政治人物」類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指,條例修訂令中共官員在香港開戶要受更多監管。有業界人士表示,銀行加強監管政治人物的措施在近兩年已經開始,這次修改法規預計影響不大。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去年11月3日就修訂《打擊洗錢條例》發出諮詢文件,包括將中國大陸官員納入「外地政治人物」類別,需要銀行等機構在與他們交易時進行更嚴格的審查。這項諮詢已經在今年1月底結束。

在現行的《打擊洗錢條例》,對於「外地政治人物」的定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政治人物」。諮詢文件則建議,將這一定義修訂為在香港以外的政治人物。而對於已經不再擔任重要公職的前政治人物,在審查規定上將有所放寬。

英國《金融時報》在2月14日報道這項計劃中的法規,指修例將影響與中國共產黨有關的人士,他們將資金轉移到香港時會難以隱藏身份資料、公共聯繫、親屬等情況。

報道指,中共當局很擔心資金外流,希望阻止官員與其他大陸人利用香港等地隱藏他們的財富。報道也提及,習近平近來加強對香港的監管,上個月剛任命了施克輝擔任中紀委駐港澳辦紀檢組組長。

近兩年銀行監管趨嚴

曾經擔任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的屯門區議員盧俊宇向本報介紹,銀行需要按照金融法規,對客戶評級風險,將客戶分為不同的風險級數。政治人物(英文稱為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s,簡稱PEPs),無論本地還是外地都被列入高風險客戶,會受到更加嚴格的審查,在開戶時需要獲得銀行管理層的批准。

盧俊宇指,相比本地政治人物,外地政治人物的批核程序更嚴格,決定開戶的管理層要求等級更高。本地政治人物在批准開戶時,可以由法規部的主管做批核,而外地政治人物一般需要銀行或金融機構的總經理、行政總裁進行批核。另外,銀行對外地政治人物的資金來源查得更加嚴格。

盧俊宇還指,這一修例對於金融業界的影響不大,原因是近一、兩年,銀行對政治人物的監管趨於嚴格,無論本地還是外地的政治人物的監管已經升到很高,甚至拒絕政治人物開戶。盧俊宇說:「現在銀行叫作驚過頭,緊張過頭。」

金融反腐是政治問題

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員石山表示,香港政府推出的新規「當然是根據習近平的要求」,認為這次香港反洗錢修例是習近平金融反腐行動中的一環,也反映習近平由去年開始已經掌握了香港。

上月22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發言,強調在金融領域反腐,做好金融領域的內部監管,尤其是各級領導更須嚴加管控家屬子女和身邊人員。習近平表示,貪腐是黨內的最大威脅,必須從嚴治黨。

在習近平講話翌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佈置頂大頭條文章,文中寫道,「一些腐敗份子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對於中共將金融反腐上升到黨和國家權力的高度,石山分析說,習講話重點要打擊金融和國企腐敗,關鍵是和政治問題勾連的腐敗,還說「有人妄圖竊取權力」,顯示出政局不穩。習近平擔心,有人借助貪腐資金搞政治,指的是江澤民、曾慶紅一派。

2021年1月29日,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融)前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被執行死刑,是習近平上台以來首次有官員因為貪腐罪名被處決。賴小民被外界認為是曾慶紅的「江西幫」勢力在大陸與香港商界的枱面人物。他與明天系肖建華,以及安邦集團吳小暉、華信集團葉簡明關係密切,在香港股市興風作浪,為權貴家族輸送巨額利益。

石山又表示,更嚴重的是,「過去幾十年大量從中國大陸的錢,通過各種資本運作到香港,然後變成對外投資,在外國投資一些項目,變成外資,然後回到中國投資,又能控制一些經濟的運作,影響國內的經濟、影響國內的輿論」。

江澤民、曾慶紅一派勢力在香港有深厚的勢力,而習近平近年也不斷向香港派遣他的嫡系勢力。上月底,習近平在浙江的舊部施克輝辭去廣東省監察委員會主任職務,轉任中紀委駐港澳辦紀檢監察組組長。

石山認為,從去年開始,習近平加強了對香港金融的控制。習近平近期查的許多金融腐敗大案都是與香港有關,而且與政治問題相勾連。

修例料難以制止走資

對於有意走資的大陸官員來講,法規的改變對他們是否有影響?

