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歇根州一法律團體提起訴訟,指控在該州底特律市,選舉官員公開鼓勵選舉舞弊,案件涉及數以萬計的虛假選票及其它破壞選舉的行為。

《聯邦黨人》雜誌(The Federalist)在11月12日報道,密歇根州的保守派非牟利法律團體「五大湖司法中心」(Great Lakes Justice Center,以下簡稱GLJC)提出訴訟,指底特律的民主黨大本營韋恩縣(Wayne)存在大量非法可疑活動。

韋恩縣今年的投票總數約85萬張,如果訴訟中陳述的內容準確,那麼這些選票中的很大一部份都涉嫌舞弊。

GLJC的訴狀提供了「目擊者描述和直接證據」,稱在11月4日凌晨選舉工作人員換崗期間,「大約4萬張」不安全的,遲到的選票由掛著外州車牌的車輛運達底特律唯一的計票點TCF中心。目擊者都簽署了作證宣誓書,指證他們看到這些選票的每一張都是「口頭統計出來的,而且都只給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

其他簽署了宣誓書的目擊證人表示,他們看到另有數萬張選票,在違反選舉法的情況下被清點,有時還是在當地選舉官員的指示下這麼做。據稱,這種行為在大選前、提前投票期間、大選時,以及之後的計票期間都有發生。

起訴書寫道,「在監票員發現TCF中心的舞弊行為後,被告的選舉官員和工作人員將有資質的監票員鎖在計票室外,這樣他們就無法觀察整個過程。而在此期間,數萬張選票被清點了。」

「被告的選舉官員和工作人員允許人工重複計票,但不允許監票員檢查這麼做是否準確。事實上,他們一再阻撓監票員觀察(計票)。」

簽署了作證宣誓書的監票員古斯塔夫森(Daniel Gustafson)表示,他「親眼看見成千上萬被送到TCF中心的選票沒有裝在任何核准的、密封的,或防篡改的容器內……大量送到TCF中心的選票好像是裝在郵件箱裏,箱口敞開著。與法律要求的相違背,這些選票箱和容器沒有蓋子,也沒有密封。」

第一批4萬張可疑選票

關於4萬張可疑選票,簽署了宣誓書的監票員西托(Andrew Sitto)給出了更多詳情。

他說,11月4日凌晨大約4點30分,就在選舉觀察員即將換班的5點之前,兩名負責計票的男子中的其中一人「拿起麥克風,宣佈又一批缺席選票即將抵達,將進行計票。」

「數萬張選票被運進來,放在8張長桌上。與其它選票不同的是,這些箱子是從後門運進(計票室)的。這批凌晨4點30分左右送到的選票也採用了同樣的(計票)程序,但我特別注意到,我觀察到的每一張選票都投給了祖·拜登。」

第二批大量可疑選票

訴訟還表示,除了上述4萬張可疑選票外,監票員庫什曼(Robert Cushman)作證,在11月4日晚上9點左右,他「很驚訝地看到晚上有很多箱新選票被送到TCF中心……我估計這些箱子裏裝有好幾千張新選票」。他注意到,這些新選票上的名字沒有一個是登記選民,投票工作人員本應該對此進行查驗。

「我看到幾個計票台的電腦操作員手動將這數千張選票上的名字和地址添加到合格選民檔案系統(QVF system),」他的宣誓書中寫道,「當我問清點來自不知名、未經核實『人』的選票的依據時,選舉監督人員告訴我,韋恩縣辦事員辦公室已經『查過它們了』。」隨後,庫什曼質疑了包括「數千張選票」在內的計票整個過程。

選舉工作人員應該將每張選票上的名字與州官方名單上的登記選民名字相比對。但相反,庫什曼說韋恩縣工作人員讓投票站員工把這些選票上的名字都加到州選民名單裏,還給他們輸入統一的假出生日期——1900年1月1日。

選舉制度還規定,缺席選民應該在11月3日大選日晚上9點前被添加到州登記選民名單中。但庫什曼說,這類選票的投票者都是在截止日期過後,在地方選舉官員的指示下被添加到名單中。

訴狀說,「這些新選票上的名字與任何登記選民都不相符。」

吹哨人:選舉官員嚴重違法

一名底特律選舉部門的工作人員也簽署了宣誓書,她的身份出於保護原因在此隱去。

這位吹哨人說,在她處理提前投票的工作中,「主管指示我把這些缺席選票的郵寄日期改得比實際日期要早。主管要求所有員工都這麼做。」

她指控,同樣的欺詐行為也發生在11月4日。「(那天)我被指示以不恰當的方式倒填缺席選票的簽收日期——它們不在QVF系統裏,假裝這些選票是在2020年11月3日或之前收到的。我被告知更改QVF裏的信息,讓它錯誤地顯示缺席選票已及時收到並有效。我估計成千上萬的選票都被這樣做了。」

吹哨人說,在9月到11月的每日選舉工作中,「我直接觀察到,底特律市選舉工作人員和僱員每天都指導和試圖指導選民把票投給祖·拜登和民主黨。」「我目睹了這些工作人員鼓勵選民直接投民主黨的票。我目睹了選舉工作人員和僱員帶著選民走向投票處,看著他們投票,並指導他們選誰。」

吹哨人表示,底特律的選舉官員還極力避免核查選民身份。她說,「過去兩周在這個計票點工作時,我的主管特別指示我,不要在別人投票時索要駕照或任何帶照片的身份證件。」

此外,吹哨人還指控存在重複投票以達到舞弊目的的做法。「我觀察到許多人來到計票點親自投票,但他們已經申請缺席投票了。這些人被允許現場投票,不被要求退還郵寄的缺席選票,也不需要簽署宣誓書以證明郵寄的缺席選票丟失了。」

這份訴訟將底特律市、底特律選舉委員會、底特律職員珍妮絲·溫弗瑞(Janice Winfrey)、韋恩縣職員凱西·加勒特(Cathy Garrett)以及韋恩縣計票委員會都列為被告。民主黨已經提出動議,要求以被告的身份加入訴訟,這表示其自願被控這些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