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嚴重影響中國的經濟活動,關閉的港口以及封鎖的城市,不僅影響中國內部,也牽連全球供應鏈。首當其衝的可能是南韓、日本及美國,因為他們分別為從中國進口最多產品及服務的國家的前三名,而巴西工業及歐洲藥品市場也因過度依賴中國供應鏈而遭受衝擊。

半島電視台(Jazeera)周三(2月12日)報道,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8年數據顯示,從中國進口最多產品及服務的國家,前六名依序為:南韓、日本、美國、德國、澳洲以及巴西。因武漢肺炎而斷掉的中國供應鏈可能首當其衝導致韓、日及美國受到巨大的損失。

馬基特公司(IHS Markit)亞太首席經濟學家畢斯瓦(Rajiv Biswas)表示,疫情導致中國供應鏈中斷一事,凸顯了全球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的脆弱性。他也指出,隨著公司可能會進一步轉移工廠,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其他全球製造業中心可能會受益,像是越南、泰國、印尼,以及新興的市場如巴西和墨西哥。

疫情衝擊巴西逾半數工廠

新冠病毒疫情使中國國內生產毛額成長預估下修,而這通常會影響巴西經濟,因為中國除了是巴西大宗期貨商品的重要買家外,也是巴西工業,特別是電子電器產品零組件的主要供應商。

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指出,中國出口的電子中間產品佔這些產品在全球總產量的10%以上。

巴西對中國出口集中在大豆、鐵礦石等少數基礎產品;進口類別則相當多元,且附加價值高,主要是供應巴西工業的電路、傳輸機或接收器零組件、引擎、發電機和變壓器、半導體、機械和其他零組件。

全國電子電器工業協會(Abine)指出,超過半數的巴西工廠已經出現來自中國的生產物料和零組件供貨問題,如果這種情況持續,22%的公司將面臨在未來幾周內停產的危機。

歐洲藥品短缺問題恐惡化

中國是全球藥品的主要產地,而原先歐洲藥品市場就有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可能會因中國藥廠停工,使歐洲藥品供應短缺的問題雪上加霜。

羅蘭貝格管理諮詢公司(Roland Berger)的藥物專家霍西尼(Morris Hosseini)對《世界報》(Die Welt)表示,歐洲藥品供應短缺的問題由來已久,此波疫情讓情況更為突出。

霍西尼說,中國近年利用低價傾銷的方式,躍居全球主要的藥品產地,盤尼西林等常見的抗生素大部份來自中國,以致歐洲藥品市場有過度依賴中國的危險,如果中國藥廠生產的情況短期內沒有改善,歐洲在1、2個月內將發生嚴重的藥品供應短缺問題。他建議德國政府補貼廠商在國內自己生產抗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