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宣傳很多優惠政策,吸引內陸人到新疆就業,但有在新疆做項目的農民工,卻被拖欠工程款長達九年。律師分析認為,由於中共治下法院功能的缺失,凡是能和共產黨靠得上的人,都敢明目張膽地拖欠款項,私吞別人的財產。

接上文:新疆礦山拖欠工資 層層轉包被指坑害農民工

河北邯鄲的劉明國日前告訴記者,他於2011年,響應國家號召西部開發,支援邊疆,組織了一百多農民工,去新疆拜城縣鐵熱克煤業公司從事井下施工。

沒想到該煤業公司不跟他們簽署合同,他們只得自行墊付工程款和工人工資1,300餘萬元。「農民工都是弱勢群體,我們從河北跑到新疆,你要求簽合同他馬上就不用你了。當時說國營企業不要虧待你們。」他說,「大家想著,既然來了得掙夠路費吧,就開始先幹活了。」

劉明國介紹,他是這個項目的主要投資者,還有幾個股東。他負責組織召集人員,辦理掛靠公司的手續。「我也是打工的,經常包工程。有的小股東把錢給了我了,打完工別說本金了,工資都給不了人家。」

他說,「現在我們等於是上當受騙了。當時說的是有優惠政策,費用給得高,現在我們的工程款比別家的都給得低。按規定先期必須打工程款、預付款,他讓我們自己墊錢。不但工程款給得最低,低的也不給你。」

劉明國一行於2011年中旬去新疆施工,到2012年年底收工,實在幹不下去了。此後每年,他們都去討要工人工資和工程款,一直沒有結果。

「礦方找各種理由拖欠工資。一開始騙我說有錢了就給,後來說你是招標進去的公司,必須以公司的名義打帳,不對個人帳戶。工人出了委託書,讓我代要工資,就這樣他也不給。原來的公司改制了,讓我重新掛靠公司,後掛的公司沒有幹活,開票可能涉及違規。」劉明國陷入兩難。

無奈,劉明國從2018年底開始上訪,並在網上發帖求助。直到2019年9月份拜城縣鐵熱克煤業公司才補簽了一份合同,給了五百多萬元工資。「現在還有將近兩千萬餘款,礦上的領導人頻繁更換,也不給了。」

農民工工資遭拖欠,劉明國感到度日如年,有時候打個工維持生活。「都是農民工,不是農民工誰跑新疆礦底下幹活啊?都是生活所逼迫。堵著我們們要帳的多了。」

多次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劉明國向記者講述了討薪過種中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關於冀中能源峰峰集團及其下屬公司的三個違法事實:

第一件事,2019年9月,劉明國在新疆阿克蘇機場被非法扣留三十多個小時,限制人身自由。

他描述,「臨上飛機的時候,他把我卡住了,安檢不讓我走。以反恐為名,三個人抓著我不讓動,強行檢查手機,把證據(談判錄音、照片等)刪除完了。我六十多歲了,一個打工的去要帳去了。我拿的行李箱根本沒檢查,機場公安室裏都有監控。到第二天晚上十一點派人押送我到邯鄲。」

第二件事,在礦上施工的時候,劉明國買了九間辦公用房,被礦方強拆。警方始終不立案。

他解釋說,「礦上條件惡劣,一去是小土房,有帳篷,後來我們想長期發展,買了好多設備,投入了好多。給工人找個安身之處。我們買的辦公生產房,有證明人,有財務。非法拆我的房子、資產,這個涉及刑事案件等於犯罪。」

第三件事,今年九月中旬,十幾個人堵住劉明國家門,堵了十幾天,限制劉家人一切人員自由,不讓出門。劉明國的愛人有病(做過二次癌症手術,患心臟病、糖尿病),買菜都不讓出門。

劉明國認定,「冀中能源峰峰集團派的人,這個集團很大,本身就有廠公安。堵門的有我們當地這個辦事處的人,也有公安。這個煤礦跟我說過,我寧肯把這個錢花了政府、花了公安上也不給你。國有企業有勢力,財大氣粗,說話就那麼橫。」

