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12月19日出席社科院舉辦的養老金論壇時,建議將一定比例的土地出讓金以及沒收的貪官財產劃入社保基金,來充實養老金儲備。有專家指,中共養老基金的問題根源在於結構性的問題,佔人口百分之零點幾的中共官員,每年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

據大陸媒體報道,中國多個省份的養老基金多年來的結餘都是負數,養老金的支付壓力日益嚴峻,對此,前央行行長戴相龍19日在養老金論壇上強調,現在政府收到的罰款和沒收的錢財不少,從腐敗分子收繳的錢常常一下子都是幾個億、十來億,全國每年收到多少個億呢?他設想如果政府設立一個罰款專戶,所有罰款放入這個專戶裏,到一定時期全部或者部份劃入到養老儲備基金。

他認為這不但能夠對社保基金有所挹注,也對貪腐行為作出懲罰,是可行且合理的舉措,而且現在啟動也不算晚。

戴相龍的建議獲得不少網民們贊同,被稱為「好主意」、「絕招」。也有網民提出質疑「看來養老基金出了大問題,正常渠道已經解決不了了。那我們上繳的養老金哪去了?」

郭伯雄的錢能救2個希臘

中共每年查處的貪官中,不少人是百億甚至千億的巨貪。例如,2014年被抓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貪污1,054億元人民幣;而2014年被查的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其豪宅中搜出的現金超過1頓重。

2016年因為貪污腐敗被起訴的另一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媒體說他貪污的賬號上的金額足以挽救2個希臘。

2016年9月,廣東省原副省長萬慶良被查封519億元及個人全部財產上繳國庫。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在2017年10月23日報道,自習近平2012年成為領導人起,他發起了一場廣泛的反腐運動,(從2012年至2017年五年間)超過一百萬官員被整肅,其中部級及副部級官員就超過170名。

有網民說,這些年來全國有那麼多的部長、省長、市長因為貪污落馬,繳獲的錢財,少說也有多少個萬億,這些贓款贓物都哪裏去了?如果把沒收的貪官贓款還給老百姓,中國瞬間進入全球人均最富裕國家的前十名。不用扶貧了,中國養老金的巨大缺口也填平了。

2019年9月18日,廣東吳川市政府門前出現民眾舉牌討養老金的場面,再次引起各界關注。 (視頻截圖)
2019年9月18日,廣東吳川市政府門前出現民眾舉牌討養老金的場面,再次引起各界關注。 (視頻截圖)

養老金去向不明 百姓無權過問

根據中國保險行業協會2020年11月份發佈的《養老金第三支柱研究報告》中預測,未來5至10年,中國養老金的缺口預計高達8至10兆元。隨著時間的推移缺口會進一步擴大。形勢已經十分迫切。

此外,根據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2019年的社會保險基金收支結餘為人民幣5,854.86億元,在剔除財政補貼後的實際盈餘,已經連續第7年為負。

另據中國社科院發佈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5》顯示,全國31個省份中只有8個省當年結餘為正數,其它省份都出現了虧空。而且有800億養老金被挪作他用,資金去向不明。

事實上,養老金被挪作它用的問題已經是一個常態了。據大陸新浪網報道,2003年,養老金被挪用的金額是84億;此後,86億,78億,96億……年年有,金額一年比一年大,到了2015年是800億,那麼,之後的2016年、2017年、2018年……被挪用的金額數字是多少?當局已經沒有公開了。

經常對時事發報評論的前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鹹平,2015年曾經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中國人養老錢沒了還沒知情權 真可憐」。文中指:企業繳納的20%養老金要納入社會統籌賬戶,這意味著老百姓再也見不到這筆錢了。它怎麼投資,回報率多少,百姓甚麼也不知道。其實就是變相的稅收。稅收和退休金全部納入政府的統籌賬戶,它統一用,統一支取,因此錢基本就沒了,最可氣的是,來百姓連基本的知情權都沒有,太可憐了。

中共推行一胎化的時候欺騙民衆「政府來養老」,三十年后,口號變成了「自己來養老」。(網絡圖片合成圖)
中共推行一胎化的時候欺騙民衆「政府來養老」,三十年后,口號變成了「自己來養老」。(網絡圖片合成圖)

百姓沒錢養老 高官富豪待遇

中國《銀行保險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建議儘快實施有彈性的延遲退休政策,而中共官媒新華網也在日前報道,十四五規劃及2035遠景目標建議提出「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消息一出,立即激起千層浪。大批網民對當局的計劃表示反對,網民們批評中共「你考慮過下崗職工嗎?考慮過大批的無業失業者嗎?」

有網民說,當年推行一胎化的時候,政府宣稱「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現在弄出一大堆問題無法收拾,口號就變成了「養老靠政府可恥」。中共的政策變來變去,結果只有一個:受害的始終都是老百姓。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在2020年11月撰文說,養老金不足,除了一胎化政策造成了人口快速老齡化的問題之外,也存在結構性的問題,中共龐大的官僚體系,退休金、養老金付的最高的,要養活這些人,實際上對社會就是個不公平的負擔。這些官員佔人口的百分之零點幾,但他們佔的醫療資源達百分之幾十,加劇了養老金的負擔。

據香港《動向》雜誌2014年1月號披露,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黨政軍高官61萬,其薪酬、福利、待遇總開支超過7,25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同年GDP的1.3%,佔同年財政收入6.2%。這些有關資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交的。

《動向》還報道,2014年,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26億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其它級別逐級配置,形成龐大國庫開支。

僅北京的退休高幹們每年就花掉五千億元,而在職官員的三公消費(公費吃喝、公費出行、公費出差)相當於全年財政支出的30%以上

早在2008年,《動向》也曾披露:中共中央委員以上離休高幹,每年公款開銷,就高達1,000億元人民幣;僅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總理李鵬等高級離休官員11人,每年公款消費達10億元,平均每人近1億元!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8月報道,因網上言論被開除的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其直接觸動當局的是因他公開批中共「公款養黨」。

楊紹政曾在文章中批評,中共佔用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約2,000萬人,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情況不改變,社會終究會崩潰。

一位時政評論員陳思敏在文章中說,藉由《九評共產黨》的剖析,他看清了中共是如何寄生與附著在中國,是中共離不開中國,而中國根本不需要中共。

《九評共產黨》的《九評之一》中說:「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操縱和控制人民,控制著社會的最小單位以保護權力不致喪失,同時壟斷著社會財富的最初來源,以吸取社會財富資源。」

「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開支。」

「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