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期間,黑龍江當局加強對民間的管控,佳木斯地區為了應對上級的檢查出台很多新規,包括當地部分早市被停業。當地民眾認為這些措施並非為百姓健康考慮,而是為應對上級折騰百姓。有哈爾濱人披露被大數據監控下感覺自己裸奔。

佳木斯當地民眾李女士向大紀元表示,「從中共兩會開始,佳木斯市當地的一些早市市場被要求全部停業,一直到28日開完兩會才允許出攤。有些早市被提早關閉,現在買菜主要是去超市購買。市場管理員還對小商販表示,如果違反規定的,一次、兩次提出警告,三次就送拘留。」

李女士舉例,在佳木斯火車站的南出口附近的先鋒路菜市場,那裡平時都是固定攤位,整天營業的,從本月20號就不讓出市場攤位了。

李女士還說,最近黑龍江當局還加強了管控,不斷去各地檢查。沿江早市是當地最大的早市市場,兩會前一天(20日)早7點半左右,有城管人員就在車內大聲喊著讓商販提前收攤,說是為了應對上級要來當地檢查。而沿江早市一般是早8點半收市。

佳木斯市西菜市設有卡口,進入需要測溫、掃描。(知情者提供)
佳木斯市西菜市設有卡口,進入需要測溫、掃描。(知情者提供)
 

「比如鐵西早市以前每天營業到11點多,現在每天提早到8點半收市,而且要測體溫,掃健康碼。而春光早市現在每個攤位都隔一天開檔一次,原來中間有攤位,現在沒有了。不到8點市場管理人員就喊話,叫早市攤床營業戶8點20分都得撤離完,說省裡來人了,有檢查。」李女士說。

也有當地民眾也向大紀元介紹,「近期佳木斯各商場、超市、飯店、小區、早市等又開始設卡要求掃碼,很多商戶抱怨說,最近總有來檢查的,一旦不按其要求給顧客掃碼,商店就面臨著被迫關門。而這些措施沒有一樣真正是為了百姓考慮,都是為了應對上級的檢查在折騰百姓。」

據悉,當地小商販對此很不滿意,罵共產黨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這場瘟疫,越發讓小商販看清了中共當局的本質。

有來自佳木斯公安局的家屬消息說,黑龍江省省長準備本月25日去佳木斯所轄的縣級市撫遠市,現在是為了迎接省長來檢查在做準備。等到25號,所有攤位就都得停業了。現在一般人都還不知這一消息。

佳木斯向陽小區因疫情路被封。(知情者提供)
佳木斯向陽小區因疫情路被封。(知情者提供)

也有消息說,撫遠對俄羅斯口岸即將準備開放,滯留在俄羅斯的華人將由此入境回國。佳木斯的疫情防控和醫院醫護人員都為此感到憂心,擔心撫遠和佳木斯可能即將淪為第二版的綏芬河和牡丹江。

目前佳木斯因疫情小區封閉成為常態,沿江早市附近小區樓與樓之間已用鐵珊欄做成固定的圍牆,有一家烤肉小店就在圍牆之內,該店就在鐵珊欄上懸掛告示牌表示,從另外的東樓可以進入該家烤肉店,說明該店處於正常營業之中。

佳木斯小區因疫情封閉成為常態。商店營業只能繞道走。(知情者提供)
佳木斯小區因疫情封閉成為常態。商店營業只能繞道走。(知情者提供)

佳木斯小區因疫情封閉成為常態。商店營業只能繞道走。(知情者提供)
佳木斯小區因疫情封閉成為常態。商店營業只能繞道走。(知情者提供)

在當地民眾向大紀元提供的圖片中,向陽小區居民出入口也被當地防控指揮部的橫幅「外來人員和車輛禁止入內」橫跨擋住去路。

另外中共利用疫情建的健康碼等大數據監控,令他們感到生活就是裸奔。有哈爾濱人21日在百度上披露自己剛剛的遭遇,當時他坐在汽車上,疾控中心給他打電話,他正在通話沒接。

他說:「他們通過車載攝像頭,找到我旁邊的人給他打電話,讓旁邊的人告訴我接疾控中心的電話。關鍵是我旁邊的人還不是在車站買的票,半路上的車都沒有留任何信息。感覺現在我們都是在裸奔啊。」

因受疫情的影響,哈爾濱的民眾抱怨生活越來越艱難:「哈爾濱什麼時候恢復,真的受不了,一個月3200房貸,工資越來越少,我現在一個月700生活費。」「一點活路沒有,外面不讓賣,門市沒人都出兌,疫情好了都要跑路,掙著三四線的工資,物價房價堪比一線城市,買賣不好做,聽說最近違規門市都要拆。」

還有的市民表示,「沒用的,出去照樣隔離,至少得月末出去才能不隔離。」

甚至有人說:「黑龍江真的完了,有機會趕緊走,不走就是個死。」

而就官方公布的疫情數據,民眾紛紛譏諷:「哈爾濱疫情『清零』了?神一樣的速度啊!」「清零小區還能這麼嚴,具體情況領導都不報。」「不讓報啊,領導烏紗帽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