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訊】深圳法院近日開庭審理兩宗涉及民間聖經傳播的案子,再次引發人們對中國聖經出版發行以及宗教自由問題的關注。分析人士指出,中共當局禁止私自經營以及壟斷聖經印刷的做法是為了清除對其政權構成威脅的潛在因素。

2007年,在重慶市的教堂裏,老年信徒跪著讀聖經、祈禱。(Getty Images)
2007年,在重慶市的教堂裏,老年信徒跪著讀聖經、祈禱。(Getty Images)

兩宗聖經傳播案

據美國之音報道,深圳寶安人民法院12月7日開庭審理賴晉強一案。賴晉強是一位基督徒,家庭教會福音派信仰團體「中華福音團契」的成員。2007年他與一些基督徒企業家在深圳合辦「福音通公司」,生產電子聖經播放器。2019年賴突然被警察抓走,16個月後被控「非法經營」罪。

另據設在美國的基督教權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介紹,深圳市「生命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傅炫娟等四人,被控「非法經營」案的二審,12月9日也將在寶安人民法院舉行,案件與銷售聖經播放器有關。檢察機關建議判處傅炫娟有期徒刑五年,其餘人刑期一年六個月至三年不等,外加罰款。

不過,截至12月9日,深圳寶安區人民法院網站尚未出現上述案件的指控、審理、判決消息。「對華援助協會」說,當局威脅被告者家人和律師,不得透露案情,兩案不公開審理的可能性因此很大。

聖經播放器是中國教會人員研製的一種傳福音電子產品。通過這種簡易型產品,朗讀者事先將錄製好的聖經儲存在記憶卡中,使用者只需簡單操作即可收聽聖經語音,聖經播放盒可接入互聯網使用,音頻和視頻內容以聖經朗讀為主,兼有敬拜、讚美、名牧師講道等,深受教會人士,特別是視力減弱的老年教友歡迎。

家庭教會人士如是說

熟悉深圳聖經案情況的廣東家庭教會成員馬靜說:「我們夠不上做了得罪神的事情,但是中國政府會扣你罪名,而且想安你甚麼罪就安甚麼罪。案件的有關人士很是委屈,這是欺負人唄。」

她說:「銷售聖經播放器在中國不好操作,不能去經營,正常經營都不行。中國政府不允許這個事情,上述人員他們被抓去坐牢了。賣播放器這個東西也不是甚麼滔天大罪。 」

馬靜認為,中共政府之所以不讓銷售《聖經》相關產品,是因為它擔心如果一大批人都去信耶穌,將會對它的政權構成威脅。

一位名叫李偉的網友說,中共當局嚴控聖經的關鍵原因是,基督教信徒的人數已經超過共產黨員的人數,這令政府感到恐懼。

設在香港的「中華兒女通訊社」在網上發出「緊急代禱告」,請求人們為深圳賴晉強因賣聖經播放器被捕禱告。據說,禱告請求來自賴晉強的妻子。

當局禁止私自經營

國際監督組織「普世基督徒關懷差會」東南亞地區事務經理吉娜對美國之音說,上述兩宗案件對聖經業者具有示範效應。表明私自經營聖經業務不受當局歡迎。

她說:「案件說明,中國政府正在加劇對基督徒的打壓,特別是非官方的家庭教會信徒。政府要對宗教傳播全面控制,抓住基督徒企業開刀是整體打壓基督徒的手段之一。」

吉娜還說,被警告的除聖經業者,也包括那些敢於把聖經播放器送往農村,例如河南等省的基督徒。中國農村有很多眼神不好的老年基督徒,渴望這樣的播放機。

人權律師隋牧青說,這樣打壓聖經業者毫無道理,其目的就是禁止聖經的傳播。他說:「我的第一感覺是,這就是過往的那種對宗教信仰的破壞行動,只是表面的形式有所不同,實質上與過往的宗教迫害案件,並無不同之處。」

近年來,大陸各地發生多宗搗毀家庭教會、強拆教堂、十字架等一系列破壞宗教自由的大規模劇烈行動。圖為河南鄭州大里基督教堂在被拆毀。(對華援助協會)
近年來,大陸各地發生多宗搗毀家庭教會、強拆教堂、十字架等一系列破壞宗教自由的大規模劇烈行動。圖為河南鄭州大里基督教堂在被拆毀。(對華援助協會)

