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閉幕後的第二天,5月29日,一名男子在著名的南京長江大橋上縱身一躍,結束了他年僅30歲的生命,以此抗議南京政府對他們家的一次次迫害。據網民爆料,死者是訪民胡翠琴的兒子祝超。此事引起維權訪民的憤怒。

《大紀元時報》記者了解到,多年前棲霞區政府強拆了胡翠琴的家,胡起訴到法院,雖然贏得官司,卻零安置零補償。棲霞區政府至今不但沒給補償,反而多次非法關押胡翠琴夫婦。

中共兩會期間,各地許多維權人士及訪民被關黑監獄,被非法限製人身自由。胡翠琴一家三口也沒有倖免,被政府分隔三處非法拘禁在黑監獄,兒子祝超向政府多次要人無果 ,且不被允許跟母親見面和打電話,被逼走投無路,悲涼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據悉,兒子出事的時候,胡翠琴還在被隔離。在事發現場,警察從胡的家人手中搶走了她兒子的屍體。直到下午3點,在警察的監視下,胡翠琴終於回到了家,可是兒子卻永遠的離開了。當局向家屬施壓並聲稱只要不去上訪就給予賠償。

記者致電「江蘇新聞」,公共新聞頻道的一位女士說:「胡翠琴的事情我還沒聽說過,我這裏只負責登記,反饋給欄目組,大約一周左右,由欄目組的記者決定是否採訪。」

記者致電棲霞區拆遷辦,其中一名男士告訴記者:「你講的這個事情我們不清楚,你還是問宣傳部吧。」

宣傳部的電話接通後,對方一直不出聲,也不掛電話。記者還多次打電話到住房和建設局,可是一直沒人接。

當地居民吳七英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像胡翠琴家發生的事情,在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她介紹,自己也是強拆的受害者,父母留給她的遺產房遭棲霞區社區居委會偷拆。在今年兩會前她進京上坊時,被社區的工作人員帶回,說好回來由政府來協商解決問題,結果被關押棲霞區公安局馬群派出所24小時才出來,至今仍被監禁在前夫家中不讓出去。

江蘇省政府以前下發過文件稱,關於土地徵用的賠償以及房屋拆遷的補償有明文規定。棲霞區徵收辦在2019年底推出「危舊房城中村改造工程房屋徵收補償方案和新城段建設工程項目征徵收補償方案」。但棲霞區野蠻非法強拆事件近十年來一直頻頻傳出。

陸媒曾報道,南京潘女士在棲霞區擁有一套二層民房需要拆遷,還在房屋拆遷事宜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她回家一看房子沒了,拆遷隊說:「不好意思——誤拆。」

大陸專門負責這類業務的律師向大紀元表示:「我們是負責房屋拆遷補償款這塊的,關於胡翠琴家沒得到補償款的問題,我不便回答。我們是建立在委託關係的情況下,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給你解答。我們是律師事務所,不是公益機構或法務部門,你這個問題我解答不了。」

棲霞區位於南京市北部,是中國重要的科教中心和航運中心,是南京市的七個主城區之一。據南京本地寶官網報道,南京棲霞區2020年5月房價走勢呈上升趨勢,棲霞房價走勢圖顯示,環比上月上漲0.19%,同比去年同期上漲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