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對維權人士的言論監控升級。近日,江蘇維權人士史庭福和朋友聊天時表示他作為有良知的中國人支持特朗普,隨後遭國保傳喚甚至遭跨省調查。

原山東維權人士、中國民主黨監委界立建告訴《大紀元》記者,近日他因和南京的朋友史庭福聊天緒舊,不料史庭福被以「尋釁滋事」傳喚,同時山東國保再次上門騷擾界立界的父親界子桂。

界立建說,他與史庭福在2015年香港紀念「六四」燭光哀悼現場相識,也曾在前往蘇洲祭奠林昭時相遇。他談到當天的聊天情形,「史庭福講述的是他自身的痛苦遭遇。電話拿起來就放不下,因為他有太多的悲慘的經歷想要傾述。」

界立建介紹了史庭福的遭遇。他說,史庭福早年被黑社會打傷,賠償、控告無門,反被陷害坐牢,對方欲置他於死地。黑社會是紅二代,在南京開了很多娛樂場所、公司、飯店,甚至開業時有公安局長剪綵,勢力很大。

1999年史庭福因傷下崗,失去工作,愛人離婚,兒子生病,擺地攤還遭黑社會拳打腳踢。史庭福被迫去北京上訪,2001年被以「敲詐勒索罪」判刑四年。開庭的時候沒有旁觀者,沒有律師,也不通知家人。判決書過了幾天才給,一看判決書上判了4年,上訴不給紙筆,讓犯人打他。錯過了10天上訴期。

在看守所,史庭福被打暈過去,打吐血,腿摔骨折,包括手骨折、骨裂,都得不到醫治,被逼一冬天睡在水泥地上。到現在下雨天頭疼,氣管炎、哮喘很嚴重。

「就讓你沒有記憶力,手打斷不能寫,腿不能上訪,他們這種手段特別殘忍。」史庭福告訴界立建,「我當時都不想活,到今天為止也是為了孩子活下來。最傷心的是2003年3月15號,14歲的兒子流浪時被綁架,被毆打砍傷,看到兒子被砍的傷口心像刀絞得難過。這個社會沒有喊冤的地方!」

「不上訪不知道難,不打官司不知道黑。」他說,史庭福經過這些經歷之後,才知道司法腐敗,紀檢、督查部門都有,但都是擺設。父子被打了幾次,兇手逍遙法外,醫藥費不付,因為告狀坐牢,家破人亡,孩子受傷失學。

2018年11月2日,史庭福的兒子史竟按照正常手續到日本旅遊,在南京飛機場被綁架,拘留十幾天。史竟身體也是不好,哮喘被搶救。「兒子沒有任何罪啊,就是在微信上聲援王全璋、朱承志啊,甚麼都可以抓起來。跟兒子在這個國度遭了這麼多罪啊!」史庭福很傷感地對界立建說。

史庭福現在60多歲了,1979年工作,在被扣了工齡後一個月只能拿1100多元,連低保都不如,對生活上經濟上的打擊很大。兒子沒錢結婚,也不敢談朋友。史庭福的案子也影響到兒子的工作和談朋友。

界立建介紹,史庭福表示他不是奴性的人,儘自己的力量為社會發一點光。史庭福說:「像奴隸一樣,給你吃一口,讓你做一個老實人,不發聲的人。」

史庭福從監獄出來後,覺得這個社會要有信仰。史庭福說:「一個社會、一個人如果沒有信仰就沒有靈魂了,也就沒有道德了。所以一個人做甚麼事情,以良知、上帝安排的旨意去做。」史庭福多年一直在做公益,比如關心良心犯家裏的老人、孩子,為了不招致打壓,一直默默地做。

史庭福跟朋友聊天時還說,「我和特朗普一樣都是屬豬的,特朗普比我大一輪,都是6月14號生日。我相信特朗普是上帝的兒子,上帝派來的使者。」史庭福2016年就支持特朗普,曾打出「美國總結特朗普您是上帝的兒子」橫幅。

界立建表示,史庭福想在這個社會上吶喊,希望有這樣的環境。但是在大陸不能發聲,不能說話,「現在不讓吶喊,不讓控告,哪有這樣的時代?過去還有滾釘板、告御狀都有。」

史庭福請界立建幫忙傳話給媒體和特朗普,轉達對特朗普總統的支持。史庭福說,「有道德、有良知的中國人,百分之百、二百的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是上帝派來的使者,上帝的兒子,他拯救美國人民、拯救這個世界。我們在大陸沒辦法說話,最好給特朗普在推特上把我的話多發幾條。大陸有道德、有良知的人全部支持特朗普,我可以講我代表很多中國有良知的人,最少幾萬、幾十萬……叫特朗普總統一定要堅持,上帝的兒子要為上帝、為人類做貢獻。這是關鍵的時刻。」

「國內的維權人士很多都支持特朗普。如果允許遊行,我都號召大家去遊行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是美國人民選出來的,我們尊重特朗普也是尊重美國人民。」史庭福在電話上說,之所以支持特朗普,是因為「他(特朗普)是一個有道德理想的人,首先他講每句話都是誠信的,不是像政治騙客講一套做一套,他是愛這個國家愛人民用心去做事。所以不像很多奧巴馬那些前期總統,打些太極拳,慢慢動,在原地。特朗普是不一樣的,是說到做到的人,這麼富有不拿工資,把錢捐出來,奧巴馬當了總統拚命地撈錢。」

史庭福一再強調,「有道德、有良知的人特別支持特朗普,他是上帝的使者!有良知的人很尊重他、很愛戴他的。我也是基督徒,他是上帝的使者,上帝的兒子。在推特上把我們的想法讓特朗普知道,不是你一個人在奮戰,美國幾千萬人民在支持你,還有中國人民、全世界很多人都在支持你。將來在美國特朗普就是最偉大的總統。特朗普受了不少委屈,好事多磨。把祝願帶給他。發給他看看也是一種力量,給他一點力量。」

12月5日,史庭福被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傳喚,以「尋釁滋事」被傳喚到派出所數小時,下午4點多才放出,被威脅「不讓亂說,後果自負」。

界立建表示,「我們的通訊都被監控了。國保追問史庭福跟我是甚麼關係?為甚麼跟我聯繫?背後有甚麼組織?另外史庭福最近接受新唐人《中國禁聞》採訪講述在南京看守所黑幕,被警告『不要亂說,後果自負』。」

而界立建至今無法聯繫上父親。界立建說,「南京國保還聯繫了山東地方政府(也可能是推特發言被山東國保監控),高唐縣國保頭子劉東拿史庭福的照片問我父親認不認識,有沒有到山東來過?威脅說再摻合史庭福和董瑤瓊事情,直接把我父親抓南京監獄過年。威脅大冬天要把父親交給南京去拘押,永遠回不了山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