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為、中興通訊、海康威視、浙江大華到TikTok和微信,美國針對中國科技公司和應用程式的制裁範圍廣泛,影響也很大。但北京並未能採取任何實質性行動來報道、報復。專家認為,這是因為中方回應的選項很少。

2019年,美國將華為、海康威視等中國科技公司納入出口管制黑名單,2020年5月又對華為祭出第二輪制裁,令華為高端晶片面臨斷貨風險。最近兩周,美方更是加緊火力,3周內向北京連發6記重錘,包括9月20日起禁止兩款最受歡迎的中國應用程式TikTok和微信。

中金投創始人向冀(Nina Xiang)8月12日在《日經亞洲評論》上發表文章稱,中共除了作出官方威脅和建立只具有象徵意義的制裁名單外,並沒有採取任何實質性行動來回應美國的舉措。這是因為要想對這個在科技上堪稱全球絕對超級大國進行報復,中方的選項「有限且不足」。

中共為何不敢輕易把美國科技公司作為報復對象

向冀表示,北京可能的報復措施中,最明顯的就是傷害美國科技公司,瞄準蘋果、英特爾、高通、美光科技、博通和波音等科技巨頭。換句話說,針對那些在中國銷量最大的美國公司。從在中國的銷售與全球銷售比例來看,高通、博通和美光科技最容易受到中共任何報復行動的影響。但北京要動他們,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嚴重打擊。因為這些半導體公司的晶片對中國的科技行業至關重要。禁止它們,最終只會讓中國企業受到更大傷害。

而且,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已經讓美國公司減少了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波音公司來自中國的收入從2017年的120億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57億美元,中國銷售額佔全球銷售額的比例從13%下降到7%。不過波音737 Max墜機事件可能也是導致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高通的中國銷售額從2017年的146億美元降到2019年的116億美元,中國銷售額佔全球銷售額的比例從66%下降到48%;而蘋果的中國銷售額從2015年高峰期的590億美元降到2019年的440億美元,中國銷售額佔全球銷售額的比例則從25%降到17%。

被視為是美國科技皇冠上璀璨明珠的蘋果公司,在中美關係緊張之際,最常被人猜測可能成為中共制裁的打擊對象。向冀表示,北京若要報復需要極為謹慎,因為任何針對蘋果的行動都可能引發美國的進一步反擊。與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基本角色類似,美國是當今全球互聯網的基石。在美國反擊北京的「核」武器庫中,除了半導體這一重量級「武器」外,美國還有許多武器可以擊垮中國的整個數字系統。

例如,禁止中國實體使用美國操作系統將削弱中國的科技設備,2019年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在中國享有82%的市場份額。而即使中國國內開發商在競相開發替代軟件,以及像開源的Linux操作系統這樣的替代品,也需要時間讓它們能夠成功運行。美國還可能斷開中國與全球互聯網的連接,因為美國的代理機構有效控制了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ICANN是全球互聯網的日誌管理機構,負責管理域名和IP地址分配等與互聯網相關的任務。

儘管北京近些年來在晶片、機械人、飛機製造、醫藥等高科技產業投下巨資,但在技術上仍然相對落後。向冀表示,即使是在人臉識別和監控技術等人工智能領域,簡單地根據目前的商業化規模、研究論文和投資資金來宣稱中國(中共)的實力,具有誤導性。試想:有沒有中國科技公司,會使美國科技公司缺少它後,美國公司會受到生存的影響,答案是沒有。

美若啟動金融核打擊 將給中共帶來毀滅性後果

中共若採取強硬行動,進一步激化中美關係,路透社8月13日稱,不會排除美方可能將中方排除在全球美元體系之外、從而帶來毀滅性後果。

分析指出,若美方限制中資銀行有關美元計價的活動,將大大損害中共開展海外金融業務的能力,對「一帶一路」計劃形成挑戰,同時也將斷了北京的人民幣「國際化」之路。

中共頂級智囊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家余永定2019年在美國《評論彙編》期刊(Project Syndicate)刊登文章就預測說,若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將重創中國經濟;而且中共在這方面幾乎沒有任何迴旋餘地。

他還說,中方在應對美國金融制裁的前景上也同樣黯淡。「若中國金融機構受限、不得使用美元以及各項重要服務的權利,例如被環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間支付系統(CHIPS)排除在外,很少有(中國)企業能夠扛住這懲罰措施。」他寫道,「中國(中共)政府在這方面的選擇很少。」

如果華盛頓採取行動把中國剔除美元體系將是致命打擊,因為中國多數的跨境交易都是通過美國可以影響的SWIFT系統進行,一旦斷開,將割開中國與世界的交易。連中共經濟官員也公開承認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