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將於5月21日召開,大陸受假疫苗毒害的兒童家長維權團體,於5月12日向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發出一封公開信,呼籲修改現行疫苗法,確保受害兒童及家庭能夠得到應有的基本生存保障。

據報道,維權團體「疫苗寶寶之家」發起人何方美在公開信中說,「兩會」臨近,作為一個母親,應該繼續為孩子們的遭遇發聲。那些受害人為了能在「兩會」期間上訪維權,已提前到達北京。

報道說,維權團體計劃將這封信遞交中共河南省人大代表,但是此人當了代表後一直常住北京,地方上根本找不到他,因此信件只能通過媒體轉達。

公開信首先提出建議,設立全國最具權威的第三方鑒定機構,對注射疫苗後導致健康問題作出鑒定,取消接種事發地衛生疾控部門對受害者進行調查診斷與鑒定,避免「既做運動員又做裁判員」的問題,取消偶合症或無關責任之說。

公開信還提出,對於疫苗注射後不良反應造成的身體損傷,疫苗法稱之為「偶合症」。疫苗受害者家屬認為,該法有嚴重瑕疵,需要修改。

何方美認為,條款有推卸疫苗事故的責任之嫌。受害者因此得不到應有賠償,責任追究也沒有了依據。

金錢補償如同隔靴搔癢

何方美近日在推特上發文說:「愛國賊說中國法律健全,是啊,疫苗致死政府補償10萬—30萬,疫苗致殘3萬—30萬,接種不合格疫苗、醫生接種不規範、偶合病,均不在承擔範圍。」

廣東受假疫苗毒害兒童家長常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孩子注射假疫苗受害,毀了孩子的一生,多少金錢能夠補償?!孩子失去的是正常的人生,現在有家長在,能照顧他,家長會老會走的。家長老了走了,孩子誰來照顧?一家只有一個孩子,兄弟姐妹都沒有。現在孩子一直都在治療中,假如補償100萬,治療費要用200萬,那個補償有用嗎?這個問題是政府一手造成的,治療就應該政府負責,孩子喪失生存能力,政府就應該給予孩子一生的生存保障,這是合情合理的。

河南林童先生說,他向中共「兩會」要求制度要完善。注射疫苗導致他孩子患的是慢性病,要長期治療。現在是天價醫療費,花140萬只補20萬。官方應該負責到底,國家要救助。

何方美丈夫李新說:「按照目前政府補償標準,我們找政府,而政府特別強勢。孩子們一輩子殘疾了,為了保護孩子權益,我們希望推動立法的完善,不僅要求政府承擔責任,而且有必要追究疫苗生產者的責任。」

「兩會」維權如同與虎謀皮

大陸受假疫苗毒害的兒童家長吳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已在北京,等到「兩會」召開之際,找機會再為自己和所有受中共獨裁體制所害的人們討個公道。他們知道這樣做如同與虎謀皮,但沒辦法逃出這個體制,只得這麼做。

吳生說,被疫苗所害的不只是孩子一個人,是整個的一個家庭。當得知孩子出事時,一股急火使他雙眼眼底大出血,玻璃體切除。此後雖生活勉強能自理,但卻喪失勞動能力。三口之家,孩子殘廢了需要護理,他是家裏頂樑柱卻不能勞動了,這個家怎麼存在下去?!

他還說,這個政府強迫一家只能生一個孩子,孩子一出生就強迫打疫苗,而且幾種疫苗一直要打。而打疫苗出事了,他們誰都不管了。逼得家長到處討說法,他們還到處抓。他本人就被判三年,緩刑五年。

他知道,中共「兩會」期間,他們是被嚴控的,所以提早去了北京,等待時機繼續維權。他要求要有醫療保障,並要求地方政府對相關政策要落實和執行。

假疫苗受害者家屬維權一直被中共打壓。原大陸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對美國之音說:「何方美的孩子被注射假疫苗致殘後上訪維權,當局不理睬、不賠償、不道歉,還因為她屢次上訪而將其抓起來,囚禁10個月。」

中共當局對疫苗受害人家長打壓得很厲害,有的家長因此被判刑,有的處於緩刑期,他們表示不方便說話。

上海的劉女士對記者說,她病了,孩子也病了,她被監控,不能說甚麼。

公開信針對中國疫苗法還提出十大訴求。@