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經濟遭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及大洪水的雙重打擊,很多企業家在災難面前束手無策,很多工廠倒閉,有的堅持下來了,但堅持下來的老總們已經沒有了鬥志,感嘆實體經濟太難了!殘酷的現實令很多企業家陷入了沉淪和絕望。

以下是大陸財經評論人士「獸財局」的《今年,實業家的心態真的崩潰了》一文。

這周去了成都調研樓市。

成都是一個非常宜居漂亮城市,傳統與現代化相互交融,香氣撲鼻的美食更是讓人流連忘返。

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房價,當地人的幸福度遠超一線城市。

最近幾年,成都房價突然爆漲,所有成都人的內心越來不安與焦慮。

上至公司老總,下至的士司機,跟我聊第一個話題就是搶房。

僅上半年,成都商演了6次萬人搶房,把最低中籤率,打到了0.85%的新境界。

放眼全國,在中籤率最低的20個樓盤中,成都就佔了整整6個。

一位在成都從事酒業的老總跟我說:

前幾天宜賓迎來50年一遇大洪水,有人的酒廠被淹,損失慘重。疫情加上洪水,簡直雪上加霜。

實體行業像蘆葦一樣脆弱,隨便一個黑天鵝都可以置它於死地。

而有些人炒房,因為限價導致價格倒掛,輕輕鬆鬆幾百萬到手。

萬人搶房背後,正是穩賺不賠的套利遊戲。

說到這裏,那位老總感嘆一番,他也打算把餘錢都投放到房地產,所謂炒房誤國,實業興邦都是笑話。

今年實體行業太難太難,沒有哪個老總心態不崩的。

7月安徽發洪水,一個茶企的3000噸茶葉泡在了洪水之中,損失9000萬足以讓一個小企業陷入破產。

髮際線高過了半個腦袋的負責人,站在廠區門口忍不住痛哭流涕,讓一個中年男人落淚沒有比這個更心酸的了。

一個黑天鵝,可以讓一個億萬富翁,變成銀行失信人,變成供應商咬牙切齒的人,這變化誰也受不了。

局長有個朋友在順德開工廠,但是因為疫情,有很多算得上有規模的大廠都倒閉。

我這位朋友堅持下來,沒倒閉,但是他的鬥心已經消磨殆盡。每次見到他都跟我抱怨放手不做,炒房算了,要不建出租房當包租公。

我問這些老總,那你們兒女將來從事甚麼行業?還支持他們創業嗎?

他們無不一例外跟我說,最好當個公務員。

創業在這年代成了蠢蛋,進體制內才是最大的人生贏家了。

實業科技沒人願意幹,無非就是公務員的權力才是巔峰。

而且杭州公務員一年也有三十多萬,有編制福利好,穩噹噹無風險,何樂不為。

只是回頭看高曉松在2017年痛斥清華高材生那個詞:名校是鎮國重器。

對於一個名校生,對國家和社會沒有一點兒自己的想法,反而糾結於找工作,如此小的格局,實在有失清華高材生的身份。

一個名校生走到這裏來,一沒有胸懷天下,二沒有改造社會的欲望,你覺得愧不愧對清華對你十多年的教育?!

兩年前的高曉松怎麼也預測不到,如今中國的學歷通貨膨脹到如此地步,上千清華北大人為一個街道辦職位搶破了頭。

國之重器?

時代變了!

如今的時代,有的人可以乘風破浪,有的人能夠興風作浪,大部份普通人,只能祈禱船先別翻。

而穩住船的重器,最後只剩房地產跟公務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