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末到2021年初,大陸迎來了近4年來首個橙色預警寒潮,百姓用煤用電需求隨之增加。寒潮下,「雪中送炭」的場景再次出現,只是這炭是百姓被強迫「送」給政府的,說白了,就是被中共搶去了。

大陸媒體報道,從2020年12月上旬以來,山西省臨汾市多個地區就開始大規模實施對散煤、燃煤爐灶和柴禾的「三清零」運動,理由是治理空氣汚染。其中,襄汾縣更出現了官員暴力執法的現象,百姓燒煤用的爐子都給拆了,家裏儲存的煤也給拉走沒收了。

而當下,中國華北地區的山西、河北等地氣溫都降到了攝氏零下10度以下,臨汾當地的氣溫目前降到零下15度。這麼冷的天氣,一句治理空氣污染,就強制不讓人取暖燒煤了,這是個甚麼政府?

有大陸媒體人對海外媒體表示,這次禁煤運動的手法類似日軍侵華時的「三光政策」,即「燒光、殺光和搶光」。

根據官方統計,僅僅是襄汾縣,這幾天就出動了3萬人次,拆除燃煤設施5千多個,清繳散煤1,560噸、蜂窩煤7.3萬多塊、柴禾700多噸。此外,堯都區、洪洞縣、蒲縣等地也都實施了大規模的禁煤運動,並要求完成「三清零」目標。

大家都知道,山西是中國的產煤大省,就是這樣的產煤省,民眾冬天卻沒有可以用來取暖的煤,被執行了「三清零」後的數十萬村民在寒冬裏凍得瑟瑟發抖。

而另一座百年煤城河南省焦作市,這裏的冬天一樣寒冷。有網友曝料說,焦作市脩武縣下面的一個村子裏,一位70多歲的老奶奶一直在街上騎著三輪車轉,爲甚麼呢?因爲家裏太冷了,又不讓燒煤球,只好一圈又一圈的騎著三輪車,爲的是讓身體暖和點。

那政府收了取暖費應該給供暖吧,也不是,河北省保定市順平縣的百姓說,交過了取暖費,但到現在也沒給供暖,今年的冬天又是雨雪交加寒冷至極,現在家裏實在是太冷了。

這些地方都是北方城市,而南方,一些百姓們的冬天一樣難過。 2020年末的時候,湖南、浙江已經出現了停電限電的情況,人們也沒法用電暖氣或空調及時取暖。當時,浙能電力在公告中說是為了「節能減排」所以停電,這個理由聽上去和山西的「治理空氣污染」如出一轍。

一邊是百姓們說凍的不行,另一邊,中共黨媒的報道中卻是截然相反的聲音,12月中旬的時候,大陸各媒體都轉發了發改委的新聞稿,稱「今冬明春煤炭供應有保障」。同時,在1月1日的時候,中共七大煤炭企業還共同表示說,要「發揮大型煤炭企業在保障社會民生」方面的重大作用,確保全國煤炭供應保障。只是在百姓們喊冷的聲音中,這種承諾變的非常諷刺。

中國的煤炭和煤電行業,都是被中共國資委列為「產能過剩」的行業,但在關鍵時刻卻都沒有保障基本的民生,相反的,政府反過來還要以各種名義從百姓手裏苛扣「煤」和「電」。那麼,這些苛扣來的「煤」和「電」都優先給了誰呢?

國資委:「新基建」「數字經濟」產業用電量搶眼

今年夏天,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管會發表了一篇文章,《12個省級電網負荷30次創歷史新高,發出甚麼信號? 》文章開篇就表示,江蘇省電網最高負荷5次破億、浙江省電網負荷6次刷新歷史紀錄、魯、皖、鄂等12個省級電網負荷30次創新高⋯⋯

文章說,用電量的增加,反應了中國經濟的復甦,而跟新基建密切相關的「數字經濟」、「智能化經濟」用電引人矚目,並特別指出了湖南、浙江兩個省。

對於湖南省,國資委點名表揚了兩位用電大戶——藍思科技和山河智能,這兩家都是智能製造的企業代表,在7月份時,這兩家企業日均電量迅速增長,分別同比增長53%和72%,極大的拉動了工業用電的增加。

對於浙江杭州,文章中說,數字經濟增長對用電量的推動更為明顯。在阿里巴巴、海康威視等企業帶動下,數字產業逆勢上揚,2020年上半年用電19.79億千瓦,同比增長5.5%,比全社會用電量高出13.6個百分點。杭州運營的數據中心目前有50多個,同時還有一批超大型數據中心工程正在開工建設之中。

這篇文章得出一個重要結論,「新基建」和「數字經濟」產業成為了拉動用電增長的新動能。

大家可能注意到,中共國資委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兩個用電大省,一個湖南,一個浙江,這兩個地方今年冬天都非常「缺電」,之前在12月份時已經率先拉閘限電了,而且國網湖南電力,在半個月前已經率先表示全面進入「戰時狀態」。

中共國資委發出的這篇文章,可能本來是想炫耀一下中共經濟的「強勢復甦」,可是無意中卻透露了兩個耗能大戶,「新基建」和「數字經濟」相關產業。

中共的「新基建」和「數字經濟」

那麼甚麼是「新基建」呢?

