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衝擊全球經濟,至今仍看不到反彈趨勢。永豐銀行前資深副總陳松興6月16日表示,現在全球進入衰退期,預估第二波疫情來襲,全球經濟不排除將進入通縮,而中國經濟更加嚴峻,其中債務問題更是燃眉之急,中國銀行有潛在的系統性風險,房市恐現大量「爛尾樓」。

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16日舉辦「疫戰下台商的新佈局論壇」,邀請多位台商、經濟學家、銀行高階人員參加並發表觀點。與會的陳松興表示,這次疫情是全球性的危機,對台商衝擊非常大,但也不一定都是壞事,過去的經營模式在未來並不一定可行,若沒衝擊也不會去思考改變。

永豐銀行前資深副總陳松興。(吳旻洲/大紀元)
永豐銀行前資深副總陳松興。(吳旻洲/大紀元)

陳松興表示,今年是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當前歐美都已經開始考慮負利率政策,全世界供給、需求與金流都共同暫時停止呼吸,在疫苗尚未研發出來之前,看不到經濟下滑的底部在哪。

他說,未來經濟冷戰已無法避免,台商想在中美左右逢源的「機會不大」。預估一般中小企業只能維持2、3個月,大公司頂多也只能撐5個月,因此接下來恐有大量違約,債券、股市、油價將發生動盪,一系列的效應可能會引發社會問題。

陳松興說,中國這次疫情處理不當,反映中國共產黨的特性,一切先粉飾太平壓下來再說,才導致病毒大規模傳播,中共又緊急封城、停產、停工,造成全球供應鏈中斷,各國家也決定撤出生產線,而且未來世界對中共的索償,也很可能無法避免。

相較於歐美經濟慘淡,中國經濟問題更加嚴重。陳松興表示,中共官方公佈第一季經濟增長萎縮6.8%,但以他過去多年在中國的經驗來看,「中國的數字根本不可信」,但連官方都願意承認嚴重萎縮,代表中國經濟真的很嚴重,相信在全球供應鏈改組的情況下,世界工廠地位勢必將改變。

他也透露,中共雖然復工、但沒有訂單,由於中共官方是以用電量計算復工率,所以很多工廠只是打開電源。當前中國的經濟絕對比帳面上更差,「我可以跟大家打包票,你錢要拿回來很難,而且會越來越難」,目前連大額提款都要先登記,更不要說想買回資產。

他列舉當前中國四個無法解決的結構性障礙,一是人口結構問題,因「一胎化」政策導致人口老化;二是中等收入陷阱,中共為達小康社會,人為快速拉高工資,再加上基本薪資與五險一金,成本非常高。

他表示,最嚴重的是債務太高,當前中國債務約是GDP的310%,這還是保守估計。此外,家庭負債也佔GDP的50%以上,而且幾乎都是投資不動產,但因為疫情關係,影響收入與房價,可能會有很多人繳不出按揭,屆時將變成銀行呆帳。

他說,去年中國有6家銀行倒掉,估計今年絕對不只6家。而且中國公司因為「狼性」緣故,敢借錢、敢花錢,所以公司債是GDP的150%,每家公司都有高度付債,以海南集團倒閉為例,每個航空機隊都靠借錢經營,結果疫情發生後,有誰要搭飛機?

他表示,中國公司多在香港、紐約舉債,其中光香港中資銀行的放款規模,就已經達到中國GDP的8%左右。由於港幣與美元掛勾,所以這些企業等於是向國外拿錢,如今美國切斷香港的特殊地位,等於切斷中共的銀根,「人是英雄錢是膽,沒錢看你多有膽」。

他表示,外資從中國撤資、地方政府沒了主要收入來源後,因為急缺錢,近期中國一線城市法拍的土地「都是史上最大規模」,所以中國城市化的目標已經完蛋,預測接下來將有一堆「爛尾樓」。

他表示,自己從事銀行這麼多年,討論中國呆帳問題時,建議數字乘10倍,近期標準普爾也公佈相關數據證明他的觀點。他說,中國銀行要打呆帳,就會把資本吃掉,連帶放款餘額就會減少,就會讓更多人借不到錢,能借到錢的又都是沒有效率的國企,這樣經濟能多好?

談到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率僅1%,陳松興說,基本上可以認為中國多數銀行都會掛掉,而且中共財政部、地方政府也沒錢幫銀行增資,中國銀行將有潛在的系統性風險。

至於潛在的失業問題,他表示,官方稱目前失業率約6%左右,「反正我是不相信」,今年中國的大學畢業生有874萬人,推測至少有一半以上會失業,中國失業人口將大幅增加,甚至可能引發社會暴動。

他強調,中國經濟起飛靠的是高負債、高槓桿,等於拿別人的錢來玩,現在美國已經認清,中國若沒有美國的科技、美國的資金,就別想繼續玩下去,所以當大家還在講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時,中國的負債將是導致中國經濟增長下滑的世紀。

他強調,當前中美經濟脫鉤,中共想自己發展紅色供應鏈,下場就跟蘇聯、北韓經驗一樣,肯定會失敗的,所以外界應該要思考,中國經濟可能會像日本一樣,陷入泡沫經濟、長期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