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尼揭左派預設陷阱

美國國會在1月6日受衝擊後,民主黨、部分共和黨與美國主流媒體指責特朗普鼓動其支持者製造了這場騷亂。不過越來越多證據顯示,這起事件可能是特朗普反對者給他設的一個局。前紐約市長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在Youtube發視頻講解事件中的可疑之處。

朱利安尼9日在其個人Youtube頻道發佈題為《1月6日到底發生了甚麼?》的視頻指,帶隊衝擊國會的並非特朗普支持者:

1.衝擊國會的暴亂是在「挽救美國」大集會之前就做好計劃的,因為他們攜有繩子、錘子、棍子,甚至還帶了砸玻璃的特殊工具和化學藥品、可以洗去催淚彈的液體,還有幾個特別善於爬牆的人參與其中。

2.現場有視頻及證據顯示,大多數進入國會大廈的人,是被國會山警察放進去的。

3.進入國會大廈的人帶了對講機和高級攝像設備。

4.有證人作證說:我聽到他們說,『我們得攪合攪合,讓這些人看起來很壞。』我看到他們在國會山砸了一扇玻璃。

朱利安尼說,特朗普的支持者沒有在1月6日的集會上製造憤怒或過火的事,不過控制主流媒體的民主黨卻要把暴亂歸咎特朗普,「我不信奉暴力,我不認為暴力能解決任何事,而且我相信暴力常被用來詆毀正派的事業…不幸的是政治和暴力有時是交織在一起的。就現在的輿論而言,你們也能預見,就是因為主流媒體對特朗普非常恨,且主流媒體被民主黨政客控制,他們準備把暴亂歸咎給特朗普。」

這段視頻很快被Youtube刪除。這是1月6日後美國高科技巨頭濫用權力、瘋狂封殺言論的一部分。

不過視頻被網友保存並轉發。同時朱利安尼也在其個人網站上重發這則視頻。

1月6日當天還有一個詭異細節引起觀察人士的質疑。那就是猶他州居民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巧合的」將支持特朗普的美國空軍退伍女兵艾希莉·巴比特(Ashli Babbitt)被槍殺的過程非常清晰完整的拍攝下來。而這位約翰·沙利文,卻並非特朗普的支持者。相反,他是極左黑命貴組織「叛亂美國」的創始人。

《每日郵報》和CNN就1月6日槍擊事件採訪沙利文,但是兩家媒體都沒在報道中就沙利文為何出現在槍擊第一現場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沙利文更向《每日郵報》指出,他去國會山並不是為了抗議,但他也沒有披露他去國會山的真實原因。

朱利安尼在上述視頻中也質疑了這一點。

另外,1月9日夜裡《網關專家》轉發了 Parler上的新視頻,其中顯示了安提法恐怖份子在襲擊國會大廈期間,向其戰友分發武器。視頻是Parler上的特朗普團隊帳號上發的,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在國會大廈中,安提法份子從走廊側面的孔洞中,向走廊裡的安提法份子,一根一根的遞送棍棒,目測其中一個棍棒至少有1米長。

國會山莊現場,安提法份子遞棒子。(影片截圖)
國會山莊現場,安提法份子遞棒子。(影片截圖)

Parler目前也已被服務器供應商-反特朗普的Amazon 公司停止服務。

時間線證明「特朗普煽動騷亂」根本講不通

1月6日國會大廈騷亂後,民主黨人和左派媒體大肆抨擊特朗普總統,將騷亂歸咎於特朗普在事前舉行了集會。然而時間表證明,特朗普和騷亂沒有關係。

據美國保守派新聞刊物《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11日報道,左媒《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簡稱《華郵》)對當天事件報道的時間線證明,傾聽特朗普演講的與會者不可能及時趕到國會大廈。

儘管特朗普在集會上呼籲進行和平抗議,《華郵》還是試圖將暴力事件歸咎於特朗普以及挑戰選舉人票的國會議員的「鼓動」,但他們自己的報道卻記錄,「第一波抗議者在中午12時40分左右抵達國會大廈」。

特朗普1月6日在白宮南面的橢圓形草坪「The Ellipse」舉行的演講一直持續到下午1時11分才結束,而橢圓形草坪與國會大廈之間至少有45分鐘的步行路程,再加上人群的延誤,所以參加特朗普演講的人第一批到達國會大廈的時間不會早於1時56分,比騷亂者抵達國會大廈的時間整整晚了1小時16分鐘。

事實上,衝破警戒線的抗議者必須在特朗普演講開始前(準確地說是在中午12點)就離開,才能趕上當局詳述的事件。

《華郵》還稱,「在國會大廈西側的外圍警戒線,15分鐘內就被攻破了」,也就是說,在特朗普演講的與會者到達之前,國會大廈就已經被攻破1個多小時了。

這與現已辭職的美國國會警察局長史蒂文·桑德(Steven Sund)接受採訪時承認的情況一致:「我在下午1時意識到情況不妙… …我看著我的人被攻擊。」

另外,下午1時,距離參加特朗普演講的觀眾抵達國會應該足足還有56分鐘的時間,先不說突破警戒線,與警察發生衝突,那時,華盛頓特區市中心的道路已經關閉了,根本沒有辦法以更快的速度到達。

下午1時09分,還沒等總統做完演講,桑德就給參眾兩院的警衛官打電話。他告訴他們,是請求部署國民警衛隊的時候了。桑德甚至說,他要宣佈緊急狀態聲明。不過,兩名警衛官都表示會「逐級上報」,然後給他答覆。

下午1時50分,國會大廈被攻入,而這個時候,大多數特朗普演講的與會者還沒有到達國會。

下午5時多,國民警衛隊趕到現場。

而《華郵》最後卻援引桑德的話,把在特朗普集會後發生的暴力事件歸咎於特朗普講話,而時間線卻顯示,這根本說不通。

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一般不會在演講開始5分鐘或10分鐘後就離開,而當國會大廈被攻入的時候,那些聽演講的哪怕是只聽了前15分鐘,都來不及趕到騷亂現場。

當天衝擊國會大廈事件的時間,與特朗普總統演講的時間產生邏輯上的衝突,因而,可以證明該事件是由特朗普「指使」支持者衝擊了國會大廈的說法是不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