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民主黨議員周二(1月26日)重新引入一項法案。該法案規定到2025年,逐步提高聯邦最低工資至每小時15美元。

這一水平將比目前每小時7.25美元的標準高出一倍以上。7.25美元的最低時薪標準於2007年獲得批准,並在兩年後執行。

民主黨周二提出的法案要求,分五次提高聯邦最低工資,目標是到2025年聯邦最低時薪升至15美元。具體為,法案生效當年(2021年),聯邦最低工資將增加2.25美元,從每小時7.25美元增加到9.50美元;法案生效後一年,最低時薪繼續增加1.50美元至11.00美元;法案生效後二年再增加1.50美元至12.50美元;生效三年後,繼續增加1.50美元,達到14.00美元;生效四年後,最低時薪將再增加1.00美元至15.00美元;生效五年後(2026年),最低工資將與工資中位數掛鉤。

民主黨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提高聯邦最低工資。自2009年以來,聯邦最低工資一直在每小時7.25美元的水平。周二,該法案的發起人表示,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劇了種族不平等,並使數百萬人從事低薪的基本工作,加薪舉措變得更加緊迫。

「即使在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大流行之前,7.25美元的聯邦最低工資在經濟上和道德上都是不堪一擊的。」眾議院教育和勞工委員會主席、民主黨議員鮑比‧斯科特(Bobby Scott)在一份聲明中說,「現在,這場大流行凸顯了我們國家工人的生產力與他們的工資之間的嚴重不平衡。」

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主席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說:「讓我們明確一點:每小時7.25美元的聯邦最低工資是一種難以維持溫飽的工資。」

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在2019年曾批准相同的法案,但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一直沒有進展。

15美元最低時薪的措施也包含在拜登總統的1.9萬億美元的中共病毒紓困方案中,但他沒有解釋此舉將如何影響已經在掙扎支付員工工資的小企業。國會預算辦公室在2019年7月估計,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將導致全美損失130萬個工作崗位。

1.9萬億美元的疫情紓困方案已經在國會面臨阻礙,令人擔心該方案可能會被推遲通過。

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認為,拜登的大支出不切合實際。

儘管格拉斯利承認,美國需要更多的疫情救濟,但他稱1.9萬億美元的提案是「魯莽的」,其中的一些款項是進步派不切實際的政治妄想。

格拉斯利接著以拜登提出的15美元最低時薪為例。他表示,此舉將會凍結本已在掙扎線上的小企業的招聘和擴張計劃,最壞的情況是,將完全「毀掉那些奄奄一息的小企業」。

「中小企業關門會降低經濟活力,意味著沒有工作、沒有薪水、沒有稅收。」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