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中國大陸多家媒體都刊登了《鍾南山:武漢地區新冠危重症患者死亡率近40%》一文。只因當天,「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CBioPC2020中國生物製品年會』上表示,重症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死亡率非常高,全國範圍內的統計顯示,重症新冠患者死亡率為1.4-4.5%,武漢地區的危重症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患者死亡率約40%」。

然而,未等中國人驚掉下巴,中共官媒就開始進行「精神按摩」。11月21日,中共有官媒立即刊發、轉載《意大利去年9月或已有新冠病毒!鍾南山公佈一個新數字》一文,試圖將民眾的視線從驚人的「死亡率」上挪開。

文章說,「根據官方統計,武漢在院重症病例數量最高峰時為2月19日的9689例」,而「到9月2日,武漢因疫情死亡的人數共3869人」,因此,「這兩個數據相除得出比率為39.9%,與鍾南山院士團隊研究數據很接近」。

首先得說一下官方統計的「3869人」。按照上面的說法,從今年2月到9月,武漢死於疫情的人數只有三千多人,這實在假的離譜。而將這一數字與「在院」、「最高峰」患者數相除,就能得出39.9%的死亡率,也十分荒謬。

那時,染疫的患者有多少能住進醫院,從湖北導演常凱臨終前在遺書上的血淚控訴就足見一斑。中國有身份、有地位的中產都住不進醫院,更何況普通人!當時,國內已有不少媒體在報道,醫院「一床難求」。

要想探知武漢真實的死亡人數,其實不難。今年6月,美國在最新的調查報告中提到的三項數據足以為我們提供參考:

其一、火葬場的工作量。武漢各家火葬場原來一天只營業4個小時,可從1月25日之後,工作時間就增加到每天24小時。而武漢有8家火葬場,其中7家的資料顯示,平均每天要火化680具屍體。

其二、移動焚屍爐的數量。到2月19日,武漢又從外地調來了40個移動焚化爐。也就是說,因染疫死去的人已經多到無法在火葬場進行焚燒了。

其三、骨灰盒的數量。從3月23日開始,武漢市政府允許居民領取骨灰盒。根據死者家屬領取骨灰盒的數字來看,該報告統計死亡人數應該是3萬6千人,是當時政府公佈的2500人的10倍以上。

有意思的是,2月7日,中共官方曾公佈,武漢當天的死亡率是3.14%。如果按「10倍以上」來算,結果就與鍾南山此時公佈的死亡率十分接近了。也就是說,鍾南山所說的40%的死亡率極有可能不是「在院」、「最高峰」患者的死亡率,而就是武漢整個地區染疫死亡的真實情況。

鍾南山一不小心說了大實話,中共肯定心急如焚,想趕緊救火、滅火;因此,明知自己的數據假的離譜,也要硬著頭皮說出來。

一方面,中共對鍾南山的非官方發佈不滿,但又不想否定他,畢竟他是中共自己認定的權威;否定他,就等於在否定中共自己;無奈之下,只能為那「40%」找說法。

另一方面,趁著第二波疫情有到來之勢,繼續給國內的無知民眾洗腦,讓他們相信中共抗疫已取得成功,更不可能在統計上造假。同時,想再次向老百姓證明自己的偉大、光榮、正確:鍾南山說對了,與官方一致,只是沒說清楚而已。

此外,中共官媒刊發的文章開篇就提到,11月11日,《腫瘤雜誌》有研究表明,意大利去年9月就出現了SARS-CoV-2(中共病毒)特異性抗體呈陽性的人群。央視新聞稱,這意味著,「病毒在意大利的存在時間又往前推了5個月」。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甩鍋意大利,並非中共第一次。今年3月21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就刊登了《意大利知名專家:中國疫情爆發前,病毒或已在意大利傳播了》一文。喉舌央視也以「意大利專家:高度疑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或於去年底已在意大利、英國出現」為題進行報道。隨後,大陸一些知名媒體也紛紛進行轉載。

但實際情況是,那位意大利專家幾日後就在《羅馬日報》上公開指稱,中共官媒對其言論「斷章取義」,是其「對內和對外的政治宣傳」。他曾說,「在我們知道病毒在中國爆發之前,病毒起碼已在倫巴第大區傳播了」。其實這話已經點出,中共刻意的隱瞞了疫情在中國爆發的真實情況。

他甚至還援引美國《科學》期刊的研究指出,「毫無疑問,這病毒是中國的」,且開始傳播的時間可能早於去年11月。這句與上句無疑都指向了一處,那就是中共的掩蓋、瞞報。而令他更為「詫異」的是,對於他所重申的那些真話,中共官媒卻從未進行過報道。

不僅如此,在時隔8個月後的今天,中共又把這口鍋扣在了意大利的頭上;又搬出甚麼雜誌、教授,企圖甩鍋成功。然而,中共此番能否成功,從它把失敗的伎倆再次用在意大利身上就可猜出個大概。此外,中共如此急滅火、急甩鍋,也再次讓其內心的恐懼盡顯。

武漢死亡率40%一經宣說,就把中共嚇得夠嗆。可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之高已成為中共的死穴。如此致命的病毒在中共的瞞報下,不知害死了多少無辜的生命,但最終都將成為中共難以償還的血債。今年10月,已有調查顯示,14國民眾認為是中共處理疫情不力,從而導致了病毒在全球蔓延的平均中位數為61%。

如今,中共病毒禍害全世界,既歸因於中共隱瞞真實的數據,更由於它一直在掩蓋病毒的真實來源。要知道,病毒來源問題也同樣是中共的死穴。

這月初,美國《紐約時報》報道了有關中共病毒源頭難以調查的問題。其中提到,今年2月時,中共就與世界衛生組織勾結,想方設法阻止國外的科學家在中國調查源頭。而最近,中共又批准了一份所謂外部調查人員名單。但世衛組織已同意,要將調查的關鍵部份,即「關於中國首批患者和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交由中國科學家來主持。看來,堅決不讓外人來查病毒,已成為中共死守的一道防線了。

然而,無論是千方百計的攔著,還是不顧一切的甩鍋,中共最終暴露的,都是它自己的心虛和膽怯。中共掩蓋、謊報數據,自然就怕類似「死亡率約40%」這樣的真實數據曝光。中共洩漏病毒,導致全世界深陷災難,自然就怕自己這個罪魁禍首的真實身份被昭然若揭。但無論懷揣著怎樣的恐懼,中共都難逃被清算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