「他們要求我寫息訪書,再還錢。」劉明國表示,他準備走法律程序,但又擔憂,「人家說就等著你去法院,這是新疆。現在多少法官、公安局長都投案了,法院冤判你咋弄?」

礦上有潛規則

當說到工程欠薪原因到底是甚麼?劉明國披露,礦上有潛規則。「說白了就是我們沒有按著礦上的潛規則行事。別人又是送禮又是請客,低頭哈腰才給的。我們一直不給,我們告他他惱了,就是拖著不給你。」

劉明國表示,不適應他們的潛規則。「比如我要一千萬,給他二百萬,他啥理由沒有痛痛快快把錢給你了,他給你錢有理由,不給你他也找理由。咱不適應他的潛規則。」

「我猜測的。不然你有甚麼理由不給我呀?工程完工了,你本身就該跟我結算,到現在我一到新疆要錢,他們出錢動用公權力,政府部門、公安部門搞我。甚至威脅我再去新疆,公安就以詐騙罪判刑。」劉明國反問,「我詐騙你五百多萬你還用在新疆逮我嗎?」

「潛規則很難講,他不說,他就逼著你這樣幹的。」他說。

企業公開資料顯示,拜城縣鐵熱克煤業有限責任公司的主公司是冀中能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疑似實際控制人為河北省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拜城縣峰峰煤焦化有限公司是拜城縣鐵熱克煤業公司的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00%。

拜城縣鐵熱克煤業公司的企業風險記錄十分搶眼,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多達77條,企業法定代表人變更了4次 。

劉明國表示,「實際上他是一家子,父子關係。冀中能源集團投資在新疆成立的煤礦,現在他跟我說是獨立的。欠錢了他就是獨立的,給我錢要總部同意,要錢了總部推得一乾二淨,讓你上新疆去要。一去新疆,來回兩三萬(元)的吃住路費。」

去年,劉明國年逾九旬的老母親病危住院。鐵熱克煤業公司說要給解決問題,必須到新疆。劉明國急忙趕到拜城縣,誰知竟被拖了一個多月,直到母親去世,他都沒能守在床前盡孝。

法院功能缺失 被黨操縱

原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祝聖武向《大紀元》分析表示,在中國,拖欠工程款、拖欠工資、各種各樣的這種不道德和逃避法律責任的問題,非常普遍。這就是中國的現狀。工程款被拖欠的根源,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中國的社會組織、民間組織完全被掃蕩了。以至於凡是能和共產黨靠得上的人,他就有資格有膽量去侵吞款項、拖欠款項,所謂拖欠實際上就是侵吞,私吞別人的財產。因為他就有能力,中國只有一個黑社會。

「沒有民間社會組織可以去和共產黨對抗的時候,凡是能和共產黨扯得上半點關係的,別說是國有企業,哪怕是通過行賄能夠結識共產黨內官僚的人,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侵吞別人的財產。」他說。

第二個原因,是法院功能的缺失。「合同的呈現在歐美等法治發達國家,這個問題不會很嚴重。因為大家都可以在法院尋求一個公平的解決。法院並不能查明所有的真相,最起碼提供了一個中立的,不受任何一方機構操控的裁決。但是中國卻沒有,中國沒有法治。」

「馬列主義的基本思想就是法制是資產階級的腐朽思想,由這樣一個政府來統治的話,民間怎麼可能去相信法院的裁決?這也是導致侵吞工程款的人,他可以明目張膽地幹,因為他可以操縱法院。而被拖欠工程款的人,他就覺得束手無策,因為沒有人可以給他主持公道。」

祝聖武表示,按法律規定,合同糾紛的管轄應該到新疆當地法院,此案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都是在新疆。那麼到新疆當地的話,很顯然是不可能解決的,因為被欠款的人他不可能疏通新疆當地的關係。

「所以你看這個案例,這個人最終他就走向上訪,訴訟成本會比上訪高很多,當然如果一年年上訪的話,上訪成本也是很高的。這就是法治的缺陷,沒有一個現代意義上的法院,這就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