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先給大家講一點我小時候的經歷吧。有一次我約小夥伴去淘魚,選了一處相對深一點的溝渠,大概沒到我們的大腿部份。當時也不知道水裏有沒有魚,只是看到水面有一些小魚在游,於是就把兩面圍了起來。隨著不斷淘,水面在不斷下降。淘到一半的時候,還看不見水裏的動靜。當還剩大約十幾厘米的時候,就可以看到魚來回游動了。心裏一高興,累的感覺也沒了,越淘越快。把水都淘乾了,我們最終捉到了滿滿一桶的魚,還有幾條比較大的。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之所以想到這段經歷,是因為看到美國大選之後所發生的事情。特朗普聯軍的動作越來越快,特別是最近四個大動作,正在加速抽乾華盛頓沼澤。而深藏在沼澤中的各種生物,此時已經慌亂了。

大動作之一:18州控告,最高法院受理

在德薩斯州控告4個搖擺州違反憲法之後,陸陸續續有17個州都表示,支持德州推遲總統選舉人任命的訴訟。截止到目前,加入德州控告戰團的,至少有18個州。

正所謂一馬當先,萬馬奔騰。德州牛仔率先打破沉默,使躍躍欲試的各個兄弟州立刻做出了回應。其中包括本身也存在問題、被告上法庭的亞利桑那州。

在上百頁的起訴書中,這18個州的總檢察長表示,搖擺州以疫情為藉口,擅自非法改變選舉規則,削弱了投票公正性,害己害人。所以「要求最高法院介入,糾正這一嚴重結果。」

這種發展趨勢很猛,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其它州繼續跟進。其實就目前來說,在美國歷史上已經是相當罕見了。特朗普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說,這是法律戰中的「終極案件」。

這個事在迅速發酵,社交媒體也在廣泛傳播。這種趨勢,讓被告的4個搖擺州感到了恐慌,齊刷刷地發出了譴責。說「德州訴訟是虛假且不負責任的;沒有證人作證偽造簽名;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行為喪失操守」等等。

路透社還引用加州選舉法教授賈斯汀‧萊維特(Justin Levitt)的說法,聲稱法院「受理此案的可能性為零」。

不知道這位專家是不是在兩頭賭,反正事情的結果讓專家打臉了。在遞交了起訴書後,僅僅過了12小時,最高法院就把這樁訴訟案列入案卷。就是說,聯邦最高法院已經受理了18州的訴訟案。而且在10日下午3點之前,這些被告的搖擺州要遞交辯護狀。

特朗普加入戰團,克魯茲披戰袍

這樁案子成功在聯邦最高法院立案,意味著12月8日避風港日已經被打破了。而且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投票,現在也可能出現了變數。這要看最高法院能不能在4天當中、包括12日、13日周末兩天還要加班,然後做出快速裁決。如果做出決斷,選舉人團投票可能繼續進行,但也可能會出現其它情況。

9日我們已經講到了,如果最高法院能夠本著良心、公道、公正裁決,這些州的訴訟可能會勝出,那麼62張選票將使特朗普連任。如果最高法院不能還民公道,選民們很可能會拿起槍。這部份內容,大家去看9日的節目(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l6F4nJ2rSI&t=699s)。

就是說,這場世紀大案對特朗普團隊和拜登團隊都是極為關鍵,所以都很重視。

9日特朗普以連任總統候選人的個人身份,向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一項動議,要加入這場史無前例的訴訟大案。

特朗普在提出動議時,已經有17個州表示了對德州的支持。所以特朗普在提交文件中說,從1860年大選以來,美國出現了「從未出現過的深深的分歧」。

特朗普表示,搖擺州出於明顯黨派優勢,沒有按照州選舉法進行州選舉,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二條賦予個州立法機關的全權選舉權。

在法律中有一種說法,叫「獨立請求的第三方」。根據聯邦法律,允許對訴訟標的感興趣的第三方主動介入,法院會酌情決定。特朗普的介入,會更加強化這樁案子。

另外,這個案子還在進一步強化。曾在哈佛大學主修憲法的德州資深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已經接受特朗普的邀請,將要在聯邦最高法院為特朗普進行口頭辯論。

9日,克魯茲的發言人勞倫‧阿隆森(Lauren Aronson)告訴「華盛頓觀察家」,特朗普8日曾問過克魯茲是否願意為此案辯護。《紐約時報》9日也報道,克魯茲已經欣然接受了邀請。

