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2021年才十餘天,中共當局在2020年已升級的「戰爭邊緣政策」就越發囂張了。且看如下四個例子。

其一,1月1日11時35分,中共軍機出現在台灣防空識別區的上空,被台空軍廣播驅離。之後,中共軍機連續多日擾台,甚至1月3日中共兩架殲十一型戰機飛越海峽中線,進入台灣西南空域。就在2020年,中共軍機侵擾台西南空域達380架次,創下自1996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此外,中共軍網近日發佈火箭軍形象片的先導片《硬核力量》,劍指台灣,其中有片段顯示,「長劍-10」導彈貫穿一棟辦公大樓。而早在2017年7月31日,央視直播的朱日和訓練場閱兵畫面中,就已見酷似台灣「總統府」建築。

其二,跨年度多場大型軍演。中共海事局發佈公告說,從2020年12月30日起,海軍三場為期10天的軍事演習,將同時在中國南部沿海水域舉行。

其三,1月4日,習近平連續第四年發佈開訓動員令,要求中共軍隊「實現作戰和訓練一體化」,並首次提出「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

其四,1月10日,印度媒體發佈了一張中印邊界西段班公錯以南地區、熱欽山口的照片,顯示中印雙方坦克近距離對峙。就在這一地區,9日一名中共士兵「走失」,後被印方移交中方。

1月3日,央視罕見發佈一部微紀錄片《5592》,首次披露中共2020年初開始在中印邊境海拔5,592米的高地上新建立的「全軍海拔最高的哨點」——5592哨所;同時還披露了中共邊防部隊執行「前推任務」官兵提交的請戰書。5592哨所只是中共在西藏地區大規模軍事建設的一個縮影。

1月11日,有開源衛星圖情報分析師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佈了一張西藏日喀則地區的衛星圖,並分析稱中共正在該地區修建新的軍事設施。另據美國地緣政治智囊Stratfor在2020年9月的一份未公開報告,自2017年洞朗對峙事件後,中共在實控線附近建造了至少13個新的軍事基地,其中有4個直升機機場是在2020年5月開始建設的。

顯然,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升級是不爭的事實。那麼,中共為甚麼迷戀「戰爭邊緣政策」?為甚麼2020年以來會明顯升級?下面我們逐一討論。

中共為甚麼迷戀「戰爭邊緣政策」?

中共當局現在之熱衷於「戰爭邊緣政策」,是有深刻根源的。大家知道,中共崇拜武力,「槍桿子裏出政權」,成功竊國。然而,竊國只是中共實現其野心的第一步,其目標是要打造一個「紅彤彤的世界」。所以,在竊國之初立足未穩之時,中共就敢在蘇聯的支持下,與美國在北韓打一仗;1960年代又與蘇聯翻臉,一度兵戎相見(1969年珍寶島事件),毛澤東自稱這是「兩個拳頭打人」。

不過,大陸國力有限,無法支撐中共的政治軍事野心。中共的倒行逆施使自己深陷困境,於是不得不調整戰略。1970年代,聯美抗蘇。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韜光養晦」,淡化軍事色彩,把「戰爭政策」調整為「戰爭邊緣政策」。但是,中共的軍事嗜血本性從來就沒變過,仍會擇時動手(於國內,有1989年6月4日血洗天安門事件;於國外,有1979年中越戰爭、1988年中越南沙赤瓜礁海戰)。

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最主要的對象有三:台灣、印度、美國。這三者有一個共同點,即都是民主自由社會;中共對此是打心底痛恨的。

就台灣而言,其經濟奇蹟和民主轉型,昭示著三民主義的成功和共產主義的徹底破產,中共必欲除之而後快。(兩岸關係的實質,乃是自由社會與共產專政之爭,中共卻妖言惑眾為統一與獨立之爭。)

就印度而言,其雖受共產主義影響卻仍走了民主道路,並摸索著一個「印度模式」,作為世界大國的印度的成功將成為中共實現全球野心的一大障礙,中共於是利用本屬歷史遺留問題的中印領土爭端來鉗制印度。(領土問題只是中共的一張牌,它其實並不特別在意,例如它把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拱手讓於前蘇聯/俄羅斯。曾為中共打開國際局面出了大力的尼赫魯,臨死前都想不通為甚麼毛澤東1962年要打印度。)

