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已深陷鴉片類藥物濫用危機,為何佔世界人口總數5%的美國人消費了全球80%的鴉片類藥物?而中國這個化學制劑出口大國,卻自稱「在控制芬太尼濫用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事情的真相,到底是甚麼?

華盛頓智囊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7月22日發佈《美國的鴉片類藥物危機國內和國際層面》系列報告,由研究員Vanda Felbab-Brown所寫的〈芬太尼和地緣政治:控制來自中國的毒品 〉,提供了許多詳實的數據和中、美兩國就打擊芬太尼的有限合作,有助於大家了解這場毒品戰爭的基本圖譜。

武漢:芬太尼之都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原料藥出口國,從原料藥產業鏈剖析,原料藥的上游是醫藥中間體,再往上走是精細化學。報告說,中國各地受政府支持的製藥廠加起來有5,000多家,就基本化學品和化學品前體的出口而言全球第一,1,000億美元的營業額也在全球排第一。

報告說,中國的化學品製造商和分銷商加起來有16萬至40萬家,其中許多是未經合法批准經營的地下工廠,還有一些躲在空殼公司的後面,但大多數都能夠生產芬太尼,只不過隱藏在龐大的化學產品生產中。一家私營企業表示,該行業每年創造約1,000億美元的利潤。

報告說,在2019年中國法規發生重大變化前,從東邊的河北省到西邊的新疆省,到處都有製造芬太尼的廣告,在網絡搜索中輕易就能找到。例如2017年,有近100家中國公司在總部設於杭州的維庫網站(weiku.com)上公開銷售芬太尼。

武漢市因毀滅性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而聲名狼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武漢還有「芬太尼之都」的名號。芬太尼最大的一家出口商在武漢,其經銷的芬太尼不僅銷往美國,還銷往俄羅斯、科威特、瑞典、巴西和其它20個國家/地區。今年7月,美國政府以走私芬太尼和「販毒」為由分別將中國5名個人和2家公司列入制裁名單,其中一家也在武漢。

為省運費 直郵美國的芬太尼更毒

芬太尼怎麼流入美國?報告提供了以下數據:2015年,約有206億來自中國的包裹經海路、空運及美國郵政服務抵達美國;僅在2017年,通過郵政服務運達的就有近5億包裹。為了逃避執法,托運人使用一票多件轉運(multiple package transfers)、虛假身份、貼錯標籤等方式,郵寄芬太尼、甚至藥丸機。

根據美國緝毒署(DEA)的數據,2016和2017財年,在美國執法部門從國際郵件中查獲的芬太尼中,來自中國的佔97%。

報告指出,芬太尼的前體藥物會被隱藏在合法貨物中,從中國運往美國。有時經過數十個中間商和貨運代理,或以類似方式到達墨西哥或加拿大,然後被販運到美國。而為了減輕重量,從中國直接郵寄到美國的非法芬太尼的純度和效力,往往比從墨西哥販運的芬太尼大得多。中國的芬太尼非法商人,通常是不起眼的夫妻檔,為了省運費要純度高的芬太尼,而權勢強大的墨西哥罪犯集團則為了儘可能增加街頭銷售量,要純度低一點的。

報告說,自從芬太尼危機以來,美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政策,國內的政策包括設立緝毒署特別任務組和芬太尼分析項目,創建芬太尼數據庫,從美國緝獲的毒品中收集樣本,以便追蹤芬太尼到中國的某個地區。但是,目前的數據庫還不足以跟蹤到中國的特定城市或工廠。對外政策則努力說服中共政府攜手打擊芬太尼。

美國執法人員不斷受挫

在美國的敦促下,中共政府關閉了一些非法在線供應商。例如根據北京自己的報告,2017年關閉了1,700個網站、逮捕2.1萬人,緝獲了10.8噸管制物質和52噸前體化學物。同年還調查了14萬宗毒品案,摧毀317個秘密實驗室,完成16.9萬個逮捕行動。

但是這些零星的行動還不足以扭轉形勢。芬太尼易於合成,中國技術員略微更改化學結構,就能生產新的芬太尼化學變體,製造出一種尚未被禁的新型類似藥物。美國執法人員不斷受挫,難以應對如此規模龐大的製毒行業。

報告說,直到2019年4月,中共政府採取行動把芬太尼的所有變種歸為一類,列入受管製藥物的名單,而不是在該藥物上市後單獨將每種新版本加入禁藥名單。外界相信當時中共是為了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向美國示好。

儘管如此,中共能否真的執法?報告指出,中國幾個相關部門經常缺乏協調,對抗、推卸責任經常發生。藥品檢驗傳統上,設施集中在沿海大城市,而非法生產則存在於較貧窮的農村地區。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只有2,000名檢查員,面對數以十萬計的生產化學品的設施,每年進行的檢查數量僅上百個。執法行動也仍然很有限。到目前為止,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並未表現出明顯加強監控能力。

中共會勤於執法嗎?

此外報告指出,「執法通常留給當地政客,他們的政治生涯和政治生存遠不是依靠執行法規,而是依靠推進中共政府的經濟利益,政府認為創收和創造就業機會對於維護中共的統治和穩定至關重要。」中央的政府官員通常很少了解省以下一級的商業活動,及它們與非法經濟的聯繫。

簡言之,報告認為中國的國家級執法往往是選擇性的,作為加強中央權力的工具部署,而不是堅持一個一致的法律規則。

在中共宣佈對91家製造商和234家分銷商進行「嚴格監管」,警告它們不要出口芬太尼或相關藥品,並採取了一些重點行動後,一段時間內芬太尼對美國的出口量的確有所下降。

但報告提出疑問,中國勤於執法的可能性有多大?製造毒品的經濟回報仍然很高,公開經營的製造商和分銷商可能只是將業務轉移到地下,或者在合法工廠的掩護下秘密生產。如今的芬太尼合成方法對技術人員的技能要求很低,非法地下工廠可以通過在市場上買到的(合法的)加工原料進行簡單合成,就可以生產大量毒品。

另一個可能性是,中國貿易商將越來越多地轉向分子結構不同於芬太尼的合成鴉片類藥物。例如U-47700和芬太尼的混合物,美國音樂家Prince就因過量服用此類毒品致命。更多報告內容,請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https://www.brookings.edu/research/fentanyl-and-geopolitics-controlling-opioid-supply-from-china/amp/。(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