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夫婦確診中共病毒,眼尖航空愛好者立刻發現2架美軍波音「E-6B水星」空中指揮機於美國大陸兩岸飛行;「E-6B水星」被稱最致命軍機,背負「末日軍機」使命。另外,9月30日美軍2架B-1B轟炸機,自關島返回本土基地前先繞道東海。美軍太平洋艦隊於社群發佈列根航母打擊群巡弋菲律賓海域,展演火力的訊息與影片,均引發外界高度關注。

特朗普夫婦確診中共病毒 美軍「末日軍機」升空

10月2日凌晨,有航空愛好者發現2架美軍波音「E-6B水星」(E-6B Mercury)空中指揮機於美國大陸兩岸飛行,時間正是特朗普總統宣佈與第一夫人梅拉尼婭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

有敏銳的追蹤者於社交媒體發訊息說,一架「E-6B水星」波音飛機正於東海岸靠近華盛頓DC上空飛行,另一架正在西海岸俄勒岡州上空。

據了解,美國海軍擁有一支由16架「E-6B」4引擎波音飛機組成的機隊。通常在任何時候,均至少有1架E-6B飛機於空中執勤。而有2架E-6B飛機同時於空中飛行的情況並非沒有過。

但通常情況下,為避免被跟蹤,軍用飛機於空中執勤時通常會關閉其應答器。可是周五凌晨,於空中飛行的2架E-6B軍機處於開著應答器狀態。

著名開源情報從業者蒂姆豪根(Tim Hogan)發推說,由於特朗普總統測試病毒呈陽性,他已預期美軍「E-6B水星」軍機會升空。

豪根貼出一張他發現的「E-6B」軍機於美國東海岸靠近華盛頓DC上空飛行的追蹤圖。豪根說:「這是對一小撮有潛艇彈道導彈(SLBM)和洲際彈道導彈(ICBM)敵手的(威懾)信號。」

綜合看中國、中央社等媒體10月2日報道,霍士新聞向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與美國戰略司令部打電話、發郵件要求確認,國防部一高級官員回覆說:「這純屬巧合。」該官員強調,美軍的態勢沒有改變,特朗普總統仍然是總司令。

豪根隨後貼出另一張追蹤圖顯示,美國西海岸上空飛行的另一架美軍E-6B。豪根說,美軍戰略司令部(Stratcom)想讓別人看到這2架軍機。

《國家利益》雜誌2017年4月23日介紹,波音E-6B水星軍機為美軍武器庫中最致命的飛機,背負一項艱鉅任務。儘管水星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但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可能是五角大樓操縱的最致命的飛機,因為它的任務是指揮陸基與海基核彈道導彈的發射。

據報道,波音E-6B水星為美軍空中指揮所(ABNCP)與通信中繼站,亦被稱為「窺鏡行動」(Operation Looking Glass)一部份。如果發生核戰,美國地面指揮中心(例如白宮)無法使用或被摧毀,E-6水星將負責對美國核力量進行指揮與控制,向世界各地水域傳遞指令,指揮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艦,協助這些攜帶核彈頭的三叉戟潛艇發射彈道導彈(SLBM)。有「末日軍機」(The doomsday plane)之稱。

特朗普總統夫婦確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測試呈陽性消息傳出後,有人猜測,美軍部署空中指揮所是為了對美國的任何敵人發出威懾警告。

美軍轟炸機自關島返本土先繞道東海

陸媒10月1日報道,美國空軍2架B-1B轟炸機9月30日自關島返回美國本土基地。2架轟炸機未選擇最近飛行路線,而是先繞入中國東海上空。報道稱,此為近期內B-1B轟炸機第2次飛出類似「詭異路線」。

據記錄軍事飛行器動態社群媒體「飛機守望」9月30日訊息,呼號分別為「SPICY11」與「SPICY12」的美國空軍B-1B戰略轟炸機,當天自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啟程一路向西北方向飛行,進入中國東海後轉向東北方向飛入日本海,越過日本上空後返回美國本土。

報道認為,美軍B-1B戰略轟炸機刻意繞道東海。此前8月18日「飛機守望」發訊息說,2架美軍B-1B轟炸機自關島安德森基地繞道東海後,返回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斯基地。

美國空軍B-1B轟炸機(左)(USAF)
美國空軍B-1B轟炸機(左)(USAF)

對此,中國軍事人員認為,美軍轟炸機可能利用該機會演練對地、對海攻擊。該航線很可能是一次進入發射陣位、實施模擬攻擊後脫離的典型航線。

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8月27日於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近期,美方加大對華挑釁施壓力度,我們的態度清晰明確:一是反對,二是不怕。

