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國首富、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已經兩個多月沒有露面,引起外界各種猜測。有人說他被邊控,也有報道說他已經逃跑了。有外國媒體披露,中共中宣部2020年底就嚴厲審查馬雲的相關新聞報道,已升格為所謂「政治事件」。大陸媒體引述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12月底,馬雲已持聖基茨(St. Kitts)護照成功出逃海外。本報「有冇搞錯」主持人石山認為,馬雲外逃與大重構有關,而大陸是大重構的下個目標。

石山在1月13日的「有冇搞錯」節目中指出,專家分析,馬雲公司的投資和一些大陸最具權勢的家族有直接關係,而他則認為馬雲出事,很可能並非僅僅一席演講觸怒了習近平或其他官員,可能還有高層政治的背景。

馬雲王國圍繞雙核心運作

石山表示,資本主義制度,整個社會運作的核心是資本。而極權專制國家,整個社會運作的核心是權力。馬雲賺大錢,無論是阿里巴巴、淘寶,還是螞蟻集團(前稱螞蟻金服)也好,都是圍繞著雙核心的運作。在中國大陸,主要是圍繞著權力核心,那就是共產黨的那個核心,而在國際社會是圍繞著資本的核心運轉的。

馬雲最早的起家,是靠國際大資本的支持和扶持,他本人也和國際資本核心圈關係密切。這是一個雙核心的系統。在江澤民時代運作得很順,但到了習近平的時代,一定會出現問題的。

石山引述了一篇署名「範疇」的評論文章,題為《從「權本主義」看馬雲事件》。作者在文章開頭就開宗明義表示,從「錢」或「金融」或「市場」的角度來判斷中共行為的前因後果,通常是錯的。並認為,中共的各種經濟活動的本質是「權本主義」,而不是「資本主義」,所有的「市場活動」在中國都是圍繞著權力而生的。

文章稱,「資本主義」的本質是有了錢之後,權力自然附隨而來,而「權本主義」的本質是有了權之後錢自然附隨而來。

中共高層權力鬥爭暗變明

作者接著指,此次馬雲遭到清算,從退出阿里巴巴經營、到螞蟻集團在香港上市前兩天被中斷、到湖畔大學新校被禁、四大監管機構約談,都知道這是一場政治行動,而不能用金融邏輯來判斷。這兩年一連串的「民營企業」爆雷、「民營企業家」出逃、被捕、被自殺,都是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投射。「馬雲事件,代表的是暗鬥已成為明鬥,連裝都不用裝了」。

石山認為,上述文章的觀點正確,但文章講到的主要還是中共權力核心和中國大陸資本核心的對抗。社會權力三大支柱,第一是武力,第二是金錢,第三是知識。中共主要依靠暴力,也就是武力來維持權力的壟斷,用武力壓制資本,壓制知識。極端的就是文化大革命。

大重構要消滅國家主權 頭號敵人:美國、特朗普

石山指,馬雲的情況不完全相同。馬雲代表的,不僅僅是中國大陸境內的資本,而是國際大金融資本。這就不得不講最近很熱的一個話題:大重構。

石山講述大重構(The Big Reset)的核心,就是國際金融資本這個巨大的核心。他們的目標,是形成一個世界中央政府,發行世界元(貨幣),對全球進行一個高科技方式的數碼化的治理。但這種治理,不是民主治理,而是專制化的治理。但他們認為,這種治理,能夠給全世界帶來更大的穩定和平等。

大重構有很多內容,但終極目標就是:世界上頂尖的一萬多人,對全球進行全面控制。

石山認為,大重構最大的障礙是主權貨幣,也就是國家主權。當中,第一個巨大的障礙就是美國,全球用美元結算,美元是一個主權信用貨幣,最基礎的基礎,就是國家主權。反過來,如果要消除美元,就要減弱美國的主權,也就是要消滅這個國家。

大重構有一系列的自己的意識形態,有自己的政策工具,包括各種極端平權,極端化的環境訴求,目標就是消除國家,由世界中央政府來取代主權。「這是為甚麼特朗普是頭號敵人,因為他要美國優先,要強化美國地位,要傳統回歸,要限制高科技和大金融資本的權力等等。」石山說。

下一個目標或許是中共

如果美國已經大致被攻下來,石山相信下一個目標很可能是中國大陸;因為中國大陸是第二經濟體,是發展速度最快,高科技和國際金融資本也介入最深。「但這裏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對國際高科技加國際金融大鱷,有極深的戒備,而且中國要民族主義,要復興爭霸等,都是建立在主權之上的。」他進一步分析說。

