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安部2月8日發表《2020年全國姓名報告》,顯示2020中國出生人口出現崩盤式下跌,僅有1,003.5萬,同比下跌15%,是1949年以來新低,總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線。

公安部的報告顯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去年出生且已到公安機關進行戶籍登記的1,003.5萬名新生嬰兒中,529.0萬為男孩,佔52.7%,女孩則佔474.5萬,約佔47.3%。

戶籍出生人口並不等同於實際出生率。根據中共公安部戶政管理研究中心數據,2019年同口徑是1,179萬人,但最終出生1,465萬人。一次推算2020年最終出生大致為1,248萬人,同比下跌15%。

而對比14億人口,按1,248萬出生嬰兒數字算,意味著出生率已經跌破1%,100人才出生一個嬰兒,這數字甚至低於三年大饑荒時期。

部份城市新生數量減半

中共在2015年開放「全面二孩」政策後,2016年生育率短暫沖高,全年出生人口為1,786萬人,但很快連年下跌。其中2017年全年為1,723萬人,出生率下滑3.53%;2018年為1,523萬人,下滑11.60%;2019年為1,465萬人,下滑3.81%;2020年出生率再下滑14.93%。短短4年,中國新出生人口已暴跌30%。

中共國家統計局1月18日宣佈推遲公佈2020年的出生人口數據,預計延後到4月公佈。不過根據地方政府公佈的數據,中國各地人口出生率都大幅下滑(數字來自官媒報道和中金研究所(WIND))。

廣東省2020年全年出生人口109萬人,2019年出生人口143.38萬,同比下跌24%;合肥新出生人口79,300人,同比下跌23%;寧波新出生人口37,100人,同比下跌24.9%;浙江溫州較2019年下跌19.01%;浙江台州下跌32.6%;貴州貴陽下跌31.6%。

廈門2020年出生人口2.95萬,2019年出生人口6.1萬,跌幅超過50%;河南信陽下降幅度也達到50%以上。中金研究所(WIND)預測,2020年中國出生人口大概下滑20%~30%。

「碎鈔機」

高房價、教育、育兒成本太高等一系列因素成為年輕人不願生育的主因。有家長抱怨,自己養的不是孩子,是「碎鈔機」,「月薪三萬,撐不起孩子一個暑假」。

根據深圳《晶報》的預計,在廣東,以一個中等偏下的水平來養育孩子,僅懷孕生產期間就要花至少2萬元。0~3歲,算上各種奶粉、尿布、嬰兒的衣服、早教資料、啟蒙玩具、醫藥費用等,保守估計也需要6萬~8萬元;在孩子的基礎教育階段,就要為孩子花費14萬~15萬元;上大學、結婚之類的花費,就更難算清了。

除了這些幾萬元、十幾萬元的花銷,「高房價」則是一個重要原因。

有說法指,高房價簡直是最好的「避孕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曾撰文指出,中國人的生育痛苦指數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原因在於,高房價、居高不下的育兒成本(主要為教育支出)、看護困難(託兒所奇缺)以及女性參加工作比例高於多數國家。

梁建章還警告,「2020年出生人口雖然是近幾十年來最少的一年,但卻很可能是未來幾十年內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中國未來每年出生人口再也不可能超過1,400萬,而是在向1,000萬以下急速滑去。如果無法大幅提升生育率,這種下滑將不會見底。」

老齡化速度和規模前所未有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早前曾發表《中國生育報告》指,從發展趨勢看,中國人口老齡化速度和規模前所未有。2022年將進入佔比超過14%的深度老齡化社會,2033年左右進入佔比超過20%的超級老齡化社會,之後持續快速上升至2060年的約35%。

人口老齡化少子化帶來一系列重大而深遠的挑戰:低成本人口數量紅利消失,勞動力成本上升,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年輕人口減少,社會創新創業活力下降,社會階層固化,投資率和儲蓄率下降,社會撫養比和養老負擔加重,政府債務和社保壓力上升等。

有人調侃:「中國(中共)最大的對手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人不願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