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晚,上百位舉著特朗普旗幟和美國國旗的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

多位選民也用自身遭遇,揭開了當地的一些選舉舞弊內幕。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在當天活動現場,選民揮舞著特朗普旗幟和美國國旗,高喊「別偷我選票」、「停止作弊」等口號。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5日晚,上百位選民聚集在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拉斯維加斯競選總部前,要求公開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多位選民也講述了當地一些選舉舞弊的內幕。(姜琳達/大紀元)

拉丁裔選民艾瑞薩格(Constanza Mancilla De Areizaga)說,選舉辦公室本該核對選民的簽名是否匹配,「然而當我去投票時,他們(工作人員)沒有要求我出示任何身份證明。然後當我們投完票離開時,他們還要交出紙質選票。這些事情都是犯罪。」

拉丁裔選民艾瑞薩格說,當她到現場投票時,投票站工作人員根本沒有核對選民簽名及身份。(新唐人電視台)
拉丁裔選民艾瑞薩格說,當她到現場投票時,投票站工作人員根本沒有核對選民簽名及身份。(新唐人電視台)

不僅如此,她94歲高齡的母親,在已經不是註冊選民的情況下,選務處的人仍表示可以寄郵寄選票給她母親。「他們做了很多的欺詐行為,事實上,他們想寄選票給我母親,她不僅沒有登記而且有老人癡呆。他們想讓她投票,即使我說她不符合投票資格,對方竟說沒關係,說我母親以前投過票。所以有很多欺詐行為,必須讓人知道。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艾瑞薩格說,她住在拉斯維加斯幾十年,從未見過今年總統大選這樣的情況,也深刻感受到左派就是在推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試圖剝奪美國人的憲法權利和自由。

她說,全世界的人都在關注美國,美國是世界自由和民主的燈塔,「而如今我們站在這裏,我們可能要失去這一切。」想到委內瑞拉、古巴等集權政府控制的那些國家,她覺得非常可怕。因此當前也是一場正義和邪惡之間的較量。

「正如你所看到的,這就像一場發生在我們國家的戰爭。拜登不可能像新聞上說的,獲得了比歷史上其他總統都多的選票,這是一個謊言。因為他有像癡呆症的症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所處在一個甚麼地方,他一直躲著。而特朗普總統卻馬不停蹄地參加集會,一天參加5場集會,就像超人一樣。」

選舉辦公室拒絕驗證選民簽名

青年共和黨選民諾思(Lisa Noeth)說:「下午約一點左右,我當時想加入監督計票,結果拍到一位女士說有選舉欺詐的現象,克拉克縣選舉辦公室拒絕驗證她的簽名。」

青年共和黨選民諾思(Lisa Noeth)說,克拉克縣選舉辦公室拒絕驗證選民簽名。(新唐人電視台)
青年共和黨選民諾思(Lisa Noeth)說,克拉克縣選舉辦公室拒絕驗證選民簽名。(新唐人電視台)

還有一位女性選民表示,她一開始沒收到郵寄選票,後來打電話到選舉辦公室詢問,對方只說會重新再寄一張郵寄選票,當選民追問第一次沒收到的選票去了哪裏?如何處理?選舉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卻沒有給出任何回答。

諾思說:「在這間辦公大樓,沒有公開透明,這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我們不知道都是誰碰了這些(選民的)選票。現在的問題並不是(選)共和黨或民主黨,是我們要一個公正合法的計票過程,我們選舉過程的完整性取決於對合法選票的驗證。但很不幸的,克拉克縣現在並沒有透明度。」

下午3點抵達克拉克縣選舉辦公室進行抗議的選民哈斯金斯(Julie Haskins)質疑,計票處允許民主黨支持者進出、參與監票,卻禁止任何共和黨人進門,明顯有問題。

哈斯金斯(Julie Haskins)質疑,計票處允許民主黨支持者進出、參與監票,卻禁止任何共和黨人進門,明顯有問題。(新唐人電視台)
哈斯金斯(Julie Haskins)質疑,計票處允許民主黨支持者進出、參與監票,卻禁止任何共和黨人進門,明顯有問題。(新唐人電視台)

另外,她還指出,每位選民只有一張選票,意味著選民對總統、各自所在選區參議員、法官等等候選人是同時做出的選擇。「怎麼可能公佈了參議員、法官的結果,我們卻不能得知是特朗普還是拜登勝選?然後(拜登)還奇蹟般地多了那麼多選票,甚至有幾個州都是他突然領先?他要求停止計票後,現在卻有新選票?人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我們只投了一張選票。總統票計票早就該完事了,不管誰贏,我們都可以繼續過日子。但我們要求公平公正的計票。今年六月,特朗普總統就已經提到選票欺詐將會出現,現在就在發生,無論你相信與否,都正在發生。」

當前,共和黨就內華達州選舉舞弊一事,已向司法部遞交提告刑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