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和特德·克魯茲(Ted Cruz)因在1月6日反對一些州的選舉人團投票結果而遭7名民主黨人提出道德投訴。霍利在1月25日發出的兩封信中予以回擊,並要求對這些民主黨人進行道德調查。

在其中一封信中,霍利敦促參議院道德委員會(Senate Ethics Committee)調查對他和克魯茲提出投訴的7名民主黨參議員,指責這些民主黨人提交了「空前愚蠢輕浮的,不恰當的道德投訴(ethics complaint)」。霍利還說,他們沒有引用任何相關證據,也沒有提供任何有誠信的論據。

霍利在1月6日舉行的國會聯席會議上,加入一名眾議院議員,對賓夕凡尼亞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投反對意見,引發兩院對是否要拒絕該州的投票結果進行了兩個小時的辯論。克魯茲則反對亞利桑那州的選舉人團投票結果。

霍利在聯席會議召開前曾表示,數以百萬計選民擔憂選舉誠信的聲音需要被關注。

霍利在1月25日發給參議院道德委員會的信函中寫道:「對我的控訴並不表明我對賓夕凡尼亞州選舉人投票的反對在法律上有任何不妥。沒有參議員可以嚴肅做出這樣的解讀。聯邦法律明確授予參議員權利,反對任何州的不是由合規產生的選舉人團投票結果。」

「民主黨人也曾多次援引這一條款。事實上,自2000年以來,在共和黨獲勝的每一次總統選舉中,民主黨人都試圖以此為由反對選舉人投票結果,而不管這種反對是否存在任何誠信的基礎。」

霍利在信中進一步捍衛自己反對賓夕凡尼亞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的決定。他表示,他的這一決定具有「強大的法律依據」。

7名民主黨參議員對霍利和克魯茲提出道德投訴

對克魯茲和霍利提出道德投訴的民主黨參議員分別是羅恩·懷登(Ron Wyden)、謝爾頓·懷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蒂娜·史密斯(Tina Smith)、理查德·布盧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邁茲·赫羅諾(Maize Hirono)、蒂姆·凱恩(Tim Kaine)和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

1月6日當天,大量特朗普支持者聚集在華盛頓特區舉行抗議活動。在國會兩院召開認證各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的聯席會議期間,有暴亂者闖入國會大廈,所有議員被迫撤離。

霍利、克魯茲和時任總統特朗普都譴責了暴力事件。但民主黨展開對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同時,針對霍利和克魯茲的道德投訴稱,克魯茲和霍利支持了暴亂。

「雖然參議員有權反對選舉人(投票結果),但克魯茲和霍利參議員的行為超出了這一範圍。兩位參議員在提出毫無根據的選舉舞弊指控後宣佈他們打算反對選舉人(投票結果)……這導致了暴力威脅。」民主黨人在投訴信中說,「他們的行為為暴亂者的行動提供了支持,並為未來的暴力事件創造了條件。兩位參議員都利用他們的反對意見進行政治籌款。」

民主黨人的投訴還質疑是否霍利、克魯茲和集會組織者間有溝通或協調。

霍利要求對7名民主黨人進行道德調查

霍利被認為是2024年美國總統競選的潛在候選人之一。他對7名民主黨參議員的指控進行了抨擊。他說,他們的投訴是「明顯的黨派行為」,並敦促參議院道德委員會對這些民主黨人進行道德調查。

「最令人吃驚的是,對我提出控訴的民主黨人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暗示,我或我的工作人員可能與衝進國會大廈的罪犯合謀。」霍利說,「在大多數司法管轄區,這種言論本身就構成誹謗,如果在辯論期間提出,他們將明顯違反參議院規則XIX.2。」

霍利特別要求參議院道德委員會調查這7名民主黨人是否與少數外部團體、民主黨領導層(包括拜登政府)協調行動,以及他們是否與游說者和那些宣稱不再捐款給霍利或克魯茲的企業進行了接觸。

霍士說,儘管霍利要求調查的這幾項指控尚未有證據支撐,不過,在這些民主黨人發佈了對霍利和克魯茲的投訴後,一些外界團體確實做出了非常快速的公開回應。

霍利還直接發送了一封信函給那些投訴他的民主黨議員,指責他們的心態就是壓制任何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人。他對這些民主黨人說,針對他和克魯茲與暴亂者合作的指控是「可恥的虛假,你們也知道是這樣的」。

「鑒於你們故意濫用道德程序的可恥行為,我考慮過是否應該敦促你們辭職或被開出參議院。」霍利說,「但我仍然相信第一修正案,美國最高法院也曾多次強調,即使像你們這樣的『攻擊性』和惡意言論,也會受到保護。」

「我不會被你們讓我噤聲的企圖所嚇倒,我所代表的州的人民也不會被你們所嚇倒,你們應該為你們如此嚴重地濫用你們的職位和參議院而感到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