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為甚麼現在都講大數據?那是因為有了大數據人工智能(AI)才能運作,不過,全球首富、高科技公司老闆馬斯克(Elon Musk)早前已經警告世界AI的危險性,到後來決定走到其中,參與發展AI的行業來,而他建議人類解決目前困境的方法很簡單:愛和寬容。

這次美國大選保守派很不高興,其中一個原因和高科技公司有很大關係。不過有一個高科技公司的老闆,也對這些高科技公司的表現非常不滿;就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他不但退出Facebook,也在Twitter上發文批評社媒封鎖言論。有人對他建議,乾脆做一個社交媒體,他回答說,他已經向Signal捐了很多錢,以後還會捐更多。他說的是「donate」(捐款),而不是「invest」(投資)。

結果,投資者大量買入另一家不知名的場外交易公司Signal Advance,導致這家毫無關係的小公司的股價在兩天內翻了12倍。這家公司股票在12月7日狂飆近 527 %後,隔天又再飆升91 %,令股價由每股0.6美元,一路漲升至7.19美元,升幅近1,100 %,也讓該公司的市值從兩天前的5,500萬美元升至6.6億美元。

在事發後,Signal應用程式也迅速澄清,「我們可以理解人們想投資實現創紀錄成長的Signal,但這(Signal Advance)不是我們,我們是一家獨立的非牟利組織,我們唯一的投資就是保護你的隱私。」

這件事件凸顯了兩個事實:第一,是現在美國人多麼盼望一個和那些大財團不相關的社交媒體;第二,就是這位伊隆馬斯克有多麼大的影響力。

馬斯克本人對現在很多媒體十分不滿。

兩年多前,一個叫做「揭秘新聞」(Reveal News)的媒體,報道稱特斯拉(Tesla Inc.)的工廠到處都有安全問題。說特斯拉公司經常有安全事故,到處都是黃色膠帶,就是出事故之後封鎖現場的那種膠帶,還說特斯拉工廠的鏟車,從來都不發出嗶嗶聲。

馬斯克非常生氣,他在Twitter上說,這些根本都是謊言,但卻被Reveal News當作「事實」來報道。馬斯克威脅要啟動一個網站,來評判每個記者信用分,他認為,這樣做很有必要,因為記者們長期處於賺取最大廣告費的壓力下(否則就可能被開除)。他說,這網站可稱為Pravda(捷克文:真相),讓公眾可以對任何文章的核心事實評分,並追蹤每位記者、編輯和每個刊物的的信譽分數。就算公眾不在乎,記者、編輯與刊物是會關心的。

我們不知道他後來有沒有成立這種網站,根據The Hill網站報道,這不是馬斯克第一次向媒體開火,他之前也曾譴責媒體關於他公司的負面報道。馬斯克曾寫信給別人說:「任何時候,任何人只要批評媒體,媒體就會大叫『你和特朗普一樣』。特朗普當初為何會當選啊?因為無人再相信你們(媒體)了。你們很早以前就失去信譽了。」

但實際上,馬斯克和媒體的爭論,遠遠不及他和高科技公司的爭論。最著名的,就是他和Facebook首席執行官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關於人工智能(AI)的爭論。

馬斯克在2017年Google電腦在圍棋賽戰勝人類頂尖棋手之後,就提出了警告,他認為,應該降低AI的發展速度,應該由一個國際機構,或者至少是國家政府去監管,否則AI將給人類帶來災難。這些言論,當然對那些大公司帶來了威脅。

我們談一下AI。現在AI創新公司很多,去年有一個評選,全球前一百個最有希望的AI公司,超過六成在美國,但是AI的人才,卻以華裔為主。這個話題以後再談。AI其實是機械學習,然後決策;就像下圍棋一樣,電腦甚麼都不懂,但它可以不分日夜地高速學習,所以幾天之後就可以打敗人類高手。

在其它領域,其實也是一樣的;就是電腦可以學習,然後像下棋一樣,打敗人類。但這個學習,就需要數據,因為電腦不可能走到地裏去看人類怎麼種田,然後學習,它只能從數據中去學習。要有人把各種農業問題、農業科技、農業耕種、土壤和澆灌等等全部變成數據,然後電腦才能學習。

所以,數據就是AI的基礎,這個數據,其實就是大數據,甚麼東西都數據化。

現在大數據的企業,在美國主要就是那麼幾個了:Google、Facebook、Twitter、亞馬遜,還有蘋果。看一下這個名單,和美國大選有甚麼關係嗎?

馬斯克有關AI的言論,引起了朱克伯格的批評,那就不奇怪了。馬斯克認為,現在的人類,其實都是半人半機械的人機複合體。說起來挺可怕的,但仔細想一下,現在人手一個手機,隨身攜帶,只要離開手機五分鐘,全身都覺得彆扭,不舒服。還有其它的,電腦就不用說了,家庭電器,很大部份都是上網的,然後離開了這些機器,就很難生活了。但上網之後,你的生活就變成了數據,就變成了電腦學習的資料,變成了大數據的一部份,最後成了AI的一個節點(Node),必然受到這個AI的節制和管轄啦。

這大概是馬斯克的想法。他擔心世界大戰,認為,世界大戰不是因為北韓的核武器,而是因為人工智能(AI)。

憂國家級AI競爭 恐致第三次世界大戰

他說:「人類文明當前所面臨風險的清單中,北韓可以向後排。」「國家級別的人工智能競爭最有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

