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歷史科有關中日關係試題引爭議,香港教育局長史無前例的公開指責、點名立法會教育界議員,令各界譁然。中共喉舌則稱應建立一國兩制新教育體制。有立法會議員指,這是中共做法,自卑「玻璃心」使然,但扼殺年輕人思想不可饒恕。學者認為,港府在為政治抗爭找替罪羊、找台階下。

郭家麒:港教育局長中共做法打壓言論玻璃心」幼稚

14日舉行的中學文憑試(DSE)歷史科其中一題要求考生回答是否同意「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被親中傳媒群起炮轟,宣稱疑受「仇中」言論的考評局評核發展部經理(歷史科)楊穎宇操縱。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15日召開的記者會上宣稱,疑該試題具引導性;偏離全面和客觀的歷史事實,因此要求考評局取消該題目。

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向大紀元表示,楊潤雄的做法在香港從來沒有發生過。中共當局用言論議題把香港打成對立面。試題可以從正面或反面來提問,將其作為政治議題來打壓是奇怪且幼稚的,因為人們有言論自由。

他說:「這個情況越來越令我們擔心,他們是用共產黨的做法。我們香港人有一個習慣的(說法)叫做『玻璃心』,就是他覺得『自卑』。很多人都知道毛澤東曾經很多次都說,說他是利用日本侵華的時間換這個空間,給中共可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把它的控制、它的勢力加強。這也不是甚麼秘密,歷史書本都有寫。」

鄭宇碩:港府為政治抗爭找替罪羊、找台階下

當晚,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在「教育局以政治為先,摧毀考評制度」為標題的新聞稿中,指楊潤雄為了政治任務,嚴重摧毀考評制度,香港當局及建制派全方位攻擊教育界。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向大紀元分析,在曾蔭權時代北京便積極推展「國民教育」,梁振英一上台立即全力推動,最終在香港民眾極大的輿論抗議、反抗下收回。「所以,教育界一直都是北京以及香港撐北京陣營的眼中釘。」

鄭宇碩教授認為,它們就一定要整頓整個教育系統,推動國民教育。「不准、不讓這些老師、學生享受自由獨立的思考。」從另一個層次來觀察,它們也在為目前香港的政治抗爭找一個「替罪羔羊,於是它們說,這個問題出在通識教育、出在一些校長、教師誤導學生、誤導年輕人。」

鄭宇碩分析:「所以,它們也是為自己找一個台階下。其實大家很清楚,為甚麼大家說梁振英是港獨之父;說林鄭月娥是抗爭之母。就是這2個人倒行逆施、弄到天怒人怨,社會上才出現了種種不滿的抗爭。」

文革2.0現香港 威脅整個教育系統工作人員?

據港媒《蘋果》揭露,近年,考評局在教育局壓力下,各科的審題委員會都需要「邀請」教育局人員加入,包括這次引起爭議的歷史科試卷。其審題委員會有一名教育局課程發展處官員參與,早於歷史科開考前已對有關的出題策略和內容知情。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當晚在面書發文指,「教育局粗暴取消歷史試題 破壞獨立的考試制度」。他還表示,這次的情況與文革類似,現時教育局是無限擴大自己的權力,令人擔心是政治凌駕教育專業。

中共喉舌新華網15日晚亦隨即發表題為「香港必須建立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新教育體制」文章,稱該試題為美化日本侵華暴行的題目;宣稱兩名考評局負責歷史科及通識科擬題的考官,在社交媒體上散佈歪曲歷史、反中亂港言論。

鄭宇碩表示,香港回歸這麼多年,新華社的說法,意思是現在提出來要整頓教育制度嗎?這對於整個教育系統,對所有幾萬名教育工作人員來說,就是一種「威脅」了。此前,林鄭月娥已批評教育系統是「無掩雞籠」。意思是他們都不守規矩,亂來。

「你現在還有沒有一國兩制了?現在在香港人的眼中,不守規矩亂來的是警察、是警察不對。」鄭宇碩強調。

立法會議員:扼殺年輕人思想不可饒恕

16日,考評局負責通識科的兩名經理辭職,分別為評核發展部高級經理盧家耀;評核發展經理梁紫豔。此前,盧家耀曾在社交媒體個人面書發表「林鄭滾蛋」以及上載抗議遊行圖片被紅媒批鬥。

對此,郭家麒表示非常痛心。因為他們是教育學者,工作完全與政治無關,而是要訓練年輕人的獨立思考能力,每一個國家都會希望年輕人能夠有自己的獨立的思想。「但是,共產黨是不可以接受的,水準很低的一個政權,它的黑手放在香港。它看每一個人都是像一台機器,沒有自主的權力,這是香港人完全不可以接受的。」

郭家麒指,歷史是事實,不能夠扭曲;日本侵華是事實,中共有利用這個空間去壯大自己也是事實。學術就是容許百家齊放。人們用自己的認識、自己的看法去辯論。「現在辯論也要政治審查,是傷害香港,是扼殺年輕人一代的思想,是殘殺了他們的自由思想,埋沒香港年輕的一代,是不能饒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