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和國際上多個醫療機構及專家曾分析指,今年秋冬,大陸會爆發第二波疫情。6月的北京正值初夏,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二次爆發再度成為焦點。第二波瘟疫似乎已經來臨,北京首當其衝。

北京祭出嚴格管控措施

5月下旬,繼中共兩會之後,北京官方於6月11日報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北京確診1宗病例。短短數日,官方確診人數過百例。同時,北京當局祭出嚴格的管控措施:小區封閉管理;中、高風險街道鄉鎮限出入;大中小學和教育機構停課;禁止的士出城;19日起停運全部省際客運班線;嚴限人員離京(需提供「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等等,一系列措施顯示北京幾乎等同「封城」。此外,相關聯病例已經波及到其它5省和直轄市,正有蔓延全國之勢。

早前,已有多個國內、外醫療機構和專家指出,今年秋冬會爆發第二波疫情,並可能比以前來得更加嚴重。6月的北京正值初夏,第二波瘟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似乎提前來臨,北京首當其衝。

6月19日,中共官方第126場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稱,6月18日0時至24時,北京新增本地確診病例25例。自11日爆發本土疫情以來,北京累計新增確診病例已達183例。但外界認為,中共歷來隱瞞真實疫情,官方數據造假,難以令人信服。

北京地壇醫院增千餘床位 核酸檢測人滿為患

北京地壇醫院是目前北京統一接受確診患者的醫院。19日,中共央視新聞報道稱,地壇醫院本部又增加了1,070張床位,還從18家市屬醫院抽調了102名醫務人員前來支援。據地壇醫院官方網站資料顯示,該醫院本部院原本共開放758張床位。6月11日至今,官方稱北京只確診183人,中共專家亦稱疫情「已經控制住了」。而地壇醫院為何還需要新增如此多的床位?央視沒有解釋。

日前,北京當局發佈了6類人員需要進行核酸檢測的通告。並聲稱:如果沒有核酸檢測報告,以後可能就得下崗或停業。於是,各檢測點人滿為患。

家住豐台區燕保·郭公莊家園的李明先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我檢測的時候,站點有1,000多人在現場排隊,都是附近各小區的。」「還有別的小區坐著幾輛大巴車去的,這一車那麼多人,來回這麼拉,傳染的可能性也大了,這樣就不安全了。」他表示,他於6月初去過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6月17日到康辛路天橋下(博奧檢測中心)的站點做核酸檢測,但至今也沒有通知結果。

同時等待檢測的,預約已經排至9月。記者致電北京醫院、佑安醫院等多家醫院,他們均表示無法在前台掛號,建議通過114等方式預約。

北京市小莊醫院、小莊醫院東壩院區的核酸檢測預約窗口已經排滿至9月15日;民航總醫院則開放了六周內的核酸檢測預約窗口,同樣已無空缺。

中共嚴防死守 難防病毒攻北京

北京是中共防疫最嚴格的地方,結果新一波的病毒卻恰恰出現在北京。為保障權力中心的安全,中共當局採取大數據追蹤、小區控管、大面積核酸排查來應對北京疫情。如此精準防控,還是無法阻止北京二次疫情的蔓延。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最大的威脅在於兩點:一是無症狀感染者可以攜帶病毒很長時間不發病,但仍具備傳染性。有的攜帶者甚至多次核酸檢測都呈陰性,這是任何大數據監控或核酸排查都無法防範的。

二是病毒不斷變異。人類難以生產出有針對性的特效藥,而疫苗研發在短期內又指望不上,這註定了病毒將長期在人群中傳播。「中南海戒備再嚴,都不可能做到長期的百分百防範,這次北京疫情的爆發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權力中心成為新的疫源地,隱含深刻寓意。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清理中共及其因素。

中共建政近71年,一項項極權指令、無數謊言和謾罵都經由北京向外發佈,積累了大量罪惡。從土改、鎮反到反右、文革,再到「六四」、鎮壓法輪功,以及打壓訪民、基督徒、異見人士、維權律師、少數族裔,中共的政治迫害殃及社會各界,冤案、酷刑和虐殺氾濫,罄竹難書。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從去年12月初在武漢爆發,之後蔓延到國際社會,明顯表現出一個獨特的特徵,就是「親共性質」,誰和中共關係親密,其感染病毒的風險就明顯高很多,從國家到企業以及個人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