馬斯克回覆一名Twitter用戶說:「人工智能可能發動戰爭,如果它認為先發制人攻擊是最有可能取得勝利的途徑。」

馬斯克多次對人工智能的威脅發出警告,呼籲為了保障公共安全而設立監管措施。

Facebook的朱克伯格則與馬斯克看法相左。

朱克伯格認為,馬斯克的人工智能世界末日言論「非常不負責任」。馬斯克反擊說,朱克伯格對這個問題的理解「有限」。

馬斯克新近創建了兩家公司研究人工智能:非牟利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 OpenAI,以及腦機接口初創公司Neuralink。

「我敲響人工智能警鐘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但顯然沒有任何影響。」馬斯克在 Neuralink啟動會議上說:「所以我說,好的,那我們必須嘗試以一種良性方式來開發它。」上個月,馬斯克與多名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家聯名,共同致信聯合國,呼籲禁止使用「殺人機械人」。

但實際上,AI殺人的遊戲已經開始了,世界各個主要的國家都在研究,自動武器加上AI,將是下一次戰爭的主軸。人類可能要等到下一次戰爭災難之後,才能真正意識到AI的可怕,不過到時候是否來得及解決這些問題,就很難說了。

現在,另一種戰爭實際上已經展開了。

馬斯克認為:「我們都像是網絡上的一個節點、大樹上的一片葉子。我們都在給這個網絡餵料。隨著那些問題的提出和解答,我們在集體給AI編程。Google以及所有與之相連的人變成一個巨大的網絡系統集成。這也適用於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和所有社交媒體。」

對此馬斯克說:「就好像我們是AI的生物啟動程式,我們在創建它。我們在逐步創建一個更高的智能。這個智能中不屬於人類的比例在增加,最終我們(人類)將只代表這個智能的一小部份。」

馬斯克對這個前景表示悲哀,所以他成立公司,研究腦機接口。按照他的說法,就是既然不能打敗它,沒有辦法阻止它,那就加入它。這是美國人的一種實用主義哲學的邏輯。腦機接口,就是說,人腦和互聯網已經成為一體,人腦成為整個大AI系統的一個節點,但卻是速度最慢的一個部份,就是腦袋和機器的接口部份,成為數據流動的瓶頸,所以他要研究一個技術,可以把腦袋和機器直接連起來,數據更快。

其實這也很可怕,以後電腦病毒,可以直接進入人腦了。

欲移民火星

不過,馬斯克對地球上的人類未來並不樂觀,他要去火星,建立一個新的人類社會。

我不是誇張。移民火星,是馬斯克自小以來的想法,他是一個夢想家,但不光是夢想,而且是一步一步地做,而且還很成功。

馬斯克最重要的兩家公司,一個是特斯拉(Tesla),一個是SpaceX。特斯拉上市,但 SpaceX不上市。上市的原因很簡單,需要更多投資者投入,然後提供產品或者服務,目標是盈利。不上市的原因也簡單,不想讓別人控制,不需要別人投資擴大生產,也能夠賺很多錢。

前者是特斯拉,後者是SpaceX。投資界最喜歡也最看重的,是所謂獨角獸公司,就是整個領域,只有他一家公司。很顯然,特斯拉不是,很多公司都生產電動車。而SpaceX,我們可以這麼說,這是一家真真正正的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換的世界上唯一一家獨角獸公司。

最近,SpaceX剛剛又拿到美國國防部的一個合約,專門監視各國衛星和導彈。這個活兒,不是矽谷任何其它公司能做的,也不是世界上任何一家私營公司敢於想像的。

SpaceX公司有一個計劃,就是星鏈計劃,發射上萬顆低軌道衛星,為全世界提供互聯網服務。咱們這麼說,如果衛星能夠提供高速上網,今後各種互聯網基礎建設都廢了,衛星將成為最大的互聯網基站。原因很多,這裏我們不談,但關鍵是發射衛星的成本要很低,這一點,SpaceX做到了,其它公司,或者說其它國家,例如美國NASA(太空總署),或中國的航天總局,都做不到,起碼現在還做不到。所以我們說,SpaceX才是全球真真正正的、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換的唯一一家獨角獸公司。

而這個公司,卻是馬斯克小時候想去火星夢想的一個延續。

馬斯克有次在一個訪談中,談到自己頭腦中各種主意川流不息,好似「永無休止的爆發」。他說:「當我五六歲時,我以為我瘋了。」他說他把自己與其他孩子比較:「很明顯,他們的思想並沒有隨時隨地爆發。」他甚至擔心與眾不同的自己會被大人帶走。

所以他說:「我認為,大多數人都不會想成為我。」

我想起周星馳的電影台詞:「你快回火星去吧,地球太危險了。」

馬斯克是不是火星人?是不是外星人?也有很多說法。他給我們人類的建議很有意思:「這可能聽起來很老套,但答案就是『愛』。世界上擁有更多的愛沒有壞處。」

「可能就是花更多時間和朋友在一起,少上社交媒體。」他說:「我認為,人們應該對彼此更好,並給予他人更多的信任,不要在別人做壞事之前就認定人家壞。妖魔化人是很容易的。」

結論就是,愛和寬容。◇

(小標題為編輯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