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幅清代17世紀的木版畫。在畫中,唐玄宗端坐椅中,李白奉詔入宮,正用毛筆在紙上寫著甚麼。內侍監高力士為他脫靴,楊貴妃手捧硯台站立於後。大詩人當時是在起草回應渤海國的番書,還是創作新的應制詩呢?史料對此並無定論。不過,這並不影響故事的流傳。聖朝高士名震京城,風采無人能及。

天寶元年(公元742年)的秋天,唐玄宗下詔,召李白入京。詩人得聞此訊,欣喜振奮,揮筆寫下《南陵別兒童入京》:「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這一天,距《大鵬賦》問世已有十七個年頭。李白歷經酒隱、乾謁和漫遊,不走科舉之路,終於迎來了大展宏圖的機遇。他躊躇滿志,跨馬離家,踏進了長安的政治核心——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宏大的宮殿大明宮。

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長安

公元7世紀和8世紀,隋唐的都城長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是東亞的文化中心。這座光彩奪目的國際大都會,吸引了大批外國使節、商人和僧侶。在唐朝的鼎盛時期,長安的常住人口超過百萬,其中「胡人」約有十萬。王維的詩句「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描述了當時萬邦來朝的盛況。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的黃金時代。自唐太宗的「貞觀之治」到玄宗的「開元盛世」,李唐王朝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政治、經濟、軍事、文化都達至巔峰,疆土穩固,國泰民安。歷代國君禮賢下士,對儒、釋、道三教都採取兼容政策,這種海納百川的氣度促進了南北文化的融和與對外交流,國內文人積極進取、渴望建功立業。社會欣欣向榮,蓬勃向上。

唐玄宗李隆基
唐玄宗李隆基

繁華、自信、包容、大氣磅礴——盛唐的氣象和精神,令李白激情澎湃。他渴望施展抱負,建功立業。

李白被唐玄宗供奉翰林

李白與大唐天子初次相見,是何情形?李陽冰的《草堂集序》裏寫,「帝嘉之,降輦步迎,以七寶床賜食於前,親手調羹。謂曰:『卿是布衣,名為朕知,非素蓄道義,何以及此?』」

李白受到的待遇可是極高規格:唐玄宗下車,步行迎接,對李白說:「你是一介布衣,我早就聽說了你的大名,假如不是你素來積蓄了很高的聲望,怎會有今天的殊榮?」唐明皇賜給李白七寶床,還親手為他調製羹湯。皇恩浩蕩,足見李白與這位盛世君王的深厚緣份。

唐玄宗在位44年,是統治唐朝最久的皇帝。他27歲登基後,勵精圖治,締造了「開元盛世」。此外,他還是一位頗有成就的音樂家、書法家和詩人,傳世詩作七十多首。他在位期間,唐朝湧現了許多登峰造極的文藝作品。

這次李白進京,是由於道士吳筠、玉真公主和賀知章的舉薦。玄宗非常欣賞李白的才學,命其供奉翰林,身份是翰林待詔。

翰林院始創於唐朝,匯集了當朝最優秀的文人。李白在那裏專司何職?《草堂集序》寫:「置於金鑾殿,出入翰林中,問以國政,潛草詔誥,人無知者。」皇帝宴飲或是郊遊,李白都陪侍左右,另外他也為聖上草擬文告,不過據李陽冰所寫,別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風流才子的三首《清平調》

在一個美麗的春天,唐玄宗騎著白色寶馬「照夜白」,楊貴妃乘坐步輦,二人來到興慶宮的沉香亭賞花。滿園牡丹盛開,紫、紅、粉紅、純白四色,爭奇鬥豔。玄宗坐在亭中,目睹國色天香,「意有所感」。梨園的藝人們正準備歌唱起舞助興,玄宗說:「賞名花,對妃子,豈能用舊日樂詞?」於是,他派著名樂師李龜年手持御用金花箋宣召李白進宮,讓他即刻寫出《清平調》三章。

《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
《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

