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打算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來美,並驅逐已在美的黨員及其家屬出境的消息傳出後,在海內外中國人中產生了巨大反響,不僅「退黨」一詞成谷歌熱搜,而且位於紐約法拉盛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接到要求辦理退黨證書的電話不絕,比以往明顯增多。

其中,有一位原大陸央企的「網絡宣傳員」,也就是俗稱的「五毛」,在看到消息後的第二天,立即聯繫退黨中心辦理實名退黨。

「我原來就是五毛」,目前在加拿大定居的穆先生7月17日聯繫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辦理退黨證書,他日前對記者表示,「我一直想聯繫退黨中心、《大紀元》,但一直拖延,看到美國打算驅逐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及不允許他們入境的消息,覺得自己應該儘快去做,不要拖了。」

不過穆先生也說,自己退黨是真心的,不是為了利益,「我人在加拿大,並不會受到此事的影響,我是真心想退,退了才對得起自己,這件事情更提醒我抓緊辦理。」

五毛專門接受培訓攪渾水

穆先生對記者表示,他原在中國中央一級國有特大型化工企業集團工作,該集團的分支機構遍佈全國各地,共有員工十幾萬人,公司有內部員工論壇、貼吧,「網絡宣傳員」就是負責監控、「引導」論壇貼吧上面員工所發表的言論。

「每月單位規定我要發一定數量的『正面導向』帖子,發表『正面信息』,至少10條,對『負面帖子』刪貼,引導『輿論導向』,有考核機制,每月要對發帖、刪貼情況進行匯總,上報宣傳部門,如果不達標會被扣錢。」

「五毛都受過培訓,我的一位朋友還專門被送到中國傳媒大學培訓,學習如何發帖,引導輿論,晚上『實戰』,怎樣駁斥對方、對罵,如何轉移焦點,偷換概念,攪渾水,把是非顛倒。」

中國人的信息來源是有毒的

穆先生說,「網絡宣傳員」的規模、人數相當龐大,央企深入基層分支機構設「網絡宣傳員」,他們歸企業的宣傳部門管理;地方宣傳部所管轄的「五毛」、「水軍」隊伍更加龐大,而且是專職做,按工作量付錢。

穆先生說,由於共產黨嚴控輿論,大量網絡水軍攪渾水,刪貼,有關司法不公、拆遷不公、人權迫害的信息,只要一發出來,就會被刪掉,真相被封殺,「要麼被刪了,要麼被『輿論導向』了,老百姓在信息輸入方面是受控的,甚麼讓你看見,甚麼不讓你看見,全都控制,中國大陸人的信息來源是有毒的,所以得出的結論是錯誤的。」

看完《九評》後覺醒

八零後的穆先生說,自己從小受所謂愛國主義教育,加上讀書、就業都比較順利,真以為「共產黨代表中國」,「愛國就是愛黨」,2011年他為了競爭某個崗位而入黨,直到2014年他通過VPN翻牆,偶爾在Youtube上看到了「九評共產黨」的電視系列片,顛覆了他對共產黨的認識,「我的內心無法平靜,我失眠了,一連幾個晚上睡不著……每天睡覺前就會想起《九評》,對我的衝擊非常大,開始對很多事情重新認識、重新思考。」

「一旦學會翻牆後,就無法抑制了,就很想看到外面自由世界」,穆先生說,當他不斷翻牆看到外面的真實信息後,就感到生活在沒有自由的中國的彆扭,內心非常抑鬱。

「看《九評》之前,我只知道共產黨腐敗,但看了《九評》之後,才知道共產黨的歷史,濫殺無辜,為了經濟和金錢,把中國的環境全都破壞殆盡了。」穆先生說,因為從事化工的緣故,看完《九評》令他觸動最深的是,「與天鬥與地鬥」的共產黨對自然環境的破壞。

穆先生還揭露,自己單位周圍的環境長期瀰漫著一股異味,單位喝的水、用的水,不能用自來水,必須買桶裝水,就是地下水已經完全被污染了。單位為了節省成本,把化工廢料不處理直接排到地下。

「打一個很深的深井,把化工廢料直接排到地下,因為如果處理了廢料再排放的話,要花很多錢,為了節約這個成本,所以就把化工廢料直接通過深井排到地下,環保局來查的時候,內部都是有勾結的,當地政府為了財政收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了撈錢,做著這種對中國人斷子絕孫的事情,真的就像《九評》寫的那樣。」

清醒後的穆先生,決定要擺脫共產黨的桎梏,到海外自由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氣,「我拚命學英語,出國留學來到加拿大。」

穆先生以自己的轉變告訴中國人說,在中國大陸的同胞,得趕快翻牆,只要接觸到自由世界真實的信息,他們自己動腦筋判斷,甚麼是對,甚麼是邪,甚麼是錯,「『天滅中共』已經越來越明顯了,比如北京兩會開幕當天白晝如夜,電閃雷鳴;北京6月端午節那天風雲變色,下起像石頭一樣的冰雹,冰雹如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形狀,這些異象都說明中共政權遭天譴。」

「神已經做得非常明顯了,神在點醒人,種種事件都是叫人趕快清醒,中國人應該去思考,不要再執迷不悟,趕快跟共產黨決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