「無論(大陸官員)是本地政治人物,還是升格為外地政治人物,在銀行操作上見不到太大分別。」盧俊宇說。

不過,盧俊宇透露,雖然近年香港銀行監管趨於嚴格,但並非沒有縫隙。通常客人不會主動表明自己是否身有一官半職,而銀行在為客人開戶時,要在數據庫中查找客人的資料。由於大陸的資訊不夠透明,事實上,銀行沒有辦法掌握所有大陸官員的資料。

盧俊宇續說,這次修例可能影響部份官階較低的官員,而對於高級別的大陸官員,香港已經不是他們的轉錢基地。

據盧俊宇了解,有很多私人銀行的銀行家可以越過香港,直接將錢轉移到香港以外的避稅天堂,如瑞士、巴拿馬等地,用離岸公司或基金的形式放置在外國。這些私人銀行在香港有辦事處,幫助大陸人向外走資,但是總部在瑞士或其它國家。

從事金融行業數十年的時事評論人士潘東凱也在本報「珍言真語」節目中分析,港府推出這一新規,一方面反映香港的管治越來越嚴格,中共想在香港「關門打狗」,抓回一些錢。另一方面,他也認為,這一措施對於抑制走資潮作用不大,因為大陸官員中很多人已經有海外離岸戶口,在海外投資。

潘東凱表示,「水至清則無魚」,不只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管治都比較少,有資產管理的靈活性,當然其中不免有一部份錢不是乾淨的,「只不過,會不會有某些地方貪污的錢天文數字,比別人多一些?」

「以前說好聽一點叫有活力,說不好聽就是亂,但是有活力也好,亂也好,大家才有賺錢的機會。」石山說,大陸人以後賺再多錢也不會想放在香港,因為香港已經被控制住了,一旦被扣上甚麼罪名,錢隨時都會被沒收。

北水南移料將持續

評論認為,港府加強對大陸官員的金融監管不會影響北水南移的趨勢。(大紀元資料圖片)
評論認為,港府加強對大陸官員的金融監管不會影響北水南移的趨勢。(大紀元資料圖片)

潘東凱指,中環IFC一千幾百僱員的月入達天文數字,但低下階層、中層消費越來越萎縮,百業蕭條,社會出現兩極分化。(大紀元資料圖片)
潘東凱指,中環IFC一千幾百僱員的月入達天文數字,但低下階層、中層消費越來越萎縮,百業蕭條,社會出現兩極分化。(大紀元資料圖片)

石山表示,相關政策對於大陸來香港的資金有甚麼影響,還有待觀察。不過,隨著監管嚴格,大陸的「灰錢」、「黑錢」將難以存放在香港。

盧俊宇與潘東凱均認為,港府加強對大陸官員的金融監管不會影響北水南移的趨勢。

潘東凱認為,隨著中美的金融機構出現新的蜜月期,香港的金融業也會有一個「虛火」,但是「虛火」燒得再旺,也不能真正幫到香港人。另一方面,香港內部經濟將進入嚴冬。

潘東凱說:「譬如中環IFC(國際金融中心,國金)的一千幾百僱員,他們月入天文數字。香港低下階層、中層消費越來越萎縮。但是海外熱錢進來,香港樓價不會跌,住的成本貴,找工作找不到,百業蕭條,香港會兩極分化。」

對於未來香港金融的走勢,盧俊宇也認為有關的監管措施暫時不會影響北水南移。他同時也指,有確切的消息表明外國的投資銀行、基金公司在從香港撤資。隨著香港證券業越來越依賴中資來支撐成交量和價格,投資環境風險更大。「萬一中資走資,離開香港的時候,市場的價格可能有骨牌式效應,會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