早在2018年,中共就在經濟會議中,提出「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在2020年4月,中共發改委首次對「新基建」給出了官方定義,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

具體像是5G、工業互聯網、物聯網、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區塊鏈等等為代表的新技術,以及基礎設施等。

根據陸媒的披露,自從2020年4月下旬以來,已有20多個省份推出總額數萬億元的「新基建」計劃。

而「數字經濟」又稱為「網絡經濟」,也就是將信息和商務活動都「數字化」。

在這些拗口和花哨的詞彙中,互聯網、大數據、數字、人工智能等這些詞被反覆提到,這表面上看著是「科技」在發展,實質上卻恰恰是說明了「監控」在盛行,爲甚麼這麼說呢?因爲這些技術,可以被中共輕而易舉的用來加強對百姓的信息控制。

我們以華為雲官網上展示的一款應用來舉例說明,華為的「園區智能體」產品,可以針對商業、住宅、城市治理等提供「管理」,提供的服務包括,入侵檢測、遺留物檢測、人臉身份驗證、徘徊檢測、車輛車牌識別等等智能分析技術,還可以通過智能算法、深度學習等領先技術,保證人臉、車輛、事件、行為的高精度感知和處理。

簡單點說,就是通過大數據和各種複雜的算法,精準監控人們的日常活動。

財信傳媒集團的董事長謝金河曾表示,在中國,不論走到哪裏,絕對走不出中共機器智慧大數據的天羅地網。

謝金河說:「中共正在大力推動大數據、人工智能時代,但是在中國,透過付款紀錄,你買了甚麼,中共都可一目了然。你去過哪裏,跟誰在一起,通了甚麼電話,說了甚麼話,看過甚麼新聞,發了甚麼訊息,所有的一切都被監控。」

而這些「監控」服務,就是由中共的「新基建」以及「數字經濟」相關產業為主提供的。

試想,針對中國14億人口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說甚麼、看甚麼、做甚麼都進行嚴密、追蹤,對人的行為、經濟活動、日常消費、文化娛樂等等都要進行分析;那麼這些「新基建」「數字經濟」相關企業需要維持著多大的數據量,而這些數據量又在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快速增長。於是,中國的「數據中心」近年來越建越多。

根據中共黨媒人民網披露,截止2019年中共已經建立了大約7.4萬個數據中心,佔全球數據中心之比超過1/5。

更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國際上的企業和機構也把數據中心落戶在了中國,比如蘋果公司。

2018年2月28日起,蘋果將中國雲端iCloud帳戶的密鑰存儲在大陸的貴州,在此之前,中國雲端帳戶的密鑰存儲在美國,蘋果公司和中共國有企業貴州雲上數據產業有限公司合資,建立了一個中國用戶數據中心。

貴州是中共國家大數據中心的南方基地,2015年,第一個國家級數據中心落地貴州。之後,200多個大數據信息產業項目陸陸續續落戶貴州,比如,富士康、阿里巴巴、華為、騰訊等等。

蘋果的這一舉動意味著中共當局將不再需要通過美國法院尋求有關雲端用戶的信息,而是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律體系,要求蘋果交出用戶的雲端數據,這也引發外界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擔憂。

除了蘋果之外,聯合國也將一個「數據中心」落戶在了中國。

2020年12月7日,聯合國大數據全球平台中國區域中心在杭州成立。在此之前的9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第75屆年度開幕中表示「支持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中心作用」,並宣佈「中國將建立聯合國全球地理信息知識與創新中心」和「可持續發展大數據國際研究中心」。

該計劃被納入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包括建立一個處理聯合國成員國數據的研究中心,和一個利用衛星監視技術彰顯中共實力的地理空間中心。

這項計劃在2019年開始,同年6月,中共國家統計局和聯合國在上海簽署了一份「聯合國—國家統計局大數據研究所」諒解備忘錄。對於這個大數據研究所,不少人質疑這是中共借聯合國的招牌為自己設立的「全球情報網」。

那麼中共的這些數據中心,以及中共幫國際機構或公司設立的「數據中心」會有多耗電呢?

「數據中心」:不冒煙的耗能巨頭

一提起數據中心,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一排排機箱,這看上去好像比起冒煙的鋼鐵廠來講,應該不怎麼耗電。但其實不然,這24小時晝夜不停運轉的一個個服務器需要的不僅僅是不間斷的電源,還需要照明、散熱等設備來輔助,比如空調、冷水機等等,而這些設備都非常的消耗能源。

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永真曾指出,數據中心的耗電水平是常規辦公大樓的數10倍以上。

早在2016年的時候,這個不冒煙的耗能巨頭的用電量就超過了三峽大壩發電量,到了2017年,耗電量更是超過了三峽大壩、葛洲壩水電站當年的發電量總和,2018年,數據中心的耗電量又增加到1,600多億千瓦時,比整個上海市全社會用電量還多。

這些快速增長的高耗能的「數據中心」會帶來大量的電力需求。今年7月份,陸媒新浪網曾發表文章表示,新基建將引發全國用電量暴漲近2成。

而這種用電量的暴漲趨勢,在2020年的時候已經初露端倪,根據萬得wind數據,2020年前十個月,當北京的用電量同比下降了3.86%時,而國家大數據中心的北方所在地——內蒙古的用電量同比增長了6.25%, 南方基地貴州增加了2.23%。

而這次進入電力「戰時狀態」的湖南省,在2020年年初時,省政府已經公佈了86個省級大數據和區塊鏈產業發展重點項目,要求大力發展「大數據」。而拉閘限電的浙江省內的數據中心更是不勝枚舉,我們就不再多提了。

了解這些信息後,中共把電力負荷的增加描述為經濟的復甦,就有些避重就輕了,事實上,更可能的原因是大數據中心的高速運轉,以及運轉背後的24小時不斷電「監控」。

當然,為了實時監控百姓,為了黨國的穩定,中共是不會讓這些耗能的巨頭停工的。那麼,在寒冬之下,正是百姓需要用煤、電來取暖時候,這些高耗能的「數據中心」是不是在和百姓搶煤搶電搶能源呢?而對於中共來說,顯然,保障大數據中心的運行,比保障民生需求更迫切和重要。@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