就美國而言,美國是自由社會的領導者和反擊共產主義擴張的主教練,中共視美國為最大的和最終的敵人,並對美實施兩手策略:示弱、偽裝,迷惑美國;全面滲透美國,利用美國加速發展自己。

總體上看,中共雖還不至於貿然發動戰爭,但其「戰爭邊緣政策」,對台灣、印度、美國等形成了一種戰略上的牽制。而且,這些年來,隨著大陸經濟實力的提升,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也暗中升級。

2020年以來明顯升級的三個主因

本文開始舉的四個例子,實為2020年中共「戰爭邊緣政策」的延續和升級。2020年中共就已經在玩「戰爭邊緣政策」了。例如:大肆對台軍事威脅(相比之下,2016年8月到2017年12月的近一年半的時間裏,中共軍機騷擾台灣的次數總共只有26次);中印邊境爆發了四十餘年未有的致死衝突;中美軍方從戰略對抗到一線對峙全面升級,等等。

那麼,為甚麼2020年以來中共大玩「戰爭邊緣政策」呢?筆者以為,主要因素有三。

第一,中共「以疫謀霸」。大瘟疫實質上加劇了中共的覆滅,但其複雜的表現(例如,疫情重創美歐,而中共表面似乎控制住了疫情),使得中共像被注射了興奮劑,高度亢奮,迎來一段短暫的「迴光返照」時間(詳見筆者「2020大瘟疫對中共政權的雙重效應」一文)。

這種亢奮之態,在今年1月11日習近平「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中表露無遺。習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雖然我國發展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機遇和挑戰之大都前所未有,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

正是這種亢奮之態,2020年中共不僅大玩「戰爭邊緣政策」,「戰狼外交」也顯著加碼。這些顯示,中共的國際戰略正在進行重大調整,「新型大國外交」可能進入一個新階段。

第二,美國大選的戲劇性變化與歷史性影響。中共隱瞞、造假,導致大瘟疫肆虐全球,美國深受其害;這加速了中美新冷戰的到來,卻也被民主黨用來阻擊特朗普總統競選連任。而大選中爆出的大量舞弊事件,使美國陷入了空前的憲政危機,這不僅削弱了新政府的權威,更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分裂,許多人懷疑美國是不是已成為「失敗國家」(2020大選的影響,現在還難以全面評估)。

但是,對全面滲透美國、深度介入美國大選的中共來說,現在就是看美國的笑話的時候了。它一方面積極推動中美關係脫離特朗普政府的軌道,重新定位,另一方面,挑戰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叫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也是習近平所謂的「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的一個方面。

第三,中共自恃軍力。中共「軍改」已近5年。2020年中共當局宣佈:中共軍隊「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中共軍力已遠超亞洲各國,現正在向全球擴張。2020年習當局出台了兩項重大政策。

首先,明確軍力近中期發展目標。中共在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2020年)中首次提出,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在原來的機械化、信息化這「兩化」基礎上,增加了一個「智能化」,要這「三化」融合發展;同時,全面加強練兵備戰,為此2020年11月,中共中央軍委發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合作戰綱要(試行)》,稱這從制度層面,回答了未來「打甚麼仗、怎麼打仗」的重大問題,強化「備戰打仗的鮮明導向」。

其次,中共修改《國防法》,拓寬用兵條件。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國防法》(2020年12月26日修訂),第一,將「發展利益」納入為「核心利益」之一,與「國家主權」、「國家安全」並列,但甚麼是「發展利益」中共卻又未明文界定,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第二,不排除以「戰爭」的方式捍衛其「核心利益」,包括「發展利益」;第三,認定中共的「發展利益」取決於內外兩方面因素,但其阻力主要在中國之外,尤其是美國。外界普遍認為,這次修法賦予了中共軍方更大的權力,「中國修法以加強戰爭準備」,反映了中共對外戰略姿態的轉變。

以上三個因素表明,只要現狀(包括中國形勢和世界形勢兩個方面)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都將持續下去,只是會根據局勢演變有所調整。

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已經給中國人民和世界敲響了警鐘。那麼,中共的「戰爭邊緣政策」會不會導致擦槍走火進而轉變為戰爭呢?習當局升級「戰爭邊緣政策」的背後真實動機又是甚麼?筆者下篇文章將會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