顯然,隋牧青這裏所指的是近年來中國各地搗毀家庭教會、強拆教堂、十字架等一系列破壞宗教自由的大規模劇烈行動。

僅就聖經案而言,維權網10月2日報道,浙江臨海市基督徒張小麥,因銷售基督教書籍被判7年有期徒刑,罰款20萬人民幣,所扣的12,864本書予以銷毀。

《聖經》出版在中國

香港基督教週刊「時代論壇」日前發表一篇題為「聖經在中國:在寡頭壟斷市場背後」的文章說,文革後聖經在中國嚴重短缺。1979年鄧小平訪美,卡特總統向鄧提出,希望中國可以印刷聖經。

1980年,中國開始出版聖經,由於未能滿足需要,大量聖經從境外「偷運」至中國,官方稱之為「政治問題」,南京愛德印刷廠後來便成為中國政府唯一特許的《聖經》印製企業。2018年的《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提出「宗教典籍文獻依法出版」。

新加坡聯合早報2019年11月19日援引該廠董事長丘仲輝的話說,公司至今印刷的2億冊聖經中,8,548萬冊供應了中國教會,其餘出口147個國家和地區,不僅有中文版,11種少數民族語言和盲文版,還有英、德、法、西等170多個語種,近年來每年發行量在350萬冊左右。

澳洲廣播公司報道,2018年中國大陸社交媒體用戶注意到,《聖經》在網上的蹤影正逐漸消失,最大的電子商務平台上搜索《聖經》後顯示:「沒有找到相關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當局在控制聖經印刷發行的同時,還計劃對聖經內容本身進行「修正」,重新翻譯目前流行的中文版聖經。中國基督教網刊登的2018-2022年度「基督教中國化五年工作規劃綱要」正式提出,準備著手重譯聖經,或編寫聖經註釋。

壟斷《聖經》印刷

中國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早在2011年表示,《聖經》在中國的印發有特殊情況。他表示,為扶持中國教會的發展,所有《聖經》的印刷委託給了中國基督教的兩會,亦即「中國基督教協會」與「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授權出版,「我們等於是給了它一個特權」 。

他解釋說,中國教會也要得到財政上的扶持,基層教會都比較困難,基本活動經費都沒有,一個月信徒捐款才幾十塊錢,幾百塊錢。通過《聖經》印刷發行渠道這樣「一個鏈條」,能夠幫助很多教會解決經費問題。

吉娜認為:「這是當局在為他們打壓聖經傳播尋找各種藉口。」

她說:「三自教會已經存在幾十年了,怎麼突然間沒錢,需要收回聖經生產業務養活教會。我認為,當局並不在乎三自教會的發展,而是為了控制宗教,不僅控制三自教會,而且包括家庭教會,因此這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行動,不是財經行動。」

吉娜還表示,就基督徒而言,教會不應成為盈利的場所,教會應該由信教者的奉獻維持,宗教局的財務考量只是為打壓家庭教會,限制宗教自由進行辯護,或者說,當局權錢都抓。

被稱為「枕邊書」的力量

家庭教會人士馬靜說:「過去我在北京讀書的時候,找遍北京所有的書店也買不到《聖經》,我當時還沒有信耶穌,不知道只有教堂才有賣。我只是上大學課程時,聽有人說,聖經是人生『枕邊書』。但是,跑了很多書店就是買不到,中國人很可憐啊。」

據馬靜介紹,在她苦苦尋得這本被稱為「枕邊書」的《聖經》之後,她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並決定成為基督徒。

她說,深圳聖經案的審判,就是限制聖經的繼續。面對中國人,尤其是青年人的信仰現狀,她說:「在中國,幾乎年輕人都沒有甚麼信仰,中國人的幸福指數其實很低,信耶穌的很少,說信的人都是老年者、年長者、中年以上的,年輕人信的幾乎很少。現在他們都有錢了,經濟發達了,但是,根基很不穩固。」

馬靜表示,在被無神論所主導、意識形態僵化、物慾橫流的中國,傳統《聖經》在進入中國170多年後繼續在民間廣為流傳,甚至超過風靡一時的《毛澤東選集》和《毛主席語錄》。她認為,人們傳遞福音的方式在受到打壓後會變得更加靈活巧妙,因為中國社會存在對精神食糧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