克魯茲曾有9次在聯邦最高法院辯論的經歷,但都是在他2013年加入國會參議院之前,以德州總檢察長的身份進行的。

這次將是他第10次身披戰袍,站在聯邦最高法院的原告席上,也可能是他所有辯論中最重要的一次。克魯茲說,這個案件「引發非常嚴重的問題」,也屬於「純粹的法律問題」。

18個州的總檢察長聯署控告,現任總統特朗普以連任候選人的資格加入戰團,又有資深憲法專家克魯茲的助陣,使這場法律大戰格外引人注目。

霍士主持人漢尼提說,「有一件事很清楚,如果我們不解決破碎的、腐敗的選舉制度,美國將陷入深重麻煩」。

大動作之二:27議員促特朗普任命特別檢察官

9日上午,眾議院二十多名共和黨人給特朗普發出了一封聯署公開信,敦促特朗普命令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調查大選中的違規問題。

包括包括德州眾議員蘭斯‧古登(Lance Gooden)、路易‧高莫特(Rouie Gohmert)、亞利桑那州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肯塔基州眾議員托馬斯‧馬西(Thomas Massie)、北卡羅來納州眾議員泰德‧巴德(Ted Budd)在內,已有27名共和黨眾議員簽署了這封信。

信的開頭說,「請求您指示司法部長巴爾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來調查2020年大選中的違規行為。」「美國人民應該得到這一結果:圍繞我們大選結果的不確定性最終得到解決。但對選民欺詐提出的合理疑問仍未得到解答。」

信中表示,已經多次要求司法部對此事展開調查,但是司法部的不作為與司法部長發表的評論一起表明,「(他們)不願意調查您的競選團隊和全國其他民選官員所指控的違規行為。」

聯名信發起人古登眾議員表示,「任命一位特別檢察官,將會建立一個調查員小組,唯一職責是揭開真相,並提供美國所需的確定性。」

議員們敦促特朗普向巴爾做指示,是因為巴爾近期的言行有些令人遺憾。從亨特‧拜登的硬碟門,到現在美國總統大選亂象,作為美國最高的執法長官,他不僅沒有積極作為,甚至還有反向言論。

不知道背後的原因是甚麼,但特朗普可能真的希望巴爾拿出「勇氣」。

9日特朗普推文說,「我們會很快明白『勇氣』這個詞,拯救我們的國家。」他還說,「如果有人在選舉中作弊——民主黨確實作弊了——為甚麼不立即推翻選舉結果?一個國家怎麼能這樣管理呢?」

大動作之三:FBI發現拜登50萬假選票

不知道巴爾是否能夠懂得特朗普的用意,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夠勇敢面對一切阻力,任命特別檢察官,徹底調查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

這對巴爾來說是一個機會,同時也是考驗。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過了這個村,恐怕就找不到同樣的店了。

我說過這是一場大戲,每個人都在自覺不自覺地扮演著生旦淨末丑。的確是這樣,每個人都在這場戲中做著不同的選擇。既然是戲,當然就有準備好的劇本。只不過戲中人可能不知道,但最終結果正在一步步地展現。

9日,美國保守派網站《真實權威》報道,就在特朗普介入18州訴訟大案的同時,聯邦調查局FBI對大選選舉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刑事調查。在對賓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亞州的調查中,發現了拜登的50萬張假選票,欺詐行為既龐大又複雜。

有意思的是,這4個被調查的州,恰好是被特朗普和18個州告到聯邦最高法院的地區。

FBI的行動和調查發現的問題,時間和地點都與特朗普聯軍的法律訴訟驚人地一致。這究竟是被倒逼之下所為,還是純粹的巧合呢?

另外,《福布斯》雜誌4日曾報道,在大選投票日之後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5日,FBI人員突然對居住在亞利桑那州馬里科帕縣的IT專家克爾溫(Elliot Kerwin)的住處進行了搜查。

因為FBI懷疑克爾溫,可能在大選期間發起網絡攻擊,盜取了選民數據。在對克爾溫的兩層樓房搜查中,FBI繳獲了8塊硬碟、3台電腦和一袋U盤。

大動作之四:亨特被調查

不管人們怎麼想,不管人們是否接受,這場戲還是會按照劇本演下去。而且越來越接近尾聲,真相正在漸漸浮出水面。

9日,亨特表示,他正在接受特拉華州檢察官辦公室的調查。被網友稱為「白冠希」的亨特說,「8日第一次得知,美國特拉華州檢察官辦公室通知了我的法律顧問,他們正在調查我的稅務問題」。

