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末年亂世流離,毀壞淹沒了許多上古寶貴的典籍文書,幸有幾位漢末到魏晉時代的人,及時搜羅古籍,或從斷簡殘篇中纂輯經典原文,加以考訂整理彙編,留給後世極重要的經典著作,皇甫謐(士安)就是其中一位。

二十歲浪蕩兒  脫胎換骨

《顏氏家訓.勉學》篇說皇甫謐二十歲才學習《孝經》、《論語》,雖然年少誤入歧途老大才覺悟,但最終成了大儒。[1]在皇甫謐二十歲前,人們可以不學無術的放蕩少年來形容他。因為養母(叔母)說入心的幾句話,讓他幡然悔悟,從此立志向學,脫胎換骨。他廢寢忘食閱盡百家書,有人勸他讀書不要過度,將損耗精神,他說:「朝聞道,夕死可矣,況命之修短分定懸天乎!(*生命長短自有天定)」果真成了一位了不起的學者,一生清靜玄默立一家風骨。

皇甫謐生於東漢建安二十年(公元二一五年),卒於西晉太康三年(公元二八二年),生年六十八歲,安定朝那(今甘肅靈台縣朝那鎮)人。他幼名靜,字士安,自號「玄晏先生」,終身隱居不仕,潛心整理古籍和著作,給後代留下益世指南,對後人的身心修養都有很大裨益。

皇甫謐出身東漢名門世家。六世祖皇甫棱為定襄太守、度遼將軍,五世祖皇甫旗為扶鳳都尉,曾祖父是漢代太尉、征西將軍皇甫嵩,祖父叔獻曾任灞陵令,到了父親叔侯這一代舉孝廉,是比較沒落了。他的親族都是累世富貴之人,就他一身獨守寒素,不出仕不當官,推辭一切推舉和皇上徵召,以寫書、編書為樂。古人曾讚揚晉代著書榜上,無人能出皇甫謐之右。

皇甫謐生後喪母,從小過繼叔父家,年少時好像脫韁野馬,與村童嬉遊習兵戲,無心向學,人人把他當作痴兒。養(叔)母任氏很疼愛他,眼看著快要二十歲的士安依然遊手閒蕩無所事事,心中著急如焚,恨鐵不成鋼。有一天,皇甫謐得了瓜果,歡喜地送給叔母。這時,叔母語重心長地對他說:

「《孝經》說,即使奉養父母三牲,猶為不孝。」繼續又說:「古代孟母三遷教育孟子成人,曾子的父親殺豬教他守信,難道是我沒有選擇好鄰居嗎,為何你這般愚鈍呢?修身好學的好處,都是你自己得呀,對我又有何益呢?」說著說著,淚流涕下。皇甫謐受到養母感動,激勵了向上的心。年過二十,才入鄉師之門學《論語》、《孝經》,從此鑽研學問,日日勤學精進判若兩人。

清‧金廷標《孟母移居》(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金廷標《孟母移居》(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他死前留下遺言,氣絕時只以三重蘧蒢草蓆裹屍,選不毛之地下葬,隨葬只要《孝經》一卷,以示不忘孝道,其它的身外之物甚麼也不要。可見養母對他的恩情、對他的激勵在他心中的份量,而他不與俗同流的處世精神與風格也自然顯現。

隱逸不仕 玄晏先生風骨

皇甫謐一生淡薄名利不當官,崇尚清素簡樸的古人之道。他一生以著述為業,仕途的名利對他來說若塵埃一般,幾度受徵召,他外出避召,受舉賢良方正,他也一樣不受,倒是轉而上表向晉武帝借書,武帝就送了一車書給他。

雖然他在中年後得了風濕關節炎,身體病弱,仍然手不釋書,古今之書、百家之見,只要想辦法能入手的無不綜覽,並且整理纂輯古書。他編寫了《歷代帝王世紀》、《高士傳》、《逸士傳》、《列女傳》等等書卷,給後人留下許多為人處世的精神風範。他還有《元晏先生集》、《皇甫謐年曆》等著作。除此之外,他編撰的醫學用書《針灸甲乙經》,至今還是針灸醫學的寶典、實用指南。

