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似乎正在緩解,但受害者索賠問題卻困難重重。近日,有法律界人士呼籲設立賠償基金,以平息民憤。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自3月初成立以來,先後收到20多名受害者和家屬諮詢。顧問團最近發出通報,有2人在遭當局威脅後退出,但已經有9名受害者表示堅持繼續維權。

大部份人都表示,在索償過程當中被當局或工作單位勸說或者威脅。

曾在網上募集資金為武漢受難者立碑的張海是堅定索賠者之一。

今年1月,張海的父親意外骨折,為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中共肺炎而病逝。

他說:「我父親年齡並不大,他活多10 年一點問題都沒有。我父親工資其實並不高,4,800塊錢,撫恤金是3萬多,加起來10 年的話100萬都不到。」

張海向顧問團求助前,曾嘗試接觸地方政府人員,「他說武漢市去世了這麼多人,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要求,肯定是談不攏。他要我走法律程序。我就是他們眼中的刁民。」他說。

張海因此被當局監控:「目前我知道,我的微信、電話、包括微博都是被監控的,我跟人家聯繫得很少,手機都想甩掉。其實也沒有做過甚麼,又不是反黨,又不是間諜,反而監控我,我知道很多去世者的家屬也是被監控的。監控人是不是需要人力物力?為甚麼寧願花這些資源,而不能直面家屬的訴求?」

維權律師陳建剛認為:「因為這涉及到生離死別,不要說100萬,就是300萬,500萬,也不能讓他們減少對失去親人的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