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世界的大流行讓全球供應鏈風險成為焦點,而最近一家香港供應鏈檢測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各大跨國企業已開始將製造業從中國大陸遷出,大部份將轉移至越南、緬甸、菲律賓和孟加拉國等東南亞和南亞國家。

由於2019年美中貿易戰帶來的不確定性,跨國公司在中國大陸的製造業外流於去年已在逐步進行中。而今年以來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則加速了這一趨勢,並促使更多企業減少對中國這個單一供應商所在地的過度依賴。

根據總部在香港的質檢和供應鏈檢測服務商啟邁(Qima)的報告,大部份製造業正在向東南亞和南亞轉移。啟邁的報告是基於在全球範圍內為消費品品牌和零售商進行的數萬次供應鏈檢測中蒐集的數據。各大跨國公司則使用這些檢測報告來決定是否對其供應商進行遷移。

該報告說,今年的前兩個月,北美進口商對東南亞地區的檢查和審核需求同比增長了45%,越南、緬甸和菲律賓從中獲益。

同時,南亞地區對供應鏈檢查的需求激增52%,孟加拉國成為在該地區一個受歡迎的供應商目的地,尤其是其紡織和服裝品牌。

此外,啟邁在2月底對200多家公司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7%的受訪公司認為,疫情將引發其未來供應鏈管理的重大變化。

為了緩解中國大陸停工停產帶來的供應短缺風險,超過半數的受訪公司還指出,他們已經開始將供應鏈轉向未受病毒影響地區的供應商。

然而,最近幾個月,隨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引起的瘟疫蔓延到世界其它地區,這一趨勢被打亂了。中國大陸以外的亞洲製造業的未來將取決於該地區各國能否在這次疫情危機中生存下來。

「在今年初中國因疫情停產後,東南亞和南亞各國的供應鏈前景看起來非常有競爭力,但它們也隨後陷入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帶來的疫情停產。」啟邁的首席營銷官拉巴斯(Mathieu Labasse)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時報》。

他表示,隨著全球出口市場的關閉,疫情帶來的停產同時影響了生產和需求兩端。

「我們看到東南亞地區4月和5月的產量同比下降了40%以上,而在南亞地區——印度、孟加拉國和巴基斯坦的產量下降了80%之多。」拉巴斯寫道。

然而,供應鏈檢測公司認為,當全球貿易恢復時,採購源頭的多樣化和近乎於外包的趨勢將飆升至新的高度。

「經受住暴風雨考驗的品牌和零售商可能會進行大刀闊斧的供應鏈重組,由那些設法從疫情停產中存活下來的工廠組成。」該報告分析說。

由於疫情停產而導致的全球需求放緩(尤其歐洲和美國的需求)也打擊了中國的供應商。

「事實上,在3月中旬中國工廠重新開工時出現短暫的訂單回升之後,4月和5月由於出口市場被關閉,銷量再次大幅下滑。」拉巴斯寫道,「在這兩個月裏,我們在中國大陸紀錄的檢驗量同比下降了20%。」

然而,個人防護設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簡稱PPE)方面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因為中國是全球最主要的PPE生產國。

「我們看到大量的口罩檢驗量湧入」,特別是從5月中旬開始,拉巴斯表示。

在過去的20年裏,中國已經成為重要的全球供應方。根據聯合國的數據,中國佔全球製造業中間產品貿易量的近20%,比2002年的4%有大幅上升。

大多數美國大公司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大量投資設施和人力資源,他們已經用放棄知識產權作為進入中國市場的代價。

然而,這場全球疫情,加上過去幾個月來對中共政權的負面看法,迫使許多公司董事會重新考慮與中國(中共)的關係。

為了實現供應鏈的多元化,蘋果公司去年要求其主要供應商考慮將一定數量的生產從中國大陸轉移到東南亞。

該公司還開始將其流行的無線耳塞AirPods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越南。

至少有50家跨國公司,包括美國、日本和台灣的企業,在2019年宣佈計劃將其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出去,以避免美國的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