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舉手機器」申紀蘭死亡

6月28日,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死亡,但中共官媒沒有公佈她的死因。

申紀蘭,是中共現在唯一的一個第一屆連任至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被稱為中共人大的「活化石」。她曾公開說:「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因此又被譏諷為「舉手機器」。

人大審議「港版國安法」 中共呈現九大混亂

同一天,人大常委譚耀宗,與約十名港區人大代表前往北京,出席為期三天的人大常委會會議。

譚耀宗在上飛機之前表示,這次人大常委會議是否討論或者表決「港版國安法」,要到北京才知道。這次中共在香港力推國安法,但當局做法混亂,最少有四大古怪。

古怪一:事先不知道人大常委會是否討論港版國安法

6月28日開會當天,中共才宣布分組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但之前沒有提及會否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作為今年中共兩會的最重要法案,最後一刻才表明態度的情況相當少見,突顯北京某種心存猶豫的狀態。

古怪二:港府官員沒見過草案  人大代表說法混亂

中共人大早前公布了香港版《國安法》草案的所謂「初步內容」,但就連親共官員和人大代表都說不清具體詳情。

草案聲稱,中央政府將在香港設立駐港國安公署,在「特定情形下」對「極少數」國安案件行使管轄權。不過,什麼才叫「特定情形」,誰才是「極少數」,如何行使「管轄權」,草案都沒有提及。

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兼香港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承認,暫時不清楚什麼是「特定情形」。

譚耀宗則表示,如果情況失控,少數案件會引渡到大陸受審,不過又也沒有說明什麼是「情況失控」。

譚耀宗還稱,國安公署不受22條規管。梁愛詩卻說,國安顧問並非擁有「無限權威」,而國安顧問提供的意見不適用,國安委員會未必一定採納。

又如追訴期問題,刑罰年限等等,譚耀宗和港府官員,以及七大人大代表說法不一,解釋混亂。如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不知道如何定義「勾結」,港區人大葉國謙認為最高判刑終身監禁,這比譚耀宗說的3到10年嚴重得多。

古怪三:國安案件由香港特首指定法官

草案規定,香港特首未來會擔任香港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並有權指派法官審理國安案件。

香港一國兩制實行普通法,司法獨立是重要一環,反送中運動中林鄭月娥一再表示無權干擾香港法官判案。如今忽然可以指定法官,明顯觸及到了香港司法系統的核心。國安法一出,香港法治便告死亡。

古怪四:《國安法》是否會凌駕《基本法》

新華社的香港版《國安法》草案提到,香港本地法律若與港區《國安法》不一致,則按《國安法》的規定適用,而該法的解釋權屬全國人大常委會。但有親共法律人士認為,港區《國安法》不會高於或凌駕基本法。孰是孰非,莫衷一是。

這四大古怪,或突顯了北京的派系爭執和猶豫不決。 

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專家孔傑榮(Jerome Cohen)表示,「港版國安法」令香港司法制度出現「戲劇性大變化」,讓中央能夠以「從未想過的方式」操控香港。他認為,整個過程「顯示北京領導層在面對這敏感困難議題,仍存在不確定因素和意見分歧」。

中印衝突 各自增兵

下面關註一下中印衝突的最新進展。

網上軍事雜誌Defence Blog,6月26日引述消息稱,中共向「斗拉奧里地」機場(Daulat Beg Oldi Airport)東南30公里處增加兵力,而印度則也在當地部署逾3.6萬兵力,包括3個步兵師,還有配置主戰坦克與大砲,印度戰機也定期在該區上空巡邏。

曾任印度部長聯盟理事會國防成員、現為國會高級領袖的拉朱(Pallam Raju)稱,中國解放軍已深入德普桑平原(Depsang Plains)印控地區的印方實際控制線內18公里。雖然雙方仍在談判,但進一步的衝突似乎一觸即發。

美國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如果中印衝突升級,將對世界產業鏈會產生很大影響。他認為,這可能對印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印度一直希望從中國移出的產業鏈能進入印度,「現在對印度來說是天賜良機」。

從上次印度總理莫迪高調歡迎美國總統特朗普,說這是兩個最大的民主國家的合作,作為美國的印太戰略,美印之間經濟活動有望增加。

過去幾年印度的經濟增長速度超過了中國大陸。谢教授認為,印度說英語的人口多,民主制度和法治環境優於中國,中國現在面臨外資撤資,全球產業鏈轉移,印度有很大機會。

美國四記重拳直擊中共要害

再看一下中美之間的互動。

中美之間的對抗仍在升級。上週,美國連出4記重拳。

6月25日,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香港問責法》,制裁破壞香港自由人權的中港官員和實體組織。

該法一旦通過,美國將對香港和大陸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相關人員和實體組織,包括金融機構實施制裁,凍結資產,或拒絕入境。

6月2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對破壞香港高度自治和限制人權的現任及前任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

