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始發地的武漢,其感染人數比例一直受到外界關注。繼陸媒披露武漢陽性率高達5%-6%信息遭官方封殺後,又有網絡博主爆出武漢一家醫院檢測出的抗體陽性率高達10%。

武漢市民表示,希望官方信息公開透明,不要再次隱瞞。

擁有36.4萬關注者的Twitter網民「月光網誌」5月18日稱,武漢武鋼總醫院在最近檢測了1402人中共病毒抗體,其中復工體檢1021人,4月份醫院開診以來住院的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人381人,結果顯示兩組的抗體陽性率高達10%。

武漢青山區武鋼職工朱先生22日對《大紀元》表示,他不清楚這條消息及數據的來源是否可靠,但他4月中旬去做自費檢測的時候,看到有不少人也前去武鋼醫院門診做自費檢測。

「(當時)自己覺得咳嗽,就根據官方診斷指南去檢測了,在武鋼花門診做了三大項:CT、抽血(血清檢測),還有咽拭子(核酸檢測),檢測結果也是送到武鋼總醫院,但武鋼總醫院也沒有檢驗的條件,之後送到專門的一個檢驗室。」

朱先生表示,他雖然是自願檢測,但在門診檢測填表的時候,門診大夫給他填的是復工復產檢測,「有不少人自己掏錢去檢測,當時我去體檢的時候還看到有很多老人去檢測,應該整個青山區的人也是去那裏檢測。」

朱先生說,那次自費檢測的結果是他沒有問題,「武鋼總醫院檢測的數據都有統計,但總的結果是怎樣的就不清楚了,他們沒有公開,所以,這個數據怎麼來的我不清楚。」

青山武鋼的徐女士21日對《大紀元》表示,武漢在職職工有十幾萬,復工檢測應該不止一千多人。另外,到醫院檢測的一般都是密切接觸者,或自身感覺不舒服的人,「一般人也不會跑到醫院去檢測,一般都是密切接觸者,或自身感覺有不舒服的人才會去醫院檢測,所以在醫院檢測的肯定比例就高一些。」

徐女士現在所在的社區基本檢測完了,對於武漢官方是否公佈這次檢測結果,徐女士表示不太清楚,「現在是這樣的,檢查之前說三天之後拿結果,然後第三天突然來個緊急發文,說這次檢測不給結果,因為人太多了,如果有問題的會直接第一時間通知,然後到今天凌晨突然(通知)又可以拿到結果了。」

朱先生說,官方信息經常都不透明,「包括4月份對1.1萬戶家庭的抽樣調查,網上沒有看到官方抽樣調查的結果,但群裏大家在傳有5%-6%的人攜帶病毒。」

大陸媒體4月14日報道,為查清中共病毒在健康人群中的感染率,以及無症狀感染者數量(佔比),中共在全國9個省、市(含武漢市)同步開展流行病學調查。武漢市從4月14日起啟動了為期3天的13個行政區100個社區、共計1.1萬人的病毒核酸檢測及血清流行病學調查。不過,至今未公佈這份抽樣調查結果。

(推特)
(推特)


《財新網》5月12日曾報道說,武漢在4月份進行1.1萬人的血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中,大約有5%-6%的取樣者出現抗體陽性,此比例高於預期。

按照《財新網》的比例,武漢1100萬人中,至少有50萬人被感染。如果按照武鋼總醫院10%的比例,至少有110萬人感染。

朱先生表示,從各種信息來源推測,感染的比例應該還是比較恐怖,網上有一些信息官方會說它是假的,但到後來都是真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一開始(官方)否認很多東西,突然間來否認說,這是真的。」

要求官方信息公開

朱先生說,由於他之前的自費檢測超過了7天,昨天單位又叫他再去社區做了檢測,他表示,現在主要問題是,從自費到免費、收費的標準以及檢測的最終結果都是政府在操弄,民眾毫無知情權。

「前面自願檢測,是自費的,收費還很高,我三大項全部做下來七百多塊錢(除CT以外,另兩項核酸和血清收了440元,這次才幾十塊錢),後來政策又變成費用可以從醫保裏走,現在是全員檢測,完全是免費,所以,這個前後政策變化決策的過程都不清楚,收費標準是怎麼制定的也不透明,包括之前抽樣調查的結果,包括這段時間社區全員逐步檢測的結果等,實際上只有政府掌握這些信息,老百姓都不清楚。」

還有這次為甚麼要搞全員檢測,官方是說因為東西湖區發生6例病例,其實「包括我們這種自費的說不定比例也很高,都是很有可能的,然後說全體來檢測,但是,官方沒有公開它決策的過程,根據甚麼來決策的。」

朱先生表示,官方不公開結果,實際上已經違法了,「按照中共的法律,國務院曾經說重大政府信息、公共事件信息應該公開。」

(推特)
(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