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0日,重慶第一中級法院審理原富華典當公司董事長李懷慶的最後一個被控罪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李懷慶當庭曝出重慶落馬公安局長鄧恢林對他的迫害,並揭露此案的幕後推手是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

2019年1月,李懷慶被重慶市檢察院第一分院以非法拘禁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李懷慶本人和律師通過舉證表示,前三項罪名都是公安和檢察院拼湊所謂「證據」對他的栽贓陷害,「煽動顛覆罪」羅列的7條罪證則是他在微信的言論,其中5條來自私聊,2條來自群聊。

參加慈善活動談公安部腐敗 得罪孫力軍被抓

李懷慶的妻子包豔告訴大紀元,李懷慶在最後一天(6月10日)的庭審中披露,自己此次被捕入獄的真正原因是參與了一場慈善活動,得罪了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

2017年底,他在杭州參加了「公和基金會」組織的慈善活動,期間大家談到公安部一些部門的貪腐問題。由於與會者中有人能直接給習近平寫信,大家建議將所掌握的情況用書信形式向習近平反映。

當時,被談及的貪腐部門正是由今年4月落馬的孫力軍主管,他在得知這一消息後大怒,下令調查該基金會。

由於與會者大多是上市公司老總和知名學者,孫力軍有所顧忌,於是將報復目標鎖定在李懷慶等民營企業家身上,以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包豔轉述李懷慶的證詞說,「他的原話是,其實我這個是很小的一個案子,為甚麼(變成)這麼大的規格呢,其實鄧恢林幕後的人就是聽孫力軍指示來辦我這個案子的。」而鄧恢林因與孫力軍同為孟建柱的人馬過從甚密,成了該專案組組長。

李懷慶還披露,鄧恢林曾親自提審過他,並以囂張狂妄的態度告訴他一個「內幕」:另一名參與該慈善活動的上海企業家也被當地公安抓捕,該人在繳納2億元人民幣「罰款」後獲釋;如果李懷慶認罰2億元,他也能被釋放。

李懷慶表示自己僅經營小企業沒那麼多錢,鄧恢林轉而要求他指證所謂的「黑惡勢力保護傘」,且必須是重慶市市級以上,即副部級以上的官員。

李懷慶仍然拒絕該要求,鄧恢林當場翻臉,威脅要沒收李所有財產並將判他15~20年刑期,否則他的公安局長就不當了。

李懷慶說,自己所有陳述都是事實,鄧恢林可以上法庭和他當面對質。

包豔還透露,孫力軍今年4月落馬後,鄧恢林十分緊張。他立即要求法院儘快開庭,並計劃在5月中旬將案件審理完畢。

由於中共召開兩會,特大案件被延後處理,但法院在兩會結束當天就通知被告一周後開庭。許多被告的律師覺得這件事很詭異,如此倉促開庭,根本無法跟委託人交流、制定答辯計劃,這是對當事人權利的損害。

包豔:鄧恢林雖落馬 李懷慶不可能馬上獲釋

包豔表示,在李懷慶的案件中,公檢法自始至終違背程序黑整:從家屬最初收到的寫著荒唐的「涉嫌罪」的拘留通知書,到檢察院東拼西湊羅織罪名、誘供,再到法院拒絕律師提出的大部份合理申請、阻礙親友旁聽等等。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李懷慶在第三天庭審時爆出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內幕,審判長卻沒有打斷他的發言。「就讓他說,大家都這樣子聽,我覺得真的很奇怪,全部就讓他說完的。」包豔說。

據包豔所知,李懷慶案開庭三天,重慶市政法委、檢察院以及中央巡視組都通過影片看庭審直播。

李懷慶最後對四個被控罪名全不認罪,並表示這些都是以鄧恢林為主的專案組對他的迫害和污衊。

雖然鄧恢林已於6月14日被調查,但包豔對李懷慶的審判結果不抱太大希望。「因為雖然這棵大樹倒掉了,但是他們這一體系的,包括重慶公安局和檢察院這一塊起到很壞的作用。」她說,「現在人又關了兩年半,你要叫他們現在馬上放是不可能的。多多少少肯定也要給他打一些罪名吧。」

包豔本人也被當局威脅不得對外媒發聲,否則要以尋釁滋事罪被拘留。她說,「現在反正我也不怕了,我豁出去了,我就是事實求是地說。」

李懷慶原為重慶富華典當公司董事長。他在幾年前加入了名為「環球實報」的微信群,後因拒絕舉報群主與警方發生爭執。此前,家人和律師一直以為他因此得罪了原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而遭報復。

2018年1月24日,中共在全國發起「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李懷慶於1月31日被重慶警方以「涉黑」罪名抓捕,並於2月12日被重慶江北區公安分局以「虛假訴訟罪」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