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海出生於台灣桃園農家,底下共有9個弟妹,身為長子、長孫的他,身兼著承擔農事、照顧弟妹的責任。「那時生活非常忙碌,除草、插秧、割稻等很多農事都要做,每天放學回來牽牛吃草時,往往看著天空就會想,在人間好苦啊,天上的神仙一定都很快樂吧?」

也許是文海的這一念,促成了他在之後的人生旅途中能夠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父母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地辛勤勞作,常常一天下來說不上幾句,也見不到幾面,但他們用樸實善良的言傳身教,讓文海明白了甚麼是以身作則,甚麼是路在腳下。

在半工半讀、自立自強中,文海從沒有放棄過繼續學習的夢想,自食其力完成專科及大學的學業。

當兵退伍後,文海順利通過國家特考,分派到財政部所屬機關上班。在職期間參加英文寫作班時,嚴謹對待每一份工作,堅持打字、仔細檢查,一旦有錯便從頭再來,由於工作態度認真自律,他以成績第一名的榮銜,被延攬到該機關總署擔任英文秘書。

旅途顛簸身心俱疲 一朝得法看到光明

然而,工作嚴謹的他,多年來深受失眠所苦。每到夜深人靜,腦海中苦惱的大事小事就像壓在心頭的座座大山,讓他輾轉不能成眠。往往破曉之前,才筋疲力竭地消失意識。偏偏睡不到多久,又必須力撐爬起,從基隆搭乘一個小時的客運到台北上班。

「我躺在床上都要躺很久,常常到天亮才想要睡,那時甚麼事情都會想,國家大事、雞毛蒜皮,即使跟自己無關的都會在腦袋裏一直打轉,可是越想就越睡不著,吃了安眠藥也不見效。整個人在惡性循環下非常痛苦。」

這種每天都覺得撐不下去的日子,文海苦熬好幾年,長期的身心疲憊、精神不濟,讓他急於在各種氣功門派中尋求解脫之法。

為了身體健康,他學過多種門派,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每一種班都要花上好幾萬元。雖然身體沒有見效,但還是會利用午休時間在大樓會議室和同事一起齊聚練功。不過一段時間後,每天帶頭練功的同事不再來了,直到1998年的最後一天,一位女同事才告訴他,已經找到更好的功法。

這一次,他感受到對方的喜悅,文海立即放棄需要繳交上萬元學費又不見效的氣功,和同事學起了不花一分錢的法輪功。

學煉過程中,文海漸漸感受到了沒有疾病的輕鬆和內心踏實的感受,他終於親身體悟到,生命的存在如此美好!

「我剛開始學煉不久,就發現自己可以很快睡著了,等天亮之後才驚覺原來我也可以睡得這麼好。而那些沒有幫助的安眠藥、西藥也就漸漸地忘記吃了,這種種的改變讓我覺得很神奇。」吃得飽,睡得香,面色紅潤,精氣神十足,文海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的殊聖與超常。

「尤其當我翻閱《轉法輪》時,才發現原來以前認為是對的道理,很多都是錯的。例如以前覺得自己獲得的好處越多越好,但宇宙中有不失不得的法理,當你得的越多,你就越傷害別人,失去的德也就越多。」

李洪志師父的法博大精深,他感慨於法輪功著作《轉法輪》書上的每一句話,打從心底覺得做人就是應該這樣。

文海發現自己心境、修為提高之後,不僅心律不齊、失眠、胃潰瘍、鼻竇炎等問題改善了,整個人也樂觀平和起來,生活品質都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當文海明白了過去在常人社會中苦思許久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後,他開始有了改變。

「我以前比較火爆沒耐心,但修煉後遇到事情我會先去考慮別人。例如在高速公路或街上曾出現幾次車禍,被後面的車輛撞上來,『砰』好大一聲。如果是以前可不得了,可當時我就想,我是一個修煉人了,對方肯定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太累了才會這樣,所以沒有下車找他理賠就自己開走了,出現幾次這樣的事件。」

他又說:「我住的公寓是7家人共同使用一部電梯,幾乎每一戶都把鞋子、鞋箱、雜物,甚至高至天花板的鞋櫃放在自家門外或電梯門旁。修煉前,我也是這樣,但修煉後發自內心覺得不該將自己物品擺放在公共空間裏。因此,不管大家怎麼做,我還是選擇將自家門口淨空,一雙鞋子、一把雨傘都不放。」

此外,當內心起了不平之心時,他也能夠放下自己的立場,體諒別人的困難。

他說:「我自購的地下室車位旁總會被別人停放三至四輛電單車,原本可一次倒車入庫的,變成要倒兩、三次,甚至四次才能進出。以前會心生不平之氣,但現在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應該體諒其他住戶停車不易,因此不但不以為意,也將自己的車停靠牆壁一點,好方便他們停車。」

公務期間,凡經他手的中英文文稿、公文或任務,文海都要求自己再三查證檢視,儘量做到零缺失。

由於文海勤勤懇懇、兢兢業業,被指派為部長、署長出國訪問的隨行秘書。

他除幫忙擬稿和翻譯外,還被任命為出席APEC領導人會議的部長隨行秘書,並擔任APEC研討會的聯合主席和演講者。

他感到工作從來就沒有輕鬆過,不過當他的容量變大時,收穫也會更大。

「以前當同事來問我英文問題、尋求協助時,我並不太願意,因為覺得這不屬於我的事。可是修煉之後,我發自內心地將別人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來做,即使要花很多時間去了解和查證,也盡心盡力去完成,所以別人說我英文好,其實都是被問出來的,幫別人也是幫自己。」

公務生涯裏,升遷的追求、考績的好壞,成為公務人員成就與否的重要評核。文海深諳人和才能政通,面對職場部屬間的矛盾,他秉持「真、善、忍」的原則處理,首先放棄自身的權益。

「擔任主管最棘手的問題就是打考績,因為甲等有名額有限制,總難讓人皆大歡喜。所以有幾次我自願將名額讓給部屬,只是最後長官沒有同意。」他說。

投入媒體 傳播真相

1999年,中共政權以傾國之力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而且動用媒體鋪天蓋地構陷、污衊法輪功;不僅極力掩蓋、封鎖法輪功真相及迫害事實,也讓海內外民眾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和仇視。

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創辦了《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等媒體,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謊言宣傳。

由此,許多法輪功學員利用他們的專業背景、知識能力相繼投入到媒體、傳播真相。文海便是其中的一位。

多年來,文海撰寫或翻譯超過一千篇的英文文章或資料,每一篇對他來說都是一次考驗和挑戰。有時為了修改一篇文章,也要花上一天甚或一個禮拜。文海認真對待每一篇文章的內容。

修煉至今22年,走在修煉路上,文海深刻感受到放下不好的人心後的健康和純淨,心性昇華後的充實與自在,並體悟到為了幫助更多的人,自己更須時時擴大容量、提升技能。

一句話「弟子非常感謝大法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