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6月3日之前,吉林省舒蘭市還處於疫情高風險等級時,當地民眾哀嘆:舒蘭人現在成了武漢人。從大紀元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來看,當時疫情震央的舒蘭市公安局被病毒攻陷,大批警察被隔離。

5月中旬,舒蘭疫情傳播鏈已造成34人確診;5月16日,舒蘭市市委書記李鵬飛被當局免職;同日舒蘭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委等5官員均落馬。

5月19日,舒蘭市進入全面「戰時狀態」。當地政府限制全體市民「不出門、不串門、不上街、不聚集」。此後,舒蘭市封閉居民樓1,103棟、村屯1,205個;每天每家只准一人出去採購,反對「封城」者受懲。

當時舒蘭儼然成為第二個武漢。原因何在?

探究古今中外大瘟疫爆發的歷史,人們不難發現,瘟疫是瘟神在懲罰人,亦稱「瘟疫有眼」。

正如兩千年前瘟神懲罰古羅馬城,四次大瘟疫奪走五千萬人命,古羅馬因此消亡。原因在於統治者肆無忌憚地摧殘虐殺基督徒。

今天中共在重蹈覆轍,21年來慘無人道地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動用一切國家機器,實施「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政策,把成千上萬的學員置入痛苦的深淵,甚至通過活摘器官殘殺他們。

「中共病毒」首先在湖北的武漢爆發,如今吉林的重災區為舒蘭。中共極力掩蓋疫情,使病毒迅速在中國傳播,再蔓延全球,造成至今超過700萬人感染,41餘萬人死亡。

大紀元社論一語道破:瘟疫是針對共產黨而來。

武漢

中共病毒首發於武漢,亦稱「武漢肺炎」。有專家認為,武漢被瘟疫奪走生命的實際數字該是中共所說三千多人的幾十倍。

中共是始作俑者,它使武漢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1999年6月,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奉湖北省長之命奔往長春,捏造事實,製作第一部攻擊法輪功的惡作。迫害一開始,這部謊言片在中共央視電台反覆滾動播出,欺騙全國百姓,罪業滔天。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基於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創造無數生命奇蹟,救度無量眾生,洪傳至世界140多個國家和地區。

然而,法輪功自1999年至今卻成了中共殘酷迫害的對象。武漢當局成為中共迫害的幫兇。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漢大學哲學學院的一批院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等成為「文人打手」,利用其學術頭銜和影響力,炮製所謂專著、文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尋找合法性的依據,並將迫害延伸至全世界。

更為慘烈的是,活摘修煉者的器官。湖北省有37家醫院,參與活摘器官21年之久。尤其是武漢同濟醫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中國最大的專門從事移植臨床與研究的機構。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在其調查報告中證實,同濟醫院大量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江的親信周永康、羅干曾在武漢地區專設多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多次前往視察,親自「指導」迫害,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2011年4月,周永康視察武漢半個月之後,中共武漢當局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武漢市內設立多個黑監獄、洗腦班,並利用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等處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武漢「玉筍山洗腦班」(對外稱「江漢區法制教育所」)是由武漢市政府撥重金而修建的,屬於湖北省司法廳的管轄機構,在全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致死人數中排名第四,押過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上千人次。

武漢市江漢區法制教育所(玉筍山洗腦班)。(圖片由知情者提供)
武漢市江漢區法制教育所(玉筍山洗腦班)。(圖片由知情者提供)

舒蘭

據明慧網報道,截至2019年7月,20年來舒蘭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共計34人;

被非法判刑61人,累計刑期328年4個月;

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326人,累計勞教時間446年10個月23天;

非法關入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148人,累計次數194次;

非法勒索的法輪功學員共計160人,累計金額753,794元。

可見,舒蘭疫情直擊舒蘭公安局不無道理,警察賣命參與綁架、非法關押、勒索法輪功學員。

歷盡苦難 死裏逃生

迫害前的宋彥群。(明慧網)
迫害前的宋彥群。(明慧網)

宋彥群,女,現年49歲,舒蘭市人,原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她和妹妹宋冰(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2004年被警察綁架,遭受毆打、灌芥末油等酷刑迫害。舒蘭市法院非法秘密開庭,不讓律師介入,誣判她12年。

在長春女子監獄,宋彥群遭受「抻床」、扒光衣服毒打、包夾監控、謾罵、注射不明藥物等各種身體和精神上的摧殘。

她進行了9個月的絕食抗爭,於2012年末回到家中;2013年,再次被劫持回監獄;2014年,因生命垂危被保外就醫。死裏逃生的宋彥群,回到家時骨瘦如柴。

遭迫害後的宋彥群。(明慧網)
遭迫害後的宋彥群。(明慧網)

5根電棍電擊3小時 致精神恍惚

陳永哲(明慧網)
陳永哲(明慧網)

陳永哲,舒蘭人,時年34歲,於2001年3月被非法勞教,在吉林歡喜嶺勞教所慘遭迫害。

2001年4月27日,勞教所中隊長徐學權及3個獄警把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叫出去迫害,從管教室裏不時傳出慘叫聲。陳永哲被電了2個半小時,臉上被電破、脫皮的地方變成了紫黑色,兩腮、嘴腫起。

幾天後,陳永哲去管教室要求獄警不要虐待這些好人,結果又被毒打。獄警把他綁在床上,5個獄警用5把電棍同時肆意虐待他3個小時,致使他臉上、身上多處被燒焦,脖子上生起大泡,當時他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呆滯。

2001年6月12日,獄警帶他去體檢,查出他患有嚴重的肺結核。勞教所為逃避責任,匆匆將他保外就醫。

因身心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創傷,陳永哲於2002年5月14日在家去世。

他的弟弟、法輪功學員陳仁哲於2001年2月2日遭綁架,被非法勞教1年,身體遭到摧殘,後含冤離世。

遠離中共 誠念真言

據古今中外預言,2020年致2021年還有第二波、第三波瘟疫接踵而至,後果將更為慘烈、怵目驚心。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仍在肆虐,警鐘再次響起!曾經加入中共組織的人,可以在大紀元網站發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

「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大疫下,大陸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人們避疫良方: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渡過劫難。

明慧網報道,一個被派往武漢「維穩」的政法高官親眼見證大法的神奇。武漢地區有一個村里許多人被病毒襲倒,被封村,沒有醫治,越來越多的人染病。村長帶領村民齊聲高呼九字真言,患者全被治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