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關閉中共領事館是中美建交41年史上首次,令中共猝不及防。學者指出,中共向來以「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態跟謙謙君子的西方政客打交道,佔盡便宜。而特朗普是第一個不怕跟中共對抗的美國總統。中共終於遇到對手了。

瑞雷(Helen Raleigh)是一名在中共統治下長大的學者,目前是科羅拉多百年研究院的移民政策研究員。她告訴霍士,白宮關閉中共駐侯斯頓領事館的行動讓北京當局從夢中驚醒,這是他們從來沒有遇到的事情。

「中共相信叢林法則。那就是,『用實力說話』。」瑞雷說,因此特朗普政府是中共遇到的第一個不怕對抗中共的外國政府。特朗普政府的人願意承擔那些代價。

瑞雷說:「我們可以從關閉中領館一事上看到這一點。他們知道中共會報復,但是他們願意冒這個世界上任何其他人都不願意冒的險。所以說中共終於遇到對手了。」

就在中共官員遵照美國政府命令、撤離駐侯斯頓領事館之後,美國官員7月24日撬開了領事館的大門,接管了這座大樓。

過去一周,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可謂步步緊逼。7月16日,知情人士爆料,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全面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人赴美旅行。美國政府甚至可能撤銷已在美國的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的簽證,將他們驅逐出境。

21日,美國政府突然要求中共關閉駐侯斯頓的總領事館。24日,美國司法部及國務院高級官員透露,此前藏身中共駐三藩市領事館的研究員唐娟已被美方拘捕。她與其餘三名中國籍公民因涉嫌隱瞞解放軍身份而被控簽證欺詐。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對華政策演講,呼籲世界各國與中國人民「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為」。

瑞雷說,蓬佩奧找到了中美之間的問題,那也是中共跟全世界其它國家之間的問題。「中國有一個非常不同的政治和意識形態體系,特別是跟美國這樣的自由國家相比。過去幾十年,自由國家錯誤的認為,只要他們持續接觸中國,接觸中共,最終隨著經濟自由化,中共將改變。中國的體系將變成一個更加自由和開放的社會,就像我們的一樣。蓬佩奧國務卿在他的演講中認識到這個假設是錯誤的,它已經錯了幾十年。」

瑞雷說,「過去的(對華)策略失敗了。蓬佩奧用兩個字總結了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那就是『引導改變』。他們希望引導中共改變行為。」

瑞雷說,特朗普政府希望通過貿易談判、間諜指控、改變簽證政策、關閉領事館等動作,跟中共進行對抗,繼而迫使中共在各個重大問題上回到談判桌。這些行動非常激烈。

而往屆美國政府對中共總是以禮相待,不願意採取激烈對抗的手段,因為他們不願意承擔可能付出的代價。

「過去四十年,中共非常激進的逼近極限……他們希望成為唯一的世界大國,改變世界秩序,以符合中共的意識形態。往屆政府,從布殊到奧巴馬,都擔心對抗的代價——在經濟領域和軍事領域的對抗。由於對抗中共的代價變得如此巨大,以至於往屆(美國)政府,以及其它國家,都不願意面對這種局面。直到特朗普政府。」

瑞雷承認:「代價是避免不了的。只不過是我們願意承受多大的代價。」

然而,不對抗中共、任由中共坐大也是要付出代價的。蓬佩奧在7月23日的演講中說:「如果自由的世界不改變共產主義中國」,蓬佩奧警告說,「共產主義中國肯定將改變我們……確保我們的自由免於中共(破壞)是我們時代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