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期,伍子胥逃亡途中,幸遇一位女子饋飯相濟。當他功成之後,兌現了「千金報德」的承諾。

清朝時期,方觀承困窘之時,遇到一老婦,獲贈一盤角黍。他成為封疆大吏後,也以千金相報大德。湧泉相報滴水之恩,也是華夏先民的一大本色呢。

春秋時期,太子羋建被奸臣費無忌陷害,他的老師伍奢也因此受到牽連,最後被楚平王所殺。伍奢的兒子伍尚也一同被害。為了斬草除根,楚平王還要殺伍奢的另一個兒子伍子胥。

逃命途中 乞食活命

伍子胥(前六世紀─前四八四年)連夜奔逃,當他來到溧陽瀨河邊時,疲於逃命的他,此時已經餓得頭眼昏花。他看見河邊有一女子,正在浣紗,旁邊的竹筐裏有些食物,於是向她乞求,可以給一些飯吃嗎?

伍子胥藏匿淮水間,選自月岡芳年繪《月百姿》(公有領域)
伍子胥藏匿淮水間,選自月岡芳年繪《月百姿》(公有領域)

女子起初低著頭答話。她與母親相依為命三十年,從來不敢逾越禮節,招呼陌生的行客。此時,伍子胥身在窮途,為了活命,向女子乞求一頓飯。他希望女子施恩,賑濟他渡過難關。

女子抬起頭,看到伍子胥身形容貌魁偉,不似尋常之人,心中憐憫他的處境,就取出全部的漿紗麵糊,跪著送給他吃。

功成之後 千金報德

伍子胥蒙女子饋飯得以活命,因此對她再三道謝。臨走之前,他叮囑女子:「承蒙夫人活命之恩,在下銘感肺腑。只是眼下我是一個亡命之夫,如果有人問起我的行蹤,還請夫人替我保密。」

女子答應了他。伍子胥走了幾步,回頭一看,女子抱著大石頭,自投瀨水而死。原來她信守承諾,為了讓伍子胥徹底放心,安心逃命,就以這樣的方式表明心跡。

伍子胥見女子投水而亡,一時悲憤不已,他咬破手指頭,寫了二十個血字:「爾浣紗,我行乞﹔我腹飽,爾身溺。十年之後,千金報德!」為免讓人看見,就用土掩埋了。

伍子胥逃到吳國,助吳王闔閭興國。最終,他率兵攻入楚國國都,鞭屍楚平王,為父親和兄長報了仇。

吳軍大勝之際,伍子胥感念女子的恩德,來到瀨水邊,找到先前題石血書,他想以千金報答女子,但苦於不知道她家何處,於是把千金投進水中,以兌現他的諾言「千金報德」。

這個故事就是千金小姐的由來。

千金報德的故事,從春秋到清朝,已經流傳了二千多年。這個歷史劇情,在清朝又上演了翻版。

老婦賑濟落魄才子

恪敏公方觀承(一六九八~一七六八年)還未顯達時,早年屢試不中。到了五十歲,猶以筆耕為業。有一天,一個精通觀相的人看到他,對他說:「您的大運就要到了,不到十年,就可位至封疆大吏。」

那人還告訴他:「公利西北,不利東南」,建議他進入京師。方觀承接納那人的建議,放棄原先的計劃,決意北上。他徒步行走到保定地界,所有的盤纏都花光了。看見路旁有一家簡陋的小店,便坐下來稍微休息一下,歇歇腳。

這時,一位老婦提著一壺茶放到他面前,雖然很渴,但是他不敢喝;桌上擺著一串角黍(以蘆葉或竹葉裹成尖角的粽子),方觀承正饑饉難耐,盯著角黍默不做聲。

老婦心地善良,見狀領會了他的心意,笑著問他:「你是不是想吃東西啊?」方觀承也笑著回答:「是啊,只是我沒有錢!」

老婦依然笑著說:「這都是小事。沒錢,又有甚麼關係?」遂即讓兒媳取出一盤角黍,讓他飽餐一頓。方觀承欣然接受,沒有推辭。吃完之後,他索要紙筆,寫了一張書券,交給老婦,讓她好好收藏著,說:「日後,我再路過此地,一定會好好報答您。這張書券不要弄丟了。」

封疆大吏 千金報德

不到十年,方觀承果然升為直隸總督。赴任時,百官相迎,觀者夾道若堵。方觀承命清苑縣令召請老婦。官府相請,老婦不知所為何事,戰戰兢兢地跪在轎子前,叩首請罪。

方觀承急忙命人將老婦攙扶起來,以溫言好生安慰老婦,笑著問她:「一別多年,您都已經滿頭白髮了。您的茅店是否仍是安然無恙啊?昔日,您讓我飽餐角黍,今日必當酬謝您。昔日我寫的書券可以兌現、繳還了。」

清代畫家徐揚《端陽故事圖冊》中的《裹角黍》(公有領域)
清代畫家徐揚《端陽故事圖冊》中的《裹角黍》(公有領域)

老婦聽到他的話,才想起那樁往事,於是笑著說,她不敢求謝,還道昔日獻的角黍不夠豐厚,「如今您成為貴人,還能記得老婦,就是到死我也不會忘了」。老婦還收藏著那張書券,答應繳還。她謙遜地說,那角黍就是一點心意,哪能因此請功邀賞呢?

方觀承酬謝她千兩白銀,派人送到她的家中,令她的兒子好好贍養老母,以安享天年。老婦感念方公大德,造了一座亭子,奉上方公的牌位,為他祝禱祈福。當地百姓稱道此事,稱呼那座亭子為「千金亭」。

~事據《東周列國志》第73回/第77回、《里乘:蘭苕館外史》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