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同這些高級官員步向翠谷水上餐廳的,還有十幾位美軍顧問團成員,歐茲當年是炮兵維修士官,剛巧在幾天前被顧問團調去金門,負責教導才運到金門的155榴彈砲維修程序,所以八二三炮戰時,他是非自願地「恭逢其盛」。

這第一排炮彈就讓身經百戰的三位副司令官全都當場殉職,吉星文將軍是打響抗日戰爭第一槍的舉國公認之英雄,章傑將軍則是我父親謝肇齊的黃埔軍校六期同學,當年章傑、徐煥昇與我父親等十餘位黃埔學生,同時考入中央航校一 期,我父親因摯友林豐炳將軍沒考上航校(沒通過航空體檢),決定放棄航校而留在黃埔島上,章、徐兩位將軍雖然離開了黃埔島,日後仍然與六期老同學們保持聯繫,所以章傑將軍的殉職,也讓我父親與日後貴為空軍總司令的徐煥昇將軍都難過了好一陣子。

國防部長俞大維與金門防衛司令官胡璉將軍當時也都負了傷,我的美國朋友歐茲先生則在第一排炮彈下負了重傷,左大腿被彈片挖掉了一大塊肉,好在被美軍緊急送到軍艦上去急救,不然就像吉星文將軍一樣,也會因失血過多而亡。歐茲先生曾撩起褲管,讓我看他那有牛肉麵碗大小的傷疤,他所告訴我的「曾參與八二三炮戰」之故事,可不是瞎扯的。

歐茲先生就是那少數「有良心的白人」之一,他在退伍後經商致富,決定把一個新的工廠開設在屬於奧克拉荷馬州的恰克陶族印第安保留區,也就是達拉斯 正北方約一百英里處的小城阿托卡(Atoka, Oklahoma)。這阿托卡鎮是為紀念一位恰克陶族酋長而命名的,由達拉斯沿七十五號公路北上,一個半小時即可到 達。工廠開設在阿托卡鎮的目的是要給恰克陶族印第安居民一些就業機會。

在此,得提到1965年美國莊遜(Lyndon Baines Johnson)總統簽署的「民權法案」,在提升對黑人的社會地位之際,受惠的還有另一個被欺凌的「有色人種」——印第安人。美國政府 一向對低收入戶實施的「安撫政策」,印第安人與黑人待遇相當,所以許多人在家裏努力生孩子,沒有工作沒甚麼了不起,政府會按月、按人頭發救濟金養你。

一百多年來,印第安保留區的居民早已被白人的這種安撫政策麻醉(黑人也幾乎一樣),太多的印第安人頹喪地酗著酒過日子。歐茲先生以為增加他們「工 作機會」就可以改變這令人感嘆的現狀,所以廠內除高階的專業產品設計工程師之外,一般技術人員、工人、及辦公室秘書等,所雇用的幾乎全是印第安人。

問題就來了,有些印第安員工在月底拿到薪資後會失蹤幾天,有時甚至於一、兩個月都不見人影。你以為他們自動離職了,可突然有那麼一天,他們又惺惺忪忪地晃回來要求上工啦!

離職後又回來工作的原因通常有兩個,一個原因是有那麼一 天他「醉得不省人事」,且一醉數日,爬不起床來,直到完全清醒後才能回公司上工。另一個原因 則是政府會發救濟金給印第安低 收入戶,若當事人「銀行戶頭裏存款太多」,救濟金就被取消或相對地減少,所以他們不願意有穩定收入的工作。直到銀行戶頭裏存款降至只剩幾塊錢時,或買醉的零用錢不夠時,才會又出去 找工作。你看,夠令人氣結的罷!

歐茲先生在印第安保留區苦撐了約莫五、六年,不時要大費周章地招募與訓練新員工,以替補才訓練不久就無預警離職的「老」員工,就因為欠缺員工的穩定性,只得整廠遷到德州東部的Longview,這也是他畢生引為遺憾的一件事。 歐茲先生現已退休,搬到德州最南方的Brownsville港口附近,在面臨墨西哥灣的小鎮上,買了棟濱海的房子,迎著海風安享餘年去啦!◇(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