列根航母打擊群巡弋菲律賓海域 展演火力

美軍2年一度「勇敢之盾」(Valiant Shield)軍演9月25日剛結束,美軍太平洋艦隊當日於Facebook發佈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母打擊群於菲律賓海域與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USS America LHA 6)遠征打擊群編隊航行照片,軍容壯盛。

美軍太平洋艦隊於社群發訊息照片及影片可見,列根號航母9月27日繼續於菲律賓海域執行巡航任務、艦上第5艦載機聯隊(Carrier Air Wing 5)戰鬥機升空起飛;9月29日,多架美軍戰機在菲律賓海域護衛列根號與導彈巡洋艦安提坦號(USS Antietam)。戰機於空中編隊飛行、高速轉彎、發射火箭,安提坦號於海上發射5吋艦炮。

美國海軍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艦。(US Navy)
美國海軍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艦。(US Navy)

此前8月初,美國陸軍參謀長詹姆斯麥康維爾(James McConville)於華府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一視訊研討會上說,美國正在重新審視其印度—太平洋地區軍事部署。在評估印太地區各類武器系統部署中,作為美國威懾戰略的一環,他將「長程精準火力」(long-range precision fire)列為當前最優先要務。

麥康維爾表示,美軍還將「成立全方位聯合作戰部隊」,這「將使我們超越」中共和俄羅斯等潛在對手。

8月13日,中共軍方宣稱,將於台海及其南北兩端連續組織「實戰化演練」後,美軍與日本自衛隊持續於東海至西太平洋的巡弋與演練。

中央社其後引述「海軍時報」(Navy Times)報道,美國海軍的演訓,持續向中共傳達,美國決心保護海上自由,包括南中國海自由航行權,並支持區域盟友對抗中共侵略。

此前7月19日至23日,美、日、澳3國海軍於南中國海、菲律賓海域舉行聯合軍演。美方聲明,「美國海軍經常與地區盟友一道操作,通過共同的訓練與合作,加強對地區穩定的共同承諾,並建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7月1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說,美國倡導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正式宣佈美國反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一系列領土主張。

美售韓115枚AIM-9X空對空響尾蛇導彈

同時,美國增加軍售太平洋地區盟友,以對抗中共。台媒《自由時報》10月2日報道,美國國防部旗下負責軍售業務的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當地時間10月1日於官網發佈「新聞稿」,宣佈美國國務院決定通過對韓軍售案,金額為1.581億美金(約45.6億台幣)。

軍售內容包括115枚AIM-9X空對空響尾蛇導彈、50枚AIM-9X響尾蛇導彈訓練彈(CATM)、20組AIM-9X響尾蛇戰術導彈導引單位及20組響尾蛇導彈訓練彈導引單位。該軍售還包含武器系統支持、軟件、地面運輸、導彈技術支持及其它技術支援等。

 

美國空軍最新戰機F-35A發射一枚AIM-9X導彈的瞬間。(USAF)
美國空軍最新戰機F-35A發射一枚AIM-9X導彈的瞬間。(USAF)

美方表示,本次軍售將協助南韓發展並維持強大且隨時可發動的自衛能力。主要承包商為位於亞利桑那州的雷神公司(Raytheon)。此外,美方強調,該軍售不影響區域基礎軍事平衡。

美中兩軍互為「假想敵」爆衝突或局部戰爭?

與此同時,由2018年底中美貿易戰以來,至2020年1月持續蔓延進而爆發至今的中共病毒疫情,令美中關係不斷惡化。兩國軍方亦同步調整戰略,不斷釋出對方為「假想敵」信號。外界關注,美中爆發衝突或局部戰爭機率增加。

美國之音10月2日報道,台灣軍事評論家、亞太防衛雜誌總編鄭繼文表示,美軍與共軍新武器的發展,它的假想敵的目標不約而同地以對方為最大目標。「作為中長期未來的對手,這個角色是可以確定」。

台灣國民黨立委、前陸軍副司令、退役中將吳斯懷認為,雙方近期的動作更多為政治表態,軍事上「秀肌肉」;雙方均無發起戰爭意願,他說:「就中國大陸(中共)的立場,也沒有這個意願,它畢竟在現代武力方面跟美國還有一段落差。」

吳斯懷表示,儘管「擦槍走火」機率增高,「但我個人判斷,不會引發全面戰爭,甚至是較大規模的戰爭,不可能。」他分析,發動局部戰爭必須先準備。美中分別有衛星與北斗衛星,彼此戰場透明度應當相當高。目前沒有兵力調動症候。

鄭繼文亦認為,美中兩個核大國,一旦爆發衝突,很難控制戰爭規模不繼續擴大,目前雙方軍事姿態與應對均不想把態勢拉太大,因此爆發衝突機率不大。他說:「短期內真的發生衝突和戰爭,機率應還是可控的,限制在比較小的範圍。」

另有美國軍事專家表示,美中爆發戰爭的最大風險,是北京低估美國抵制其擴張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