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衝擊聯繫匯率 中共運10噸黃金「金融維穩」

有關「港版國安法」的問題,香港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持續發酵。近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表示,如不能保證香港保持高度自治,美國將會對香港和中國實施制裁。有專家指,「國安法」將引發香港金融動盪,衝擊港元聯繫匯率。有報道指,中共已罕見地向香港運送黃金,進行「金融維穩」。

「國安法」衝擊港元聯繫匯率

中共22日宣佈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當日,恆指收市暴跌1千300多點,跌幅超5%。同時引發各國譴責,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將「強烈回應」。

目前美國民情反共情緒日益高漲,中國問題成今年總統大選重要議題。為贏得民意,兩黨總統候選人大打「反共牌」。22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訪問時表示,如果中國對香港推行「港版國家安全法」,美國應該呼籲其它國家譴責中國,他還批評特朗普對人權問題保持緘默,認為「這只會鼓勵流氓惡棍和獨裁者」。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24日表示,北京有關做法可能導致美國對中國及香港實施制裁,並威脅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

美國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態度明確、強硬,對此產生的影響,香港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認為,在外部諸多的不確定因素下,未來香港或有大規模撤資潮,同時衝擊本港利率及聯繫匯率,甚至可能會重返1998年的金融危機時期,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隨時不保。

他解釋,相關法例可能會引發投資者和香港人,對香港經濟出現信心危機,除了企業撤資,如果大量港人移民就會將港元兌換成其它貨幣,甚至恐慌性影響市民對聯繫匯率的信心,繼而影響大陸經濟。

關焯照說,現時九成以上的國際貿易都是以美元結算,如果香港失去聯繫匯率制度,大陸就難以將人民幣兌換成港元,再兌換成美元。

中銀香港執行董事辭任 業內人指「有內幕」

5月25日中銀香港發公告稱,高迎欣即日起辭任該公司及該銀行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兼總裁、戰略及預算委員會和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委員等職務。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高迎欣,此時正在北京參加中共兩會。 5月18日高迎欣在深圳做了核酸檢測後赴京開會。多位業內人士透露稱,高迎欣將在兩會結束後留在北京,日後或將赴任民生銀行董事長一職。

目前官方無解釋高迎欣離任的具體原因。不過有業內人士指,高迎欣離任是官方的指定動作。

有金管局內部人士透露,金管局每隔三年就會跟中國人民銀行簽定貨幣互換協定,根據協議,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用4000億人民幣換走了4700億港元,這些港幣用於填補中共的外匯不足的空缺。由於過去兩年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金管局手上的人民幣出現貶值,虧了不少錢。

另外,目前中國大陸外匯出現短缺,是否能夠償還以前從香港以美元或者港元發行的債務,已經成為疑問。有分析指,高迎欣是知情人士同參與者,目前「國安法」衝擊聯繫匯率,好多黑幕蓋不住了,中共可能提前把「當事人」撤走。

有香港商界人士表示,把香港資金之水大量北調的,不止是通過金管局,香港很多商業銀行,都向大陸企業和銀行發出大批商業貸款,香港投資者也購入大量中國企業債券,一旦金融形勢惡化,這些香港的南水,恐怕再也難從北方回流。

急調10噸黃金至港 北京欲「金融維穩」

「路透社」5月25日引述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消息說,今年4月,香港的黃金貿易數據顯示,當月罕見的出現由中國大陸淨流出黃金至香港的情況,這是八年來首次錄得黃金由大陸淨流出。

3月有13,523公斤黃金由香港淨流入大陸,4月黃金變為由大陸淨流出至香港,總量為10,300公斤。

北京當局運送黃金到香港,或因推「港版國安法」,預計會導致金融動盪,但又不想動用中國的外匯儲備,或是外匯儲備已無錢可調,因此用拋售黃金來「維穩」金融市場。

中共能支配的外匯有限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在澳洲《SBS》撰文指,雖然中國持有的外匯儲備目前仍達3萬億美元,但其中可機動使用的,不到2,000億美元。

他解釋說,因為中國有高達2萬億美元的外債,其中大部份是短期債務,再加上要負擔起外資隨時可以拿走的5,400億美元,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當中,中國可自主動用的僅有4,600億美元。

而4,600億美元當中,支付2個月進口所需要的安全外匯必需存量,就高達3,000億美元,剩下的機動外匯,只有不到2,000億美元而已。按照美中經貿談判第一階段協議內,中方的美國產品採購承諾,今、明兩年就將會耗盡這些機動外匯。因此他得出結論說,中國表面上外匯儲備世界第一,但其中85%是外債,捉襟見肘的困窘一目瞭然。