他再提馬雲指,馬雲在上海浦東的講話,其實是過去十多年很多大陸網絡科技企業老闆們的意見,這批人都和國際資本關係密切,也就是和大重構那個核心關係極為密切。

馬雲講到瑞士一個小鎮達沃斯,每年都有一個經濟論壇,全球各種重要人物都會出席。按照中共黨媒的說法,從2000年到現在,大陸經歷了傾聽、詢問、主導的過程。就是,以前只是去聽,慢慢介入,最後變成了中國話題主導了。馬雲是該論壇的常客。

石山介紹說,達沃斯論壇,是大重構給全世界規劃未來的一個重要的地點。他們標榜的重點包括:一、平等,未來高科技可以讓富人和窮人平等,富國和窮國平等;二、高科技加上機械人,大家不用辛苦了,生活會很好;三、沒有個人自由;高科技大數據下,沒有個人私隱,沒有個人自由,一切都受到嚴密控制監控。然後,是主權國家不重要了,世界政府將取而代之。歐盟正在走第一步,是共產主義藍圖。

不過,石山認為,主權國家沒那麼容易消失的,美國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英國脫毆、中國大陸也開始關上大門、俄羅斯站在一邊冷眼觀望。「現在他們認為已趕走特朗普,下一步是中國和俄羅斯,民族和主權政權將成為第二批針對的目標,我甚至覺得,下一個最可能的就是中國。」他說:「這和馬雲有甚麼關係?因為馬雲在上海浦東的講話,甚至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發言,基本上就是上述大重構目標的觀點和立場。」

最後他說:「我認為中共方面或許意識到了些甚麼,所以在進行準備。中共或許和大重構意識形態接近,但不可能接受消除主權國家,最少二十年內不可能接受。所以,馬雲這次出事,恐怕更重要的是北京正在採取措施的一個表現而已。」

重構出路:回歸對神的信仰

1月14日「橫河直播」節目中也講到大重構,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的主題就是大重構。 原本每年1月在達沃斯舉辦的論壇今年由於中共病毒疫情改於5月在新加坡舉行。世界經濟論壇網頁上有大重構The Great Reset專題。

節目中提到達沃斯論壇中談到的大重構內容包括:

1)世界需要採取嚴厲措施,應對全球瘟疫造成的社會和經濟問題,並避免其宣稱的「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是政府採取嚴厲措施造成的,這是個惡性循環的死圈子,疫情引發政府嚴厲措施,導致經濟衰退,成為大重構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推行更嚴厲的措施。社會和經濟問題都不能用政府的嚴厲措施解決,因為政府的措施往往是問題的根源,在這裏,疫情是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WHO)合謀掩蓋造成的,而社會和經濟問題則是各國模仿中共的關閉城市和經濟措施造成的。

而美國支持大重構的議題包括免除債務、禁槍、強制接種疫苗,所謂免除債務就是政府免除疫情期間的個人債務,但條件是放棄個人財產,而強制接種疫苗,則是在全國強行推行疫苗接種計劃,伴隨個人健康卡,持卡者才能逐步解除限制和恢復正常的人口流動。聽起來很熟悉吧?這就是中共的大數據監管全國人口的翻版;

2)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天然氣到高科技,每個行業都必須轉型。這裏包括2019年達沃斯論壇期間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組織的培訓,大力提倡綠色新政;

特朗普難挽救 美式世界秩序衰落

3)世界完全轉向以數碼為基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我們已經目擊和經歷了大科技公司的數碼極權,現在的問題是如何限制而不是強化高科技對人的全面控制。

橫河分析說,這次疫情和疫情導致的一系列社會問題,包括美國大選,確實暴露了現在全球秩序的嚴重問題,這是以前的流行病沒有過的,因為以前沒有全球化,也沒有政府主導的全面關閉經濟。美式世界秩序的衰落:民主內在的缺陷,民主是一人一票,雖然不能直接收買,但可以用政策收買。

他說,中共能利用這個制度,也是利用制度的漏洞,更是利用人性的漏洞。他反問,制度和人誰更重要?並認為,特定制度必須有道德支持,這個道德來自神。

他說,特朗普過去4年試圖改變美國的頹勢,為甚麼困難重重甚至可能失敗,也許這個制度已經很難修補了。

他總結說,當一個制度或體系經歷了發展和上升階段後,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內部的障礙,能不能自我更新,是看問題的來源,如果是人的道德,用制度修正是完不成的,用擴大政府權力和走社會主義是行不通的。也許真的需要重構,但不是這種大重構,而是回歸對神的信仰,在這個基礎上的重構才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