醉意朦朧的李白接旨前來,用水打濕面頰,醒了醒酒,提起筆來,在金花箋上一揮而就。三首詩由李龜年呈上,唐玄宗看過非常滿意,吹起玉笛為李龜年伴奏,君臣共同演繹新詞,貴妃笑飲葡萄美酒,一班人十分盡興。自此,皇帝對李白更是讚賞有加。

這三首《清平調》流傳很廣,後人給予很高的評價,特別是第一首獲得最多讚譽:「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清人沈德潛在《唐詩別裁》裏寫道:「三章合花與人言之,風流旖旎,絕世丰神。」《唐詩選勝直解》云:「《清平調》三首章法最妙。第一首賦妃子之色,二首賦名花之麗,三首合名花、妃子夾寫之,情境已盡於此,使人再續不得。所以為妙。」

宮中行樂的應詔詩 

詩作皆上品

李白還創作了一些描寫皇帝在宮中行樂的應詔詩,這些作品文字華麗、描摹生動,映襯出盛唐的雍容氣象。

天寶二年(公元743年)春,李白在長安的宜春苑侍從唐玄宗遊苑,奉詔而作《侍從宜春苑奉詔賦龍池柳色初青聽新鶯百囀歌》。

東風已綠瀛洲草,

紫殿紅樓覺春好。

池南柳色半青青,

縈煙裊娜拂綺城。

垂絲百尺掛雕楹,

上有好鳥相和鳴,

間關早得春風情。

春風捲入碧雲去,

千門萬戶皆春聲。

是時君王在鎬京,

五雲垂暉耀紫清。

仗出金宮隨日轉,

天回玉輦繞花行。

始向蓬萊看舞鶴,

還過茝若聽新鶯。

新鶯飛繞上林苑,

願入簫韶雜鳳笙。

「春風捲入碧雲去,千門萬戶皆春聲。」這一句把春天的鳥鳴、雲彩、東風等意象交織在一起,勾勒出充滿動感的立體圖景。

《宮中行樂詞》十首組詩也是同年春天所作,現存八首。

根據孟綮在《本事詩‧高逸》中記載,當時唐玄宗在宮中遊樂,對高力士說,「對此良辰美景,怎麼能只以奏樂為樂?如果有天才詩人吟詩歌詠才好啊。」於是,玄宗下令召李白前來,派人在他面前鋪開「朱絲闌(欄)」,也就是畫著紅格的紙張,命其當場作十首律詩。

李白才思泉湧,十篇五言律詩即刻成文,律對精絕,字跡雄健、龍飛鳳舞,詩作和書法皆為上品。其中第七首寫道: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

宮鶯嬌欲醉,檐燕語還飛。

遲日明歌席,新花豔舞衣。

晚來移彩仗,行樂泥光輝。

前四句描寫冬去春來的景象,又以擬人手法描摹黃鸝、燕子的神態,宏觀和細微兼備。後四句寫宮中行樂的盛況,表讚頌之意。

次日早朝,天子召李白上殿。李白宿醉未醒,兩眼帶有朦朧之意。

飲中八仙

元 任仁發《飲中八仙圖》
元 任仁發《飲中八仙圖》

李白喜愛飲酒,供奉翰林期間,他結交了許多善飲的名士,其中賀知章、崔宗之、李适之、李璡、張旭、蘇晉、焦遂與李白並稱「飲中八仙」。杜甫在《飲中八仙歌》裏描繪了「八仙」的醉態,把李白的狂放給寫活了:「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清代詩論家葉燮在論著《原詩》裏寫道:「李白天才自然,出類拔萃,然千古與杜甫齊名,則猶有間。蓋白之得此者,非以才得之,乃以氣得之也。……觀白揮灑萬乘之前,無異長安市上醉眠時,此何如氣也!」

李白曾與「飲中八仙」之一的崔宗之一起乘舟,從安徽的采石磯到金陵(南京),當時李白穿著宮錦袍坐在船裏,旁若無人。(《舊唐書.文苑傳下.李白》:「嘗月夜乘舟,自採石達金陵,白衣宮錦袍,於舟中顧瞻笑傲,傍若無人。」)(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