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楚國的祖先是五帝中的顓頊帝,帝嚳時被賜與祝融的稱號,其後代中有一個叫熊繹的,因為輔佐周文王和周武王有功,被周成王封到楚國,賜子爵。西周晚期,楚國國君熊渠很得長江和漢水一帶百姓的民心,於是稱王,這也是第一個敢於藐視周天子並自稱王爵的諸侯。春秋時,有五個國家相繼稱霸,史稱春秋五霸。最後一位霸主叫做楚莊王。西元前529年,楚莊王的孫子棄疾,以欺騙的手法繼承王位,稱楚平王,立兒子建為太子,並為太子指定了兩位老師——伍奢和費無忌。

伍奢(伍子胥的父親)的官職是太傅,就是大老師;費無忌的官職是少傅,就是二老師。這兩個老師性格非常不一樣。伍奢是一個非常剛直的人,非常正直,而且也非常直率。費無忌是一個非常諂佞的人,一個小人。

當然這兩個老師的關係就搞不好了,伍奢就很不喜歡費無忌。不僅伍奢不喜歡,太子建也不喜歡費無忌。費無忌非常壞,就想太子不喜歡我,有一天他要繼了王位,我怎麼辦?我得想一個辦法,把太子廢掉或者殺掉。他就動了一個壞主意。楚平王二年的一天,他跟楚平王說:太子的年齡不小了,為甚麼不給太子納妃呢?

當時太子多大呢?只有十五歲。感覺好像費無忌對太子還挺好的,說要給他娶個老婆。楚平王就問:你覺得哪一個國家的公主可以適合跟我們楚國聯姻?

春秋年間,聯姻經常是在諸侯之間,他娶了他的公主,或者她嫁給他的太子。我們過去管結婚叫做「結秦晉之好」是吧?因為秦和晉是春秋時候兩個非常大的國家,互相之間經常聯姻的。

費無忌就說:我看秦國不錯。秦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當時都城在雍,不在咸陽。咸陽是在商鞅變法之後才遷都到咸陽的。之前秦的都城在雍,就是在陜西省的寶雞市附近。

費無忌說:秦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晉國也是一個很大的國家,但是晉國和楚國之間關係一直不太好,經常打仗。如果楚國要是能夠跟秦國聯合,晉國就不足為慮了。楚平王就同意了。他就派費無忌為使者到秦國去提親。當時秦國的國君叫秦哀公,他就把妹妹孟嬴許配給了太子建。

費無忌一看見孟嬴就產生了一個壞主意。為甚麼?因為孟嬴長得非常漂亮。費無忌帶著孟嬴回到楚國。到了都城郊外的時候,他跟孟嬴說:你先在這裡等一下,按照我們楚國的規矩,是先要拜見太子的家人,然後才能夠成親。費無忌就星夜進城去見楚平王。楚平王第一句話就問費無忌:秦女相貌如何?

一般來講給太子納妃,都會先問使者出使情況、對方國君是不是高興、有沒有甚麼交代呀等等,都是要問公事。楚平王第一句話就問秦女相貌,可見是好色之徒。費無忌馬上順竿兒就爬上去了。他說:哎呀,我這一輩子見過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從來沒見過長得這麼好看的,甚麼過去傳說中的妹喜、妲姬、褒姒呀,我覺得都不及孟嬴的萬分之一。

楚平王聽了之後滿臉通紅,說:寡人做了這麼大一個國家的國君,不能夠娶這樣的絕色美女,實在是人生的一大憾事。費無忌說:那你就娶了嘛。楚平王說:恐礙人倫吧。費無忌說:他們還沒有成親,既然已經到了都城,你就自己娶。楚平王說:那太子怎麼辦?費無忌說:陪嫁的人中,有一個齊國的女子,容貌非常的端麗,而且行為舉止非常合禮儀,亁脆就把齊女嫁給太子,您自己就娶了秦女孟嬴算了。這兩個壞蛋一商量,就幹了這麼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情。

旁白:按照《史記》的〈十二諸侯年表〉的記載,西元前527年,費無忌出使秦國,為太子建納妃。秦哀公將妹妹孟嬴許配給楚國太子。孟嬴是絕色美女,而楚平王又是好色之徒。費無忌正在尋找機會離間楚王和太子的關係,於是攛掇楚平王娶了太子妃,將陪嫁的一名齊國女子送給太子建完婚。這一場掉包計,為楚國埋下了亡國的禍根。

孟嬴在嫁給楚平王之後,第二年就懷孕了,生了個兒子。楚平王愛如珍寶,就給他取名叫做珍,這就是後來的楚昭王。到了西元前523年,楚平王娶孟嬴已經四年了,楚平王父子之間的關係也已經比較疏遠了。費無忌就想:我要趁機會,讓他們再疏遠一下。