貿易出口受衝擊 中共外匯緊張

疫情之下,世界經濟活動幾乎停擺,金融市場出現購進美元避險的傾向,造成美元緊缺。為緩解美元慌,美聯儲和世界上9個國家的央行簽署貨幣互換協議,將美元借給9國央行,但是中國央行被排除在外。

世界正加速與中共脫鉤,這意味著貿易出口幾乎成中共獲取美元的主要途徑。日前疫情尚未平息,中共就急迫催促復工的原因也在於此。

進入4月,大陸各地陸續復工,但是復工後企業卻發現來自歐美和其它各國的訂單嚴重萎縮,企業復工卻無法復產。大批中小企業面臨破產,失業問題日趨嚴重。

5月7日,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外貿進出口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3萬億美元,下降7.5%。其中,出口6,782.8億美元,下降9%;進口6,200.5億美元,下降5.9%;貿易順差582.3億美元,減少32.6%。

貿易順差劇減三成,外匯緊張表面化。最近大陸傳出停發、或要求上繳護照限制出國一事,有分析指,其主要目的是堵住國民境外使用外匯的『漏洞』,最大限度防止外匯流出。

【李嘉誠項目開標前 中共大使猝死】

除了經濟困境之外,也有奇怪的官員死亡案件,引發猜疑。

5月24日,以色列對最大海水化淡工程索立克二期進行投標,當局需要在一家以色列公司IDE和李嘉誠的和記水務公司之間作出選擇。

若和記水務中標,很可能把其中標項目部份分給大陸公司,這已不是秘密。5月1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戴著口罩突然對以色列進行短暫訪問。有分析說,他對以色列發出明確警告:要麼選擇美國,要麼選擇中共。

幾天之後的5月17日,中共駐以色列大使杜偉,在寓所內突然離奇死亡,他殺、引咎自殺等各種傳聞連綿不絕。

蓬佩奧5月13日突訪以色列,短暫停留了九個小時,會見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和國家安全部長甘茨(Benny Gantz)。以色列媒體報道,美國要求以色列斬斷中共在以色列基礎建設和高科技的投資,是蓬佩奧此行的主要目的。

同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發出信息,指出與中共交易只能帶來更大傷害。特朗普還親自過問,要求以色列「講清楚」。

據悉,和記水務競標的以色列最大海水化淡廠,位置靠近以色列一處空軍基地和一所核研究中心,美國於兩年前在和記水務參與首輪競標時,就對以色列政府發出警告。

海水化淡廠投資標值15億美元,建成後,年供應兩億立方米飲用水,佔整個以色列淡水供應量四分之一。中標者將負責籌資和建設,並獲得25年經營權。

關注中東事務的媒體《阿拉伯新聞》(Arab News),5月23日發表一篇文章說,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與以色列在國際事務上保持一致最密切的總統,但只有一個話題例外,那就是中共。這篇文章的題目是《特朗普已經受夠了以色列跟中共的曖昧關係》(Trump has had enough of Israel's cozy ties with China)

杜偉曾大批美國

中共和以色列警方在5月17日發現杜偉屍體後,迅速作出自然死亡結論。由於外交官死於在任期間,是國際外交界小概率事件,57歲的杜偉,到以色列上任僅僅三個月就突兀離世,國際社會質疑其背後存在自殺或他殺的可能。

中共以色列大使館的網站信息顯示,杜偉自2月15日到達以色列至5月17日猝死的三個月中活動頻繁,其中最主要的兩項工作是宣講中共控制疫情成功論和維護中資在以色列投資。

杜偉對蓬佩奧5月13日的到訪作出強烈反應。中共大使館於5月14日在以色列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紙《耶路撒冷郵報》網站,批駁蓬佩奧訪問前後有關涉華言論,甚至把蓬佩奧說成是「政治病毒」。

收購烏克蘭 飛機發動機製造商被阻

在赴任以色列之前,杜偉曾於2016年到2019年底,擔任中共駐烏克蘭大使。在任期間,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的子公司,北京天驕航空,曾於2017年收購烏克蘭飛機發動機製造商摩打西奇公司(JSC Motor Sich)51%的股份,並計劃在重慶建設生產線。

這項收購協議從一開始就受到美國反對。2017年烏克蘭國家安全機構在收購後凍結了北京天驕航空的股份,中間經過多次較量。2019年9月,特朗普曾經派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出使烏克蘭。北京天驕航空上訴到烏克蘭法院要求解凍,但於2020年3月被法院拒絕。法院要求烏克蘭情報部門調查這項收購是否破壞國家安全,「讓敏感技術落入外國」。

有分析指,杜偉剛剛經歷在烏克蘭的敗局,又在以色列面臨同樣結局。美國若成功阻斷和記水務此次競標,杜偉難以承擔屢次失敗的壓力,或者擔心自己政治仕途命運,由此引發健康危機或者選擇自殺,都是杜偉猝死可能的合理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