多家美國媒體報導說,對中共官員的簽證限制雖然不像經濟制裁那樣嚴厲,但這一政策向中共傳達出明確信息。特別是,可能會影響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共官員子女。

6月24日,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對霍士新聞表示,美國正在調查2000多起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案件,「平均每10個小時就啟動一項調查」。

同一天,《華盛頓觀察家》引述FBI的消息報導,中共駐華盛頓大使和駐紐約外交官暗中協助,在美國招募科學家到中國。
中共駐美大使是崔天凱,FBI的消息意味著,崔天凱已經進入了FBI的調查範圍,並且很可能掌握了一些線索。

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6月24日,在亞利桑那州發表演講,表示美國的對華政策,是「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最大的外交政策失敗。」他還指責習近平是斯大林的繼承者。

有評論表示,這相當於發出了非正式的宣戰書。

唐靖遠:是這樣的,其實這一點就是剛才提到,他不是提到說斯大林這個問題?說習近平其實就是現代的斯大林。他這話其實反映出了兩層涵義,第一,就是你提到這個意識形態的問題,美國已經徹底的清醒過來,中共跟現在美國這種對立是意識形態層面上一個根本的對立,是無法調和的矛盾,這是第一層。第二層呢,他其實已經明確得釋放出來這個信息,美國現在就是在把中共看成當初的蘇聯,換句話說,它已經是一個敵人,而且是美國的頭號敵人。

澳洲調查中共干政 工黨華人顧問家遭搜查

6月26日,十幾名澳洲聯邦調查人員警察突然對新州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住家進行了搜查。

悉尼晨峰報指,安全情報局正在調查中共特工是否曾試圖對莫索爾曼和他的華人雇員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以及其他雇員施加影響。如果警方找到確鑿證據,這將成為澳洲史上乃至全球首例指控中共通過現任議員施加外國影響力干預澳洲政壇的案例。

澳洲資深安全專家弗格斯(Neil Fergus)表示,這次調查是澳洲自冷戰以後前所未有的。

作為配合行動,莫索爾曼辦公室的高級顧問,悉尼華裔商人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的家也被澳洲聯邦警察和反間諜機構搜查。

據悉,自2015年前後起,莫索爾曼與中共官員的會面通常是由時任澳洲上海同鄉會會長的張智森安排的。但兩人的交情早在那之前。2019年,張智森成莫索爾曼辦公室的兼職工作人員。

張智森曾於2013年赴中共中央黨校參加中共僑辦組織的培訓課程。張智森還是和統會第七屆理事會副秘書長和副會長。他是澳洲中華經貿文化交流促進會(華貿會ACETCA)副主席。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中共是政治病毒

近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長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的人權論壇上表示,「中共政權本身就是政治病毒,一種惡性毒藥,以國家的身分來對抗和平抗議者。」

他表示,其毒性還體現在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攻擊和對維吾爾人自由的攻擊,也有對藏人的鎮壓、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以及對台灣迫在眉睫的威脅。北京對媒體自由進行了不懈的攻擊,對旨在保護國際秩序的機構也進行了攻擊。

《聯合國憲章》75周年之際 50名聯合國獨立專家呼籲撤回「港版國安法」

6月26日是《聯合國憲章》簽署75周年紀念日,聯合國舉行視訊紀念活動,約有50名聯合國獨立專家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共鎮壓香港的抗議活動和民主倡議,包括警察過度使用武力而不受懲處、涉嫌使用化學製劑對付抗議人士、涉嫌在警處性騷擾和侵犯女性示威者,以及涉嫌騷擾醫療工作者等行為。

專家們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緊急採取行動,呼籲北京當局撤回「港版國安法」草案。

許章潤:紅朝已步入死局 中共奏響末世哀歌

中國國內的學者,也對中共提出公開批判。

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於端午節(6月25日)再次發表題為《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一文。

文章提到,大疫尚未過去,半個中國又泡在水中。災禍連連,民生艱困,伴隨著全球性凋敝與失業大潮拍岸而來,民意求安,民心思治,正需公權實施惠民政策,當局縱不欲減稅讓利、開倉賑濟,也至少與民休息、寬和簡政,而非乘隙攪擾,火中取栗。

他批評,「公權一心一意與生計作對,不惜悍然踐踏斯文,其所為何來?其欲將何往?」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許章潤今年2月也曾撰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2年前也曾因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痛批中共,去年3月被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

羽毛球名將葉釗穎號召「打倒共產黨!」

前中國足球名將郝海東的妻子、羽毛球名將葉釗穎,日前在推特上力挺丈夫宣讀「滅共宣言」,稱「我完全支持丈夫郝海東的滅共宣言!我們有共同的理想:看到邪共滅亡,中國人能真正過上自由法治人權的幸福生活,也非常堅信這天很快就能來到。

她並直接再推特上大呼:「打倒共產黨!」

有網友回應說,「誰也想不到推牆的勇士,是從體育界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