這個消息立刻引發了拜登團隊的回應,證實了亨特所說的調查確有其事。拜登聲明表示,「為兒子深感驕傲,他在艱難的挑戰中奮戰,包括近幾個月的惡意人身攻擊,將讓他顯得更為堅強。」

對這件事,CNN居然做了報道,並且把這起調查與電腦硬碟聯繫在了一起。美聯社也打破了沉默,第一時間報道了這件事。

雖然還不清楚這項調查的性質,但知情人告訴美聯社,至少有部份與亨特在中國的商業交易有關。其中可能包括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送給他一款2.8克拉的鑽石。

不要小看稅務問題,美國抓捕那些黑幫老大的時候,往往都是從他們偷稅開始查起。

其實在此之前,共和黨眾議員肯‧巴克(Ken Buck)7日已經致信巴爾,敦促他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調查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的海外商業交易,以及那些電腦硬碟中發現的「潛在證據」。

巴克表示,美國人有權知道,拜登與外國政府的關係會不會使他成為被勒索或其它邪惡行為的對象,會不會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會不會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

連續四個大動作,我可以相信這個世上有偶然。但偶然的背後,體現著必然。在這一連串的事情背後,或許就是這場大戲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塞思‧里奇(Seth Rich)的電腦在FBI手上

其實有很多的事情,最近都在漸漸浮出水面,甚至在顯露真相。

9日,「門戶專家」(The Gateway Pundit)爆料,FBI終於承認了,塞斯‧里奇的電腦還在他們的手上,而且調查仍然在進行當中。

報道沒有說明FBI出於甚麼原因承認的這件事,給人留下了更多的懸念。這是一樁被壓了四年的案子,FBI一直是守口如瓶,媒體也幾乎沒有甚麼報道。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案子似乎已經被人們淡忘了。

塞思‧里奇生前是民主黨總部的一名員工,2016年7月10日,突然被人槍殺在華盛頓街頭。警方隨後在第一時間做出了結論,說行兇動機是「持槍搶劫」。

但警方的結論似乎站不住腳,因為行兇的劫匪甚麼都沒有搶走。裏奇的錢包、手機、手錶等等,這些貴重物品一樣都沒丟。

而且如果真的是持槍搶劫,那可以歸類為普通的兇殺案,地方警局就可以處理了。可是後來FBI介入了,拿走了里奇的電腦,而且懸賞2萬美元捉拿兇手。

為甚麼那麼多兇殺案,單單為里奇的案子懸賞呢?這更讓人懷疑,兇手的殺人動機可能並不是搶劫,而是另有原因。

後來人們通過維基解密,似乎看到了真相。

當年7月22日,維基解密公佈了民主黨內部的郵件,其中包括DNC跟希拉莉相互勾結,合夥做掉桑德斯的醜聞。

DNC,是數字控制系統的簡稱,就是把若干台數控設備連接在一台中央電腦上,然後由中央電腦操控結果。這很像是現在盛傳的Dominion投票機的情況。

據傳聞,維基解密公佈的這些民主黨的郵件,來源就是里
奇。所以在某些人看來,里奇必須得死。如果他不死,可能會牽出不少的民主黨高層大佬。因為如果當時證實里奇就是這些郵件的源頭,那麼對特朗普指控的所謂「通俄門」早就破產了,也就不會有後來的彈劾等獵巫行動了。

這樁案子就這樣被摀了四年,一直沒有任何進展。但是現在,FBI承認里奇的電腦還在他們手上,而且承認案子還在查辦當中。

我們不知道背後究竟發生了甚麼,但這的確令人很感興趣。是不是真相要大白了呢?我們還需要進一步關注。

中共取消美外交人員赴港澳免簽證

美國在7日制裁了14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今天遭到了中共的報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對等制裁美國有關人員。

華春瑩表示,中方決定對「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負有主要責任的」美國行政部門官員、國會人員、非政府組織人員及其直系親屬實施對等制裁。同時取消美方持外交護照人員臨時訪問香港、澳門豁免簽證待遇。

不過到我們截稿時間,還沒有看到中共官方給出制裁名單。

其實,中共自稱對等制裁,實際根本沒有辦法對等制裁。因為美方制裁的是中共副國級的官員,而中共只是針對一般持外交護照人員,這根本談不上對等。

而且這些官員當中,不少人把二奶、三奶甚至七奶、八奶和他們的私生子都送到了美國。在美國都有大量的金錢資產,囤積著大量的財富。所以美國的制裁,會讓這些人偷偷地咧嘴叫苦,甚至可能背地裏咒罵某個人。