鹽菜待客也真誠 (pixabay)
鹽菜待客也真誠 (pixabay)

他的行止操守清高,堅定不移。他姑母之子梁柳當上城陽郡太守,將上任時,有人建議皇甫謐去餞行。皇甫謐答道:「梁柳還未當官時來找我,我呢不管他來或走,送迎都僅到門邊不出大門,吃的不過鹽菜,因為我家貧不用酒肉款待他。現在他當了郡守我就去送他,這表示我眼中看重的是城陽太守這個職位,而不是他本人,這反而是對他本人的輕視,豈能合乎古人之道呢!」

他也是文學鑑賞名家,曾為左思三都賦作序,令其聲名大作,改變時人的評價。《世說新語.文學》中記載,左思作的《三都賦》初成時,時人譏笑批評的很多,讓左思悶悶不樂。後來他拿給人看得到建議說:「你的文才很高,然而文名未重於世,不妨經高名之士評點評點。」於是左思乃詢求皇甫謐的意見。皇甫謐讀了《三都賦》後,不禁嗟歎,就為他作敘。[2]從此,先前那些批評的人,懷疑左思才華的人,也紛紛跟從皇甫謐,改口稱讚他了。

元代詩書名士張雨有一詩頌此事:「三都一序爭傳賦,借重西州皇士安。慚愧山圖經品藻,苦心留得後人看。」由此可以見到皇甫謐的學養、對文學的品味,受到當時人高度敬重,領導風流,歷代流傳。

編著針灸經典  克服萬難嘉惠後世

皇甫謐臨去世之年(公元二八二年),他纂輯整理古醫學書籍,考訂完成《針灸甲乙經》十二卷,完成出刊了。這《針灸甲乙經》詳細記載各經絡各穴道位置、病症與治療取穴,以及各穴應如何下針的方法,是第一部系統的針灸經典,至今仍然是針灸學的實用指南。這部書的完成可以看到他不畏難的精神和深刻的治學功夫。

在晉代之前談到針灸內容的醫書,文字深奧而且各自文章中常有不一致的錯誤,加上當時有些古書是竹木簡冊秘寶,所以參考書奇缺。皇甫謐編撰時一一克服了這些巨大的困難,他窮搜博採,找到了大量的資料,然後,將古代著名的三部醫學著作—《素問》、《靈樞》(即《針經》)和《明堂孔穴針灸治要》加以綜合比較,「刪其浮辭,除其重複,論其精要」,並結合自己的臨證經驗,終於完成了針灸學規範的巨著《針灸甲乙經》,即《黃帝三部針灸甲乙經》,簡稱《甲乙經》。這部書也傳到國外,特別受到日本和朝鮮的重視。[3]

高士詠

皇甫謐雖不是專業醫學家,然而用功深厚編纂了針灸醫學經典,嘉惠後代二千年。後代崇尚皇甫謐一生高尚志節名士風流,也以他的號「玄晏先生」喻指高人雅士或山林隱逸之士。唐人吳筠有詩《高士詠其四十六玄晏先生》反應了他志於學和清高無求的人生:

士安逾弱冠,落魄未修餙。一朝因感激,志學忘寢食。

著書窮天人,辭聘守玄默。薄葬信昭儉,可為將來則。

[1]《顏氏家訓.勉學》篇:「朱雲亦四十,始學易、論語;皇甫謐二十,始受孝經、論語,皆終成大儒。」

[2]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才略》有一段評說:「左思奇才,業深覃思(*深思),盡鋭於《三都》,拔萃於《詠史》,無遺力矣。」映襯了皇甫謐品賞高見。

[3]據【新醫藥周刊第2485期】:南北朝時期,梁文帝將《鍼經》(*針經)贈與日王欽明;南北朝時僧人知聰,攜帶《明堂圖》、《針灸甲乙經》等醫書一百六十卷東渡,為中國針灸學傳播於日本的先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