他有一天就跟楚平王說:我覺得城父地方很重要。城父在甚麼地方?在現在的安徽省亳縣附近,就是在安徽跟河南交界的地方,也是楚國的邊境。他說:為甚麼不讓太子去鎮守?楚平王說一定要太子去嗎?費無忌就跑到楚平王耳朵邊上說:您娶了太子的老婆,太子天天在您面前晃,事情遲早是要敗露的。趕緊趁機會把太子發得越遠越好。

楚平王就明白過來了。於是他就把太子建和他的大老師就是伍奢一塊派到了城父。同時派去的還有一員武將叫奮揚,讓他去做城父的司馬。司馬就是掌兵的,城父司馬就是城父最高的軍事長官。

在司馬奮揚臨行之前,楚平王跟他說過一句話,「侍建如侍餘」,就是說你對待太子建要像對待我一樣的忠心,「侍太子如侍寡人」。這樣太子建帶著伍奢和司馬奮揚就到了城父。

第二年,費無忌有一天又跑到楚平王的身邊說:大王啊,聽說太子在城父招兵買馬、聚草屯糧、結交諸侯,看樣子是要造反啊。楚平王說:不會,我兒子一向柔順,怎麼可能造反?費無忌說:你不知道啊,您娶了太子妃子的事情被太子知道了,太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楚平王這時候不信也信了。費無忌說:現在不能抓太子,不能夠打草驚蛇。因為太子的老師伍奢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你趕緊把伍奢從城父叫過來,問一問伍奢是怎麼回事兒。

楚平王就把伍奢叫到了都城,楚平王說太子要謀反,你知道不知道。伍奢一聽到就知道是費無忌在後面搞鬼。伍奢說「王納子婦已過矣」,你娶了你兒子的老婆已經很過分了,「大王奈何以小臣疏骨肉」?就是你怎麼能夠聽一個小人的話,去懷疑自己的骨肉至親。

楚平王又羞又怒。費無忌在旁邊也聽見了,費無忌說:你看,他現在已經對大王非常不滿了,這樣發展下去還了得,趕緊關起來。就這樣楚平王就把伍奢抓到監獄裡。然後他跟費無忌商量:我兒子怎麼辦?費無忌說:你不要把你兒子招回來。你現在給城父司馬奮揚寫一道密令,讓他就在城父把太子解決掉。

楚平王就寫了一道密令,交給城父司馬奮揚,十一個字,「殺太子,受上賞;縱太子,當死」。司馬奮揚看到密令後,立刻通知太子趕快逃跑。然後奮揚就命人造了一個囚車,自己坐在囚車裡面,回都城來見楚平王。

楚平王看到奮揚之後就問他:太子呢?奮揚說:跑了。平王說:密令是我寫的,只有你一個人看到,到底是誰走漏了消息?奮揚說:我。平王說:有什麼可解釋的嗎?奮揚說:我在臨行之前,你曾經告訴我,侍太子如侍寡人,就是告訴我對太子和對您一樣的忠心。他說當時我看到密令的時候,那跟您原來說的不一樣啊,再說太子也沒有謀反的明顯證據呀。您這樣殺掉太子,國人會議論您,而且那是您自己的親兒子啊。所以我就決定把他給放走了。放走之後我又想,違反了大王的密令,這就是死罪,如果我要一塊兒跑,是第二條死罪。乾脆我就來這裡見你來了。

楚平王聽到那句話之後也很感動,他就跟奮揚說「歸」。就是說你回去吧,你還去繼續做你的城父司馬。你雖然沒有聽寡人的命令,但是忠心可嘉。

這個時候,太子已經跑掉了。太子跨過一條河跑到宋國。宋國的都城在現在的河南省商丘市。從城父那個地方跨過一條河就會到宋國。

伍奢現在關在監獄裡。楚平王就想:伍奢怎麼辦?要不要殺掉?費無忌跟楚平王說:現在不能殺。因爲伍奢有兩個兒子非常厲害。他的大兒子叫伍尙,二兒子叫做伍員(「員」字古語中發音是「雲」)。伍員就是伍子胥。

費無忌說:這兩個兒子非常厲害。如果你要殺掉伍奢,會有很大的麻煩,最好是把父子三人一塊殺掉,斬草除根。楚平王就問有什麼辦法。費無忌說:您命令伍奢寫一封信,把兩個兒子召到都城。您就跟伍奢講,如果你肯寫這封信,我就赦免你的死罪,否則就殺掉你。(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