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因香港自治權受到《中英聯合聲明》的保障,美國隨即進行反擊,宣佈將制裁參與施行「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和企業家。曾公開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的滙豐銀行亦將成被制裁對象。日前,美國國務院並且發表公告,對向伊朗供應金屬物資的中共香港公司實施制裁,中共將因削弱香港民主自由付出更大代價。

美參院通過「香港自治法案」 蓬佩奧宣佈反擊措施

美國聯邦參議院6月25日通過「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將授權美國總統制裁對香港施行「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企業與往來銀行,凍結個人的資產、拒發簽證,停止特定銀行貸款、外匯交易和股票投資等。香港政府官員和政府職能部門也被列為制裁對象。

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表示,「假如繼續在削弱香港人民自由的路上走下去,中國政府將要付出代價。」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6日宣佈,將對破壞香港高度自治和限制人權的現任及前任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這一法案是美國對中共在香港訂立「港版國安法」的反制。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認為,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自治法案」反映出華盛頓跨黨派對「港版國安法」的態度強硬,眾議院亦很大機會繼續通過此法案。中共政府強推「港版國安法」,只會增加國際對中共的批評。

關於制裁名單,黃之鋒表示能否啟動制裁則取決於美國行政當局,相信美國當局會審慎處理國際的迴響,「我地都相信制裁會有唔同嘅討論,但都取決於特朗普。」

黃之鋒相信,若「國安法」加快推行,美國國會定必會儘快通過法案,「舉例指,如果國安法奇蹟地唔通過,當然會令相關打擊北京的力度有所減少。」他再強調,現時最關鍵是推動國際社會反對「港版國安法」。

美參議院通過加強版制裁法案 匯豐銀行恐遭制裁

2019年11月,滙豐銀行突然停用支援抗爭者的民間組織「星火同盟」的銀行戶口,聲稱該戶口的交易活動與開戶時所陳述的用途不符。同年12月,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罪名,拘捕「星火同盟」4名成員,並凍結公司總值7,000萬元的資產。滙豐其後辯稱關閉星火賬戶與警方的拘捕行動無關。

總體經濟學專家吳嘉隆指出,與中共勾結的銀行包括滙豐銀行,該行曾接受中共國企入股控制。這些銀行怕被列入受美方制裁名單,被排除在美元結算的體系之外。為免遭列入被制裁名單,他們會考慮與中共劃清界限、清算資產。

學界代表張崑陽同樣認為,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的滙豐銀行會成被制裁對象。張崑陽相信滙豐銀行必定是首當其衝。自去年反送中運動至今,無論是「星火事件」,還是英國外相批評其支持「港版國安法」,這些行為在外國眼中可以被視為破壞《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

正在美國推動「天滅中共」運動的袁弓夷表示,制裁中共勢在必行,已有部份美國議員將中共定為「犯罪組織」,中共黨員將被定為犯罪份子。這將促使更多人拒絕加入中共、加入退黨大潮。

美制裁向伊朗提供物資的中共香港公司

6月2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公告,實施制裁向伊朗供應重要金屬物資的中共香港公司。此公告名為「美國對伊朗金屬工業實施制裁」,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名義發出。公告指出:「伊朗政權利用其從金屬出口中獲得的收入,為被指認的外國恐怖組織伊斯蘭革命衛隊以及在中東及其它地區的邪惡活動提供資金。今天,作為我們的實施最大壓力行動的一部份,美國指定制裁與伊朗金屬工業有關的8個實體,並指定制裁一個向伊朗轉讓對德黑蘭金屬工廠至關重要的材料實體。」

根據《伊朗自由和反擴散法案》(Iran Freedom and ounter-Proliferation Act)第1245條,總部位於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環球工業工程供應有限公司」(Global Industrial and Engineering Supply ltd.)被列為受制裁公司。2019年,該公司在刻意向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船運公司(IRISL)交運了300公噸石墨,作為向伊朗運送石墨的一部份。

美國國務院表示:「石墨是伊朗金屬工業的關鍵材料。今天,我們重申,任何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船運公司有生意往來,或向伊朗進行違禁轉讓石墨的人都有受到制裁的風險。」

針對其它被制裁的實體,美國國務院在公告中說:「美國還指定塔拉鋼鐵貿易有限公司(Tara Steel Trading GMBH)、美泰鋼鐵(Metil Steel)、太平洋鋼鐵 (Pacific Steel FZE)、更好未來通用貿易有限公司(Better Future General Trading Co. LLC)等等。根據第13871號行政命令第1(a)節,將它們列入特別指定制裁實體和個人名單。這些實體因隸屬於伊朗實體Mobarakeh鋼鐵公司而被指認,這些實體的財產和權益根據第13871號行政命令被凍結,因在伊朗的鋼鐵和鋁部門開展業務而被指認。」

香港因打擊人口販運不力遭美降級

美國務院的報告顯示,香港2019年僅有3人被列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然而,報告指港府沒有進行任何與勞工相關的案例調查,只調查了極少的性販運案件。

該報告在美國務院報告公佈幾個小時後,香港被評為第二級別(監察名單)是明顯基於嚴重偏見及欠缺數據支持。

港府辯稱,人口販運問題在香港並不常見,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有犯罪集團,以香港作為販運人口的目的地或中轉站。

美國國務院根據各國或地區政府,對達到消除人口販運的最低標準的努力程度,評級分為4個級別,第一級別為最高,被視為完全達到基本標準。南韓和台灣均被列入第一級別。

2018年,香港被列為第二級別,即沒有達到最低標準,但取得巨大進展;今年,香港再次被降入第二級別監察名單,說明它在一些領域表現不足。

最低級別為第三類,即政府完全沒有達到最低標準,且沒有做出巨大努力。伊朗、北韓、俄羅斯和中國被列入第三級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批評中共,表示中共及國營企業在「一帶一路」項目中,經常強迫國民在可怕的環境下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