而美國的官員別說甚麼七奶八奶,就是有點緋聞,都會難以立足。比如9日我們談到的埃里克‧斯沃維爾(Eric Swalwell),這個民主黨很有潛力的年輕聯邦國會議員,跟中共的美女蛇間諜方芳有性交易,現在已經被開除出了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呼籲,應該講斯沃維爾開除出眾議院。

就是說,美國如果有這種事,會被吵得沸沸揚揚。這還是民主黨的議員,左派媒體並沒有報道。如果是共和黨的議員,左派媒體會炒個不停。所以中共所謂的對等制裁,不過是口頭上的對等,用來欺騙一下國內的百姓。

我看到有網友說,「中共如果真報復,可以把拜登的勾當、民主黨的勾當都曝光出來,然後把這些美國人都送進監獄」。

中共特工可入瑞士調查中國人

美國制裁中共這些官員,就是因為它們幫助中共侵害香港人的自由,侵犯了人權。這些美國來說,是絕不能容忍的。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不能容忍中共侵犯人權,可能是所有西方國家都不能容忍的。但事實並非如此,瑞士就與中共簽過一份協議,允許中共特工進入瑞士調查非法居留在瑞士的中國公民,以便將他們驅逐出境。

這份協議的簽訂時間是2015年12月8日,協議有效期長達5年。簽署雙方分別是瑞士聯邦移民事務秘書處和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這份協議一直保密,直到今年8月瑞士尋求續簽,協議才被媒體披露出來。

關注亞洲人權的「保護衛士」組織獲得了這份協議的官方英文版本,9日公開了其中的內容。

協議顯示,接到瑞士發出的邀請後,中共公安部挑選兩名「經驗豐富的專家」,前往瑞士執行任務,每人每次在瑞士的任務時間不超過兩周。

他們以普通人的身份入境,但是瑞士方面承諾對他們的身份保密。不僅如此,瑞士還為這些人申請簽證提供便利,而且免除簽證費用。另外,也允許他們根據任務需要,與中共駐瑞士大使館和中共國內公安機關聯繫。

大家可以想一想,中共對哪些海外華人感興趣呢?很可能是那些在中共內鬥過程中落敗、然後逃往海外的人。或者是因為信仰、人權等原因,為逃避中共迫害的人。

如果是第一類人,咱們就不說甚麼了。如果是因為信仰、人權等原因,為了逃避中共的迫害的人,這些人如果被瑞士驅逐出境,他們很可能面臨著中共的迫害。

我們以前就聽說過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事,這些事很可能降臨到這些被驅逐出境的人的身上。如果是這樣,瑞士這麼做是在幹甚麼?是不是助紂為虐?

它與中共簽署的這項協議,已經使那些逃避中共迫害,前往瑞士的中國人處在了極其危險的境地。換個角度說,瑞士已經向魔鬼出賣了信任他們的中國人。

所以我們提醒大家,這個世界太險惡,一定要擦亮眼睛,認真分辨善與惡。

YouTube新規:不許說大選虛假

最後,還是要跟大家說一下YouTube的新規定。其實9日已經說了,但是可能還有很多人沒有看到,所以10日還得重複。

YouTube已經聲明了,從9日開始,將刪除指稱美國大選存在著舞弊欺詐的所有影片。他們會在幾周內,刪除得越來越厲害。其實9日下午的直播,我們就被取消了任何收入。以前是黃標,現在直接給變成黑色。

對於YouTube的做法,9日我已經說了很多了,就是逼著人們必須說假話,或者改話題,或者離開YouTube。只要再說大選有欺詐,只要再說大選是政變,那就殺無赦。

所以我們希望各位朋友,儘快給我們發送email,我們在想出應對措施後,會在email裏面及時與您聯絡9日我已經收到了至少1,500個郵件了,因為一下子收到得太多,所以我也不能一一地回覆,還請大家原諒。

在這個悲哀的階段,我們必須要做好兩手準備,所以請大家相互轉告吧。《新聞看點》的郵箱是xwkd2017@gmail.com,請大家記下來,沐陽代表《新聞看點》謝謝大家。

以上就是10日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記得把它分享出去,這不僅是幫助我們,也是在幫助您自己,更是幫助許許多多的人。

在10日的會員區,我們會繼